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裡開江河

雖然我們憑著人的有限做了很多決定,甚至是錯誤的決定,雖然經過無數次的絕望和灰心、甚至小信和對神的埋怨,最後神卻以這樣我們想都想不到的方式為我們開路……

0
103
Image by katyveldhorst from Pixabay

◎ 齊小欣(紐約)


 

我們人一生經歷各種大小事情,很多時候我們覺得靠自己的聰明能把事情做得周全,但很多時候我們卻完全無法操控。去年,我經歷了可以說是神蹟的一件事情,讓我再次看到神是又真又活的神,雖然我們經常懷疑或不信任祂,但神掌管萬事,祂藉各樣事情,最終達成祂計畫中的旨意。

簽證隱憂

事情的發生要從我的簽證開始說起。簡單過程是:先生赴美讀書後,身分就轉成學生簽證(F1),而我相對就必須轉成學生家屬簽證(F2)。當時我準備回中國辦簽證,機票和大使館的預約也都已備妥。但是二月份中國疫情爆發,我沒有辦法回去,而美國大使館也取消了我的簽證預約。

雖然我有學校發的學生家屬簽證,但是沒有美國簽證,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在美國待的時間超過180天,我回中國後將三年不能來美國;如果待的時間超過360天,將十年不能來美國。所以我在三月份就著急地預約了加拿大某個美國領事館,想要辦美國簽證,可是隨後加拿大也爆發疫情且鎖國,預約在加拿大的簽證面談也被取消。幸好在加拿大鎖國之前,我拿到了加拿大的旅遊簽證,這是神開路的第一步。

我為簽證的事情,一直處於比較焦慮的狀態,它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樣,隨時可能爆炸,我卻無能為力。到了四、五、六月,美國疫情增長的數量只高不低,而中國不僅限制公民回國,就算能夠回去,當時一張3.5萬美元的天價機票,我們也實在負擔不起。

後來,眼看著時間就快到180天了,我實在沒辦法,只好趕快思索該怎麼樣回中國。但是回中國的航班必須有一個14天的「防疫健康碼」。因為之前我從未考慮過要回中國辦簽證(政策總是在變,怕中美關係不好導致根本回不來,而且要被強制隔離14天),所以我是沒有可能在那段時間回中國的。那時候已經七月了。

前途茫茫

我和先生想了無數的辦法,後來考慮到加拿大的政策裡有說「Essential」(必要)的人可以入境(當然我們理解錯了,這個Essential並不是針對我們個人,而是針對加拿大這個國家),我們就決定不論怎樣都要先離開美國。我先生去學校要個簽字,學校聽了這件事後主動願意為我們提供證明,敘述事情經過。兩天內,我們預備好所有事情,折騰了17個小時才到了溫哥華。

我們入境準備過海關時,前面的工作人員看到我們的資料,就要我們跟更高的海關官員談。結果那個官員咄咄逼人地審問我們,不聽解釋,對待我們像犯人一般,我們要求他看學校的信,他回說:「我憑什麼要看你們的信,我告訴你們,你們不能進入加拿大」。後來他和另一個海關官員說這件事,那人態度雖好些,但對我們也是冷言冷語,為了做紀錄他聽了我們的解釋,但是他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們、不耐煩地說:「你們肯定不能進入加拿大。」隨後又說:「你們今晚要是能買到回美國的機票就趕緊走,不能買到就買明天早上最早一班的機票。」我先生還想求情,就被他冷冷打斷。

我們倆當時不知所措,雖然那個海關官員說你們並沒有做錯什麼,這是現在政策的問題。我們的護照被扣在他們那裡,他們讓我們第二天早上五點到機場,然後由另一個人帶我們去完成之後要辦的事情。

當時我心裡非常難過,大半夜地給牧師打電話,不知道該怎麼辦,牧師帶我們一起禱告。我的心裡近乎絕望,因為我回不了中國,就算真的回去了,什麼時候才能再來美國也是未知之數。我也不能待在加拿大,但是如果我沒有美國簽證,就不能回美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應該怎麼做。知道這件事的弟兄姊妹也都很關心,一直在問我的情況且為我禱告。

神開道路

到了第二天淩晨,我們四點多準備出發時,有位姊妹發了一段聖經經文鼓勵我,是約伯記5章7~9節:「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祂。祂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在機場找很久他們說讓我們等待的地方,然後我們和一個拿著我們護照的海關員一起去過安檢,接著他帶我們去美國邊關。美國邊檢在加拿大就有駐崗,這讓我們放心許多,因為我不需要等回到美國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我和我先生一直在禱告,美國邊檢人員也問了我們很多問題,後來我們又被帶到另一個海關官員那裡。我們解釋了一切,那個海關官員耐心地聽了,並且看了學校的信,最後他找了一個人商量了什麼。後來聽到喀嚓一聲,我的簽證上被蓋了章。我先生問說那我有沒有非法逗留的問題,海關官員說「沒有任何問題」。這意謂著,他確認了我是以合法的身分進入美國的,只要我不回中國,就不需要再簽證了。我們隨即上網查了I-94(美國移民局出入境紀錄),我的身分已經變成是F2了。

這簡直是神蹟!這樣的方式我們不敢想,也想不到,但是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了!雖然我們憑著人的有限做了很多決定,有時甚至是錯誤的決定,雖然經過無數次的絕望和灰心、甚至小信及對神的埋怨,但最後神卻以我們想都想不到的這種方式為我們開路。

先生的朋友問過專家,那個專家認為是因為海關的一些忽略才讓我進來,否則這樣的事情絕不可能發生。但是我的簽證是經過三個人看過確認後才同意的,這是不可否認的。這些事越多想、越往深處想,就越能看到神的恩典。

先生說,海關給我蓋的章是印記,因為我本來就有合法的身分待在美國,這印記是一種確認。就好比聖洗禮,它不是決定你得救的基礎,而是你得救的印記,就像那個蓋章一樣。

這次事情後,我們對神的理解更加深刻,就像約伯所說:「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約伯記42章5節)感謝神,祂是又真又活的神!

照片提供/齊小欣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

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