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祝福

0
375
Image by blankita_ua from Pixabay

◎  陳碧雲(台南市)


 

婚後不久我懷孕了,原本滿心期待孩子的出生能為我的婚姻帶來一線曙光,沒想到,老天爺竟開了我一個大玩笑,使我陷入更深的苦難…… 

我天生具有一種靈異體質,容易被靈體侵入,老一輩的人說我是「著猴」,就是被猴仙附身。我自小體弱多病,七歲才會走路,是父母眼中那種很難帶的小孩。因為被靈體附身時,我可以知道別人過去的事,所以鄰居也常叫我「小仙姑」。

一年到頭,我的身體約有三百天不屬於自己。舉凡看到鄰居辦喪事、去醫院探病回來,我的身體都會很難受,這種症狀看醫生也沒用,所以父母只好求助道士,希望透過做法事能保平安。有這種體質非我所願,而這種日子更讓我痛苦難當,沒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會的。

由於家境不富裕,我小學畢業後就出去工作,早出晚歸,賺取一個月三百元的微薄薪資貼補家用。我做過許多不同的工作,嚐盡人生苦辣。職場辛苦多年後認識了我的先生,原以為找到真愛,要開始過幸福人生,沒想到事與願違,公婆嫌棄我的家世背景,使我的婚姻生活陰雨連綿。

  這是妳上輩子欠的債  

婚後不久我懷孕了,原本滿心期待孩子的出生能為我的婚姻帶來一線曙光,沒想到,老天爺竟開了我一個大玩笑,使我陷入更深的苦難。

兒子一出生就被診斷出罹患罕見疾病,千萬人中才出現一個,而且還併發多重障礙。這對我而言,不啻是個重大打擊,一個不被祝福的婚姻,再加上多重障礙的孩子,我在婆家的日子加倍難堪,豈有幸福可言。我對上天抗議:為何如此苛薄待我?

公婆非常不諒解,硬說是我的問題。我無言以對,只能默默承受。更令人傷心的是,老公又背叛我。種種打擊逼得我毫無退路,多次企圖尋短卻不得成。最後一次被救回後,我心念一轉,對自己說:「命運既然如此作弄,那就勇敢面對吧!」

於是我開始積極尋找名醫,換來的答案卻是:「妳要有心理準備,妳兒子的病是沒辦法治的,而且他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責備老天爺為何對我如此苛薄。

為了治孩子的病,我變賣嫁妝、金銀首飾,帶孩子北上求醫;也透過乩童求問神明,沒想到神明卻指示:「這是妳上輩子欠孩子的債,好好善待他吧,不然妳和兒子的債會沒完沒了!」聽完我一陣暈眩,感到前途茫茫,不知未來要怎麼走下去。

兒子不能言語,只有一、二歲的智商,整天只知道吃,時時搞破壞,所有家具都難逃其魔掌。更傷腦筋的是,他排泄無法自理,常弄得滿地汙穢,甚至塗抹在窗戶和牆壁上。我天天清洗,時時擦拭,精神幾近崩潰。兒子的折磨、公婆的不諒解,加上老公的背叛,壓力逼得我喘不過氣來,整天愁眉苦臉。

  生這種兒子不是妳的錯  

有句話說:「人的盡頭,是上帝的起頭。」我先生的大嫂是基督徒,她看見我的苦狀就帶我去教會,並將兒子的狀況告訴牧師。那時牧師說了一番話,深深地觸動我,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

「生這種兒子不是妳的錯,也不是妳兒子的錯,是要在妳的身上榮耀上帝!」牧師的話令我既驚又喜,這些話充滿了祝福,讓我對未來又燃起一絲希望。以前乩童說的彷彿無情的咒詛,可是牧師傳達的,卻充滿希望與祝福,我整顆心突然開竅了!

我內心吶喊:「我要信耶穌!」整個人感到釋放與自在,過去的靈異體質與恐懼感也漸漸消失了。不久後我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在基督裡享受從未有過的平安與喜樂。

兒子廿五歲那年,身體開始走下坡,在醫院臥病三年。醫藥費成了我沉重的負擔,我只能時刻求主施恩。廿八歲那年,兒子蒙主恩召。本來醫生說兒子活不過十歲,但在我細心照顧下,兒子活到廿八歲。

奇妙的是,兒子走後,先生竟跟著我一起去教會,生命也有了改變。受洗後的先生,對我疼愛有加,像是在彌補他以前對我的虧欠。對這遲來的祝福,我內心充滿驚喜與感恩。

如今的我,在監獄及安養中心服事,感謝主使用我成為祝福的器皿,願一切榮耀都歸給祂!

【幸福練習】

有特殊孩子未必不是恩典,把憂慮卸給上帝,帶孩子走出來參加團體,找到上帝要賜給你們的祝福。


Image by Shlomaster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