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離島、默想

0
37
Image by 林郁珊

許欽雄(澎湖縣)


盼望上主的聖靈如甘霖而降,澆灌這一片片「心宅」……

海風吹拂,艷陽高照,日子很快過去,年復一年,期待的福音廣傳,期待的信仰復興,最後成了喃喃細語……

澎湖古名「平湖」,因其島嶼圍繞成馬蹄形,馬蹄內部為澎湖內海,夏季風勢較小時,內海風平浪靜,望之平靜,因而得名。西嶼位於澎湖本島西邊,又稱「漁翁島」,跨海大橋未建之前,只能以船隻往來馬公,早年西嶼人大都以漁業維生,輔以耐旱植物為農。夏季行船,與海爭戰,在那氣象報導不精準的年代,往往是在賭命。冬季大地與海洋變貌,東北風吹來,改變了看得見的世界。陸地的綠色退去,一片枯黃;洋海如同剛煮沸的水,翻騰洶湧、危機四伏,加上「鹹水煙」的侵蝕,可賴以維生的只有「菜宅」內耐風、耐酸鹼的作物。

惡劣與充滿挑戰的環境,使人的心被夏天的日晒、冬季的烈風侵蝕,淬鍊出堅強、好勝、好冒險(賭)的性格。西嶼的人與外界隔絕已久,台灣話帶著濃濃的「西嶼腔」,又因長年在海風中早已習於用盡力氣對話,外界稱這類似吵架的對話方式為「西嶼嚷」。林林總總的外顯行為,是因生活不易、滄桑與長期被限制的自卑情懷,在掙脫自我牢籠的努力中,活出生命的韌性與尊嚴的表現方式。

這樣的土地、這樣的人民、這樣的洋海,還好上帝賜與一片大海,或在遙望黃昏陽光映照的金色大海中,或在遠眺馬公都市繁華、甚至天晴一窺遠方台灣高山稜線時,感受到生之盼望。否則,就只能在各村落五十八間廟宇的宗教儀式中求取慰藉,或在慶典狂歡後得到釋放。廟宇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各村落都有一港一廟,生活重心就是廟口。上帝的手,似乎無法攪動這片被海水侵蝕、過度鹽化的土地。

只有一小群人,為他們認識的上主週週歡慶,也為這片土地的人,將福音持守在這座島中,代代相傳。他們是自覺卑微又良善的上主之僕,努力持守信仰,為將上主的愛傳開。然而,海風吹拂,艷陽高照,日子很快過去,年復一年,期待的福音廣傳、信仰復興,最後卻成了喃喃細語。但這細語與上主的話語編織成風,在冬季呼嘯而過的大風、在夏季從海面吹來的涼爽南風中,依然在老人、孩子柔軟的心田撒下種子,醞釀著、等待著,盼望上主的聖靈如甘霖而降,澆灌這一片片「心宅」。西嶼嚷,嚷著要主的愛、主的生命泉源。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