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的感謝

「在我被關期間,沒有人敢與我太太接觸,甚至連我的親兄弟也不太敢,我太太在那四年八個月多的日子裡,真的辛苦她了……」 

0
394
Image by Michelle Scott from Pixabay

文◎ 林宜瑩  相片提供◎ 許晴富


 

「晴富嫂」是她最常被呼喚的名字,她的臉上總是綻放真誠的笑容,讓人一走進義光教會,就感受到這個大家庭的溫暖。可惜的是,往後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了……

因為工作關係,我認識了許晴富和晴富嫂許江金櫻女士。晴富嫂是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她與先生許晴富在親人撮合下,從相識到相愛到結婚。夫妻倆都在台灣電影界打拚,許晴富當電影製片及影片代理商,晴富嫂則在電影公司擔任發行。他們兩人婚後生養三個孩子,大兒子出生時因嚴重黃疸延誤治療而導致輕微腦性麻痺;二兒子跟小女兒因有前車之鑑,及時換血保住性命。拉拔三個孩子長大的過程,晴富嫂非常辛苦,豈知後來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那年美麗島事件爆發後,施明德四處藏匿,由於施明德的大哥與許晴富是熟識,在走投無路之際他投靠了為人正直的許晴富。當時警備總部的懸賞金已高達新台幣250萬元,但許晴富並不為所動。1980年1月8日那天軍警衝進許家逮捕施明德時,也抓走了晴富嫂,事後許晴富主動投案以換取太太的自由,但晴富嫂仍被判刑兩年、緩刑三年。

為全家奔波一生的晴富嫂(左二)

「在我被關期間,沒有人敢與我的太太接觸,甚至連我的親兄弟也不太敢,在那四年八個月多的日子裡,真是辛苦她了!」許晴富感謝太太的不離不棄,在艱辛的日子仍讓三個孩子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這是我一輩子難以彌補的虧欠」,他語帶感傷說。

藏匿施明德案受牽連的有高俊明牧師、林文珍、張溫鷹、吳文牧師、林樹枝、黃昭輝、施瑞雲、趙振弍牧師、許晴富及晴富嫂許江金櫻等十人,也都因此遭遇牢獄之災,高俊明與許晴富皆被判刑七年、褫奪公權五年,兩人被關四年多後出獄。高俊明牧師於2019年蒙主恩召,而晴富嫂許江金櫻則在2020年病逝,享壽八十歲。

1980年被抓前夕,許晴富還在籌拍電影《二等兵》,原本要請港星狄龍擔任導演,手邊另外還有四、五部影片正要開拍。但是他被抓後,除了已支付的數百萬元訂金討不回來,更沒有人敢跟晴富嫂往來、做生意,晴富嫂被家計逼得焦頭爛額,將原有家產都變賣換現,最後只好租屋,直到許晴富被釋放後,兩人才又重新創業。

許晴富說,在那個白色恐怖的時代,人人自危,深怕被牽連。在他被關期間,只有長老教會的人敢去關心晴富嫂,其中包括高俊明牧師娘高李麗珍等教會姊妹,以及人權律師李勝雄。許晴富時常在讀聖經時感動流淚,巧的是,他與吳文牧師是獄友,所以遇到不懂之處會從牆隙間遞紙條問吳文牧師。後來他們在義光教會受洗並成為創始會員,以過來人身分關心其他政治受難者及家屬。

三十多年來,許晴富與晴富嫂為一家五口生計奔波打拚,從租屋、買屋到換屋,經歷多次搬遷,後來在新北市中和一棟老公寓落腳。近幾年,晴富嫂因罹癌需頻繁往返醫院治療,每禮拜日去教會做禮拜時,許晴富都會開著兒子買給他們的車子溫馨接送。他說自己甘心當一名老司機,直到今年,上帝在一個祥和的傍晚接走了晴富嫂。

許晴富的全家福

趁著還沒火化前,許晴富多次隻身到台北二殯探望躺在冰櫃裡的愛妻。「她好像睡著了一樣,臉龐還粉嫩粉嫩的……」他停頓了一下,又說:「我們夫妻相處這麼久,以前年輕也常常鬥嘴、鬧脾氣,如今,這些點點滴滴都成了最珍貴的資產,因為我再也沒有機會跟我心愛的太太拌嘴了……」許晴富眼裡閃著淚光說。

結束採訪後,騎車回家的路上,我特別繞了路到附近花店買了一束鮮花,準備晚餐時,送給我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