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夫老爸

老爸曾夜釣到一條160公斤的大石斑,奮戰四小時後,他突然想到要奉耶穌的名叫牠安靜,果真順利把魚拉上船,此事在村裡造成大轟動……

0
94
Image by kalhh from Pixabay

◎ 黃秋芳(高雄市)


 

澎湖,是我記憶裡最美麗的故鄉,藍白則是那舖底的色彩。沙灘是白,大海是藍;白雲是白,藍天是藍,而老爸的漁船也是白,馳騁在藍天碧海下,搏著白浪、迎著白濤,載浮載沉過著他一輩子瀟灑的討海生活。

 甘與大海同為伍  

說老爸命苦嗎?也不盡然。老爸年輕時跟著「福音號」貨輪東奔西跑,世界走透透,從此愛上了大海。後來雖然也曾經商、開店做生意,但是,這些「事業」終究無法綁住老爸嚮往大海與自由的心,最後他還是選擇了一生與大海為伍。

再次傾倒塵封二十七年的父愛寶盒,搶先滾出來的竟是思念的眼淚。

滾吧!滾吧!翻騰中映閃著的,是老爸一身漁夫打扮的喜悅與疲憊。那藍白拖裡的九指腳丫,正在尋找那被機器絞斷的小指頭;被魚線割滿傷痕的那雙手,曾牽著寶貝女兒的小手一起擁抱熱浪海沙。在滿天繁星的仲夏夜裡,一把吉他從日治唱到民國,媽媽不知睡了幾回,醒來仍聽見老爸跳針地唱著他的「安平追想曲」。

那段安平追想曲很妙,也是老爸一生最愛吹擂的英勇事蹟。唱的是他在商船工作時的故事,訴說那時黑道搶占港口,霸凌行徑太囂張,船東要他們習武護衛,老爸因此習得一身好武藝。平時,他揮拳有聲,碼頭小弟們三五人是近不得身的。

有天船一入港,就有二十幾位彪形大漢手持扁擔衝著老爸來,想試試老爸的身手。他們經勸不聽,反而苦苦相逼,老爸不得已只好出手防衛,以一擊眾,卻未傷及任何一個人。挑釁的對方大驚,設宴賠罪,一場干戈化為玉帛。

還有一次,商船停泊安平港,晚上無聊,基督徒老爸就跟大夥兒一起去看廟會。當老爸走近廟口時,廟裡乩童幾次都無法讓神明附身,一陣慌亂後,有長者出來對群眾大喊:「我們當中若有信耶穌的人,請離開。」原來那時空中正進行一場神鬼交戰,看來耶穌贏了,長者的話無形中也為主耶穌做了見證。

你看過《老人與海》嗎?海明威描述一個老人與一條大魚纏鬥的故事,他一路上做著美夢,卻在回港後夢碎。老爸幸運多了,他曾夜釣到一條160公斤的大石斑,奮戰四小時後,他突然想到要奉耶穌的名叫牠安靜,果真順利把魚拉上船,此事在村裡造成大轟動,傳為佳話。

老爸習慣將每次魚獲中最好的一尾送給牧師,對歷任的牧者均如此。大石斑是他當天最好的漁獲,但魚太大了,老爸以每公斤六元的價格賣給魚販,再把所得拿給牧師。當時的柯詔盛牧師心中不忍,除了堅持不收錢外,還以更高價格買回五斤魚肉,讓我們一家得以品嚐老爸以命相搏釣得的大石斑那甜美的滋味。

 樂與耶穌同垂釣  

老爸只有小學畢業,書讀不多,但他過目不忘的本事,我自嘆弗如。看過木工釘板子,他回家就釘了一張床;家裡房子老舊,他先花幾天去看別人蓋房子,回來後就開始動手蓋房子,磁磚地磚也一手包辦;看完總鋪師辦喜筵,他回家就自己辦桌。吉他、口琴、二胡也難不倒老爸,我唯一贏他的是鋼琴,因為他看不懂密密麻麻的琴譜,但老爸有近似絕對音感的本能,能抓出我彈錯的音。

因為上帝的特殊救恩,阿嬤帶著全家受洗,但也因此遭到村民排斥,阿爸也因而獨自過著夜釣的生活。隻身在暗夜的大海上尋找魚群,他可曾懼怕過海嘯巨浪?可曾因魚獲落空而獨飲一夜的孤寂?

老爸說,有耶穌在船上他就不怕風浪,夜空中有上帝創造的美麗星斗為伴,浪濤聲有如交響樂曲,時而澎湃壯闊豪情萬千、時而靜謐優雅低聲呢喃。別人釣不到魚的海域,只要老爸去,都能滿載而歸,他常捕獲名貴的青嘴,村民還因此封他為「青嘴專家」呢!

老爸當過執事,後來也當了一輩子的長老。教堂的水電維修、木工油漆、換玻璃紗窗……他都做過。教堂重建時,老爸擔任主任委員,從設計發包到施工完成,都盡心盡力在旁監工。老爸也是聖誕節最受歡迎的吉他手和可愛的聖誕老人。

老爸的性情與大海一樣豪邁熱情。還記得高中畢業後,我要離家到台南讀書的那個相送,老爸含淚的微笑換來我在計程車上一路止不住的淚水。更記得第一次放聖誕假回家時,老爸高興得把我抱起來,用他有力的雙手把我高高舉起的歡呼聲,至今仍是我記憶中珍藏的畫面。

老爸揹著魚箱走入夕陽,又揹著魚箱走出晨曦,我望著這個背影,從壯碩到消瘦,從黑髮到白髮。直到老爸累了,才勇敢地放開家人不捨的手。

二十七年了,老爸,您現在是否正與天父爸爸同船同行,準備出海捕魚呢?您今天的漁獲裡是否還有給我的螃蟹呢?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