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承諾

而我多年後才發現的那件事,則是父親對母親的承諾。原來,母親過世前要求父親做結紮手術,不讓其他女人有機會為他生子留後……

0
206
Image by chiplanay from Pixabay

◎ 合一恩(台北市)


 

琳達傳道告訴我:「這世上有一位阿爸天父存在,祂很愛妳喔!」當時她一說,我就相信了。之所以會這麼快接受,我想可能跟我從小備受父母寵愛有關。
母親去世那年,我就讀國中二年級。而在那年父親為我做了幾件事,有些我知道,有些則是我在多年後不經意間才發現的。

 為愛鋪路   

我知道父親曾用母親的名義捐了一筆錢給學校,作為清寒獎學金之用。這也是學校創校初期收到的第一筆捐款,師長們都非常高興,教務主任還建議學校把這筆錢存在銀行當本金,每年利用利息來發獎學金。
原本這是一件好事,但當時對我來說,父親的舉動實在是太高調!生性膽怯內向的我,最怕走在校園裡受人指指點點、在背後耳語:「快看,她就是X年X班的某某某,就是她老爸捐錢給學校發獎學金……」
又有一次,校長找家長會長商量,希望能資助老師辦公室裝冷氣,怕炎熱的天氣會影響老師備課與教學品質。討論後有四人願意認捐二十萬元給學校,父親也在其列。當時的我很不能體諒父親,總認為台灣有那麼多社福機構需要幫助,父親為何偏偏捐給「我」的學校?我只想平平靜靜過我的校園生活啊!
而我多年後才發現的那件事,則是父親對母親的承諾。原來,母親過世前要求父親做結紮手術,不讓其他女人有機會為他生子留後,分走他的愛、關注與家產。父親答應了,他用這種方式來讓母親安心。原來父親一直盡他所能默默地愛著我們,甚至用絕育的手術來守護這個家。
母親走後多年,父親的朋友介紹了一位女性給他。父親一開始就向對方表明立場:「我們可以先交往看看,但顧及我女兒們的感受,我會等她們成家立業後才考慮再婚。」
對此我毫無所知,直到父親病倒床榻那天,一切才真相大白。那天,守在父親身旁的阿姨把我叫到樓下問:「妳會反對妳父親再婚嗎?」
當下我愣住,沒有回答。
阿姨又說:「如果妳不能捐肝給妳父親,那我就跟他結婚,好讓我兒子能把肝捐給他!」
我又再度愣住,心想:「這個阿姨對我父親的愛,難道還超過她對自己親生兒子的愛?」

 肝願捨己   

父母這輩子就生我們三個女兒,父親後來沒再與其他女人生子。父親生病那年,妹妹念高三準備考大學,法律規定未滿十八歲不能做移植手術的捐贈者,所以她是第一個出局的。
於是我和大姊一起住院兩天做健康檢查,看誰較適合捐肝給父親。好不容易終於等到結果出來,醫生對我說:「看來妳的肝臟比妳大姊的適合。其實,本來妳們姊妹倆應該都不太適合,因為妳們的體重和妳們父親相差二、三十公斤,肝臟體積恐怕不夠用。可是很奇妙,妳居然有三條肝門靜脈,一般人只有兩條!所以妳的肝臟比正常人大了百分之二十,而妳父親在這半年來因病而體重直掉,這樣一來一往,就夠用了。」
我心想:「感謝主!我念的是醫學,公司的生意我不懂也幫不上忙,就讓學企管的大姊坐鎮公司,由她來管理大後方,而我安心地在醫院做手術,這樣安排剛剛好。」
一切都要感謝上帝爸爸的巧妙安排,讓我在這個家庭出生、成長,又讓我有這麼愛我的父親,甘願保護我、為我捨己;也感謝上帝爸爸這麼愛我,創造了我,並讓我在家庭中學習如何愛人。更感謝上帝爸爸,給了我一個特別大的肝臟,以及那多出來的一條肝門靜脈,好讓我在關鍵時刻能及時救回我親愛的父親一命!

【幸福練習】

在這獨特的日子,不管用什麼方式,向父親表達你很珍愛他,感謝他過去為你的付出與犧牲。

photo by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