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的相見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0
237
為病榻上心愛的阿嬤修剪趾甲。

◎ 柯俊祥(台北市)


 

從高牆內無縫接軌來到更生團契台北總會的中途之家已經一年又十個月了,記得一年多前的某日,我的輔導員培正弟兄突然跟我說:「俊祥,你叔叔有急事找你,你趕緊用辦公室的電話打給他!」霎時一股莫名的不安湧上心頭。

電話接通後,我問:「叔叔,你有急事找我嗎?」電話那頭傳來急迫的聲音:「俊祥,阿嬤昨晚洗澡時不小心跌倒了!你爸媽已送她到醫院,醫生說老人家左大腿骨頭有斷裂情形,必須開刀手術。」
在中途之家有很多「規定」,而這些規定是為了約束我過去那放蕩不羈的行為,例如:待滿一年之內,不可使用手機、不可抽菸喝酒、不可私下外出或使用金錢等,其實這些規定都無法真正約束我桀驁不馴的個性,一定還要加上屬靈的生活團契,以及上帝滿滿的恩典才能做到。

但是,從小撫養我長大的阿嬤住院了,我豈可坐視不管。與黃明鎮牧師商討之後,他允許給我10天返家特假,到醫院探視並照顧阿嬤!

阿嬤的淚水

火車緩緩靠近花蓮站,看著窗外風景,心中不禁感嘆:「好多年沒踏上這塊美麗又純樸的土地了!」一出站,即奔向等候多時的叔叔嬸嬸。

到了病房門口,嬸嬸叮嚀我千萬別難過、別讓92歲老人家傷心,即使過去我如何好勇鬥狠,但在家人眼中,我永遠是小孩,在老人家心裡,我永遠是她疼愛的孫子。見到了阿嬤,我強忍住淚水,因為久別重逢,如今看的是一個躺臥病榻、瘦骨如柴的老人家。

沒想到重獲自由的半年後,與家人的第一次相逢竟是在病房。我靜立一旁注視著阿嬤,她正閉目養神,老人家皺著眉頭,想必是開刀後傷口正隱隱作痛,而我能做的,只剩下默默為她禱告。不知過了多久,阿嬤醒過來了,見到兒子、兒媳婦、孫子女都在病榻旁守候,我看到她的淚水慢慢從眼角滑落。

就在那一刻,我的淚水也如潰堤般湧出,「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話再也不能綁住我的情感。從小,我就是阿公、阿嬤帶大的。如果以滿分100來計算「思念」的話,我對阿嬤的思念約有70分,但阿嬤對我的思念,卻早已破百了。

阿嬤虛弱地說:「這幾年阿嬤身體不好,都沒到監獄看你,但我真的很想念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進去關了?阿嬤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聽到這裡,我已泣不成聲,原來在我服刑的時候,家人也跟著受苦。感謝主,祂改變了我的生命,未來我再也不讓家人跟著我受累了!

浪子今回頭

柯俊祥於網路平台分享見證。

在照顧阿嬤的日子,除了老人家休息時間外,我幾乎都不離身。我會幫老人家剪指甲、按摩、跟她說說我重生後過的教會生活,跟她分享上帝的話,說「憂傷痛悔的心,祂必不輕看;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參閱聖經詩篇51篇17節、以賽亞書42章3節)

與阿嬤相處的那些天,她常說:「俊祥,不要再像以前一樣作流氓、做壞事,如今在教會就要好好的重新做人、依靠主!」每當她這樣說時,我們祖孫倆都會哭成一團,我真正感受到老人家疼愛孫子的心情,同時也深深體會,我五進五出監獄,家人已為我傷心守候了21年之久。

阿嬤問我未來有何打算,我記得當時自己是這樣回答的:「阿嬤,妳不用擔心喔!我沒有走以前流氓的道路,上帝帶領著我,也看顧我每一天的腳步,這一次我是和上帝玩真的,我要成為一名傳道人,妳的孫子這一次真的是浪子回頭了!」

 


【幸福練習】

求上帝的靈感動你,使你有力量突破瓶頸,生命過得更加有光采。

 

photo by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