花開之時

若干年後,豪哥在自己的努力、家人的陪伴,和教會弟兄姊妹齊心的代禱下,神奇地醒過來了。他從植物人到能蹲、能站、能走路、能講話,又恢復上帝賜給他的端正五官、高挑身材、燦爛笑容……

0
69
Image by Terri Cnudde from Pixabay

◎劉百合(桃園中壢)


豪哥要看牙醫都得跨越縣市,到台北台大兒童醫院的一個特殊牙科門診。今天上午又是回診的日子,每次來看這個特殊門診,心裡總有千萬個感謝,這裡的醫護人員滿有愛心與耐心,令人深深感動。來到這裡,無論老少,無論男女,每個人背後都有自己的生命故事,有的故事充滿辛酸與無奈,而每個故事都是一種學習,也都是一堂真實的人生功課。

今天又遇到一個媽媽,也是帶孩子來看牙齒,等候過程中我們聊起了帶孩子的血淚史。我靜靜聽著,她不停對我悲泣自己的宿命,說這是前世今生、互相欠債的因果輪迴,她講得激昂,久久不能平復。而我腦中浮現的,是豪哥出生的那一刻。

其實,豪哥每次的產檢報告都顯示他是正常的健康寶寶,自然分娩、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手長腳長、哭聲洪亮,還有3500克相當漂亮的體重。只有左背後有一塊手掌大的黑紫斑,是暗沉的黑青色,我們都還來不及追究原因,就得隨即面對豪哥因腦部血塊導致全身抽筋,必須送進新生兒加護病房緊急救治的殘酷現實。幾次的癲癇大發作,造成腦部嚴重缺氧,使豪哥一度成為重度的植物人。

回想起那段日子,我不也是像眼前這位媽媽一樣,被這種前世因果的觀念搞得人仰馬翻、神經衰弱、情緒崩潰,日日以淚洗面,不知自己前世到底做了什麼殺人放火、搶人財物的惡事,才落得今生如此境遇?我也曾四處求神問卜,大廟小廟捐香油錢、印勸世書、吃齋念佛,只求能買個心安、買個健康、買個慰藉。可惜,脆弱的心常被無情的言語徹底擊碎,無數次絕望到幾至心碎。沒有安慰,只有冷言對待,那時的處境猶如有懸崖後有追兵,感覺自己來到了無路可走的絕境。

直到有教會的姊妹來我家裡關心,帶我禱告,用良善的祝福安慰我恐懼的心,才使得我封閉的心窗再度打開,使上帝的話進入我心,醫治了我那破碎的心靈。

門徒曾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參閱約翰福音9章2~3節)這段經文讓我受傷的心得到安慰,也給了我信心和勇氣重新站起來。詩篇46篇1節:「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一句好話能滋潤人心,使人得到造就;反之,一句惡言也能傷人於無形。曾經被話語傷得體無完膚的我,如今練就一身好功夫,不再那麼容易受傷了。然而,還是提醒信徒們要注意言語的威力。

若干年後,豪哥在自己的努力、家人的陪伴,和教會弟兄姊妹齊心代禱下,神奇地醒過來了。他從植物人到能蹲、能站、能走路、能講話,又恢復上帝賜給他的端正五官、高挑身材、燦爛笑容。雖然因為腦部缺氧太久,豪哥的智力不太好,但這沒關係,他能從植物人清醒過來,這已經是極大的恩典了。

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的寶貝,豪哥的故事教導了我,要用欣賞的角度去接納不一樣的面貌,學習用更長遠、更寬廣的眼光看人看事。感謝上帝一路帶領、陪伴與相挺,在我生命的最低谷拉了我一把,把灰暗的絕望翻轉成多姿多采的希望。

現在的豪哥很喜歡跟著我一起上教會,他每天都過得很快樂。他喜歡哼哼唱唱,永遠都像個三歲孩子的模樣,他也是我們家裡的開心果。豪哥最愛背誦的詩篇23篇,也成了我的最愛,我們常一起朗誦:「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祢為我擺設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我不知道未來的日子會如何,但我願意全然交託主,因為基督是我們一家之主,祂既已挪去我之前的勞苦重擔,給了我重新站起來的力量與信心,還賜給我永生的盼望,那麼,我還需要擔憂什麼呢?
聖誕的鐘聲漸漸靠近,感謝主耶穌的降生,為這世界帶來和平與希望。也期盼豪哥艱辛的生命見證成為他人的祝福,或許這也正是他來到這世上的最大使命。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