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三部曲

與其說,我是一個吸毒者,不如說我是一個嗜毒者,別人是吸毒之後睡不著,我是睡前不吸一下難以入眠;吸毒的念頭充斥在我日常的所有時間、空間……

0
46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 李堯淵(新竹市)


 

人總是在安逸、忙碌中迷失,然後在孤寂、沉靜下尋得自己與神的連結。

與其說,我是一個吸毒者,不如說我是一個嗜毒者,別人是吸毒之後睡不著,我是睡前不吸一下難以入眠;吸毒的念頭充斥在我日常的所有時間、空間,那刺激中樞神經的強大藥性,干擾了我的邏輯思維,整個腦袋瓜子充滿天馬行空的奇思妄想,忽而閃過小時看過的偉人傳記,幻想自己是另一個「諾貝爾」,自許可以改變世界格局,並且賺進鉅額財富。

前部曲/ 初遇耶穌

於是,我上網收集製造硝化甘油(註:具有極強的爆炸力,常被拿來製作心絞痛的急救用藥)的資料與材料;這個看似瘋狂的舉動一開始還頗為平順,但意外卻突然降臨,轟然一聲,我被吞沒在瞬間沖出的漫天烏煙中。醫生宣布是遍及全身87.5%面積的二至三度超嚴重燒燙傷。令我百思不解的是,我是新竹人,但當下卻莫名奇妙地要求救護車司機把我送到台北馬偕醫院,途中經過的醫院不下十間,如今想起,這應是天父為我安排的初次相遇吧!

在加護病房180天,前90天岌岌可危,最後終於撿回一條性命。醒來後一看,驚覺自己早已不是原來的自己,面目全非,體無完膚,四肢蜷縮變形,手指截去兩隻,當下心境真是難以言喻,只有親身體驗過才能了解。家人、醫護人員、社工和職能治療師都鼓勵我復健治療,但我其實心裡有數,知道這種傷口再怎麼復健也不可能回到從前的樣子了。

我想自我放棄,直到二哥說:「做哥哥的不寄望你在往後還能養活自己,但至少兄嫂為你做好的飯菜,你要能自己吃吧!」這句話激起了我的自尊與鬥志。於是我開始積極復健,再配合重建手術,整個狀況果然改善許多,也轉回離新竹家更近的醫院繼續復健治療。

在新竹復健、台北開刀的這段期間,最常來醫院看我的,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而是新竹西門聖教會的蔡執事夫婦。他們講的道理我未必都能懂,但他們天使般的笑容令我無法拒絕。牧師特地跑來醫院為我施洗,接納我成為主內弟兄,還送我一本《荒漠甘泉》。我從書中學會向上帝禱告,也把心中的想法告訴天上的父。「主啊,求祢讓我出院後能找到能養活自己的工作!」這個禱告對我當時而言是如此實際,如今看來也覺得天真。

上帝真的很奇妙。傷後三年後,有位很久未見的高中同學突然上門探望我,離開前還邀請我出院後跟他一起送貨,我欣然答應。後來,那家工廠老闆問我是否願意留下來上班,我當然是千百萬個願意啊!上帝果真沒忘記我的第一個禱告。

二部曲/執迷不悟

隨著身體的復原,行動能力越來越俐落,我又再度沉淪於毒海漩渦,這次不僅是吸毒,我還販毒走私。或許是上帝憐憫我,不讓我誤入歧途太久。不久後我又落入法網,被拘禁在桃園看守所的禁見房。這次,沒有人能來看我,只有耶穌。我拿起角落的《荒漠甘泉》,再次讀起來。心裡不斷懇求上帝:「主啊,求祢派人來保我回去!」沒想到,我果真又順利交保。然而獄中短短30天,不可能讓我戒除毒癮。在毒癮的呼喚下,加上經濟的壓力,我又開始挺而走險、販毒走私。不到一年光景,我三度成為階下囚。但這次,上帝沒聽我祈求,並沒有讓我很快就出獄。

三部曲/ 生命改變

入監八年,期間有教會姊妹來工廠上課,也送我一本《荒漠甘泉》,這是第三次巧遇。這次我終於靜下心來仔細閱讀,也終於讀出了其中滋味,了解上帝對人的祝福與期待。當人心改變,眼光就改變了。在這幽禁的日子,上帝賜給我的不是苦難,是祝福,也是鍛鍊。這次,我真心向上帝承認自己的罪,求祂赦免,也願意重新裝備自己,一生跟隨主,活出一個基督徒的樣式。在這個大熔爐裡,求主淬煉我成為精金,出去後能為成為別人的祝福。

三次與主「荒漠」相遇,感謝主每次都巧妙安排,賜下及時「甘泉」,解我生命之渴。這荒漠甘泉三部曲,改變了我的生命,也成為我一生傳唱的歌曲。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