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聲再度響起

0
564
Image analogicus from Pixabay

陸文立(高雄市)

十二歲那年,我生平第一次親耳聽到管風琴演奏,那樂聲神聖、莊嚴,有如天籟,讓我印象深刻,久久不能忘懷……

我出生在香港。在我十個月大時父親離世,不久後母親改嫁,便把我交給外婆撫養。在隔代教養之下,我不知不覺成為一個狂飆少年。從小就讀放牛班的我,一直都是老師的眼中釘,國小換了兩間學校,國中又換了五間。記憶中,我的在校時光好像都在跟那些為人師表者對立、抗衡,也頻頻被校方和家人聯手洗腦:「你不是塊讀書的料!」

  無法忘懷的神聖樂聲  

十二歲那年,在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九龍堂舉辦的基督少年軍立願禮暨感恩崇拜中,我生平第一次親耳聽到管風琴的演奏,那樂聲神聖、莊嚴,有如天籟,讓我印象深刻,久久無法忘懷。夢想著,有朝一日也能以此服事上帝。

 

後來,一有機會我就溜進社區的教會彈琴。教會司琴姊妹發現後,就在詩班練唱後教導我彈琴技巧。我常一個人聆聽管風琴音樂的錄音帶,沉醉在悠揚的聖詠旋律中。因怕被家人阻攔,我沒有告訴家人。後來,外婆知道了,就常叨唸著說:「家裡連吃飯都成問題了,你還想跟別人一樣學音樂?不要再去教會學琴了,去當油漆工學徒賺錢養家吧!」

然而,這個未竟的夢在我十五歲遇上一位大學管風琴教授後成真了!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相片提供/陸文立)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相片提供/陸文立)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有管風琴。」社區教會的詩班指揮潘增雄弟兄說。於是我找了一天,坐上火車由市區前往崇基學院禮拜堂參加崇拜。在青翠的小山崗上,傳來了天籟般的琴聲,花草樹木隨著旋律搖擺,蝴蝶飛蟲聞聲齊來,小鳥也不忘唱和。教堂面對著沙田吐露港,宏偉的十字架佇立馬鞍山之巔,這幅秀麗景象,宛如天堂般寧靜動人。當時彈奏管風琴的「天使」,正是劉善言博士。

劉老師博學又親切。接續幾年,我常去崇基學院禮拜堂參加聚會,結束後再接受她的指導,直到她赴美定居。那些年得到老師的引導,使我對人生有了遲來的盼望與目標,也對以音樂服事上帝有了更寬闊的視界。

「音樂自己學一樣可以!好好去學一些更適合你的東西,過比較好的生活,才能踏實地服事上帝。」聽了老師的建言後,我離開香港到台灣求學,醫學院畢業後又到美國讀研究所。無論身在何處,我始終都不忘參與音樂的進修和服事。走過許多國家後,我在而立之年選擇安頓高雄。

 

  疫亂中的安頓琴音  

當時我去的教會並沒有管風琴。我既不愛打爵士鼓,也不擅長敬拜讚美的音樂,因此讓自己過了好一陣子清閒卻也無聊的日子。後來索性專心顧家庭,也努力「做人」。感謝上帝恩典,讓我老來得子,四十一歲時老大出生,三年後老二也來報到。自從當了兩隻「孫悟空」的爸爸,我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家裡兩隻頑皮猴為了報答老父的辛勞,合力把家裡的牆壁粉飾得金碧輝煌,有如敦煌壁畫般,頓時充滿藝術氣息。

(相片提供/陸文立)
(相片提供/陸文立)
(相片提供/陸文立)

在南部定居後,我在一家不以營利為目的的醫學中心工作,事事如履薄冰,小心謹慎。杖家之年,適逢全球疫情肆虐,政局動盪,經濟不振,人心惶恐。不久前收到旅美管風琴家袁天樂博士邀請,想在高雄辦一場音樂會,安慰疫情中不安的人心,並報答台灣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她邀請我擔任這次音樂會行政總監,為她尋找合適的舉辦地點。這是一件榮神益人的事,我當然樂於奔命。

以琴會友是世上最美的事,這場音樂會除了有袁天樂博士親臨演奏,還得到台南神學院劉信宏老師熱心指導及德生教會王道仁牧師及聖歌隊的配搭,眾人同心齊力,要用最美的音樂來撫慰人心。這將是全亞洲最大的一場管風琴音樂會,預計明年暑假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演出。

「文立,上帝很幽默,彈奏得好不好是其次,衪更在乎的是你所擺上的心。」突然想起劉老師當年的勉勵,言猶在耳。是的,做得美比做得好,更合乎上帝的心意!我遙望昔日的故鄉,思念故人,心中無限感慨。

轉眼三十多年了,心中的小山崗又傳來昔日熟悉的旋律:「今齊來感謝神,以心、以手、以歌聲,祂行奇妙大事,普世歡頌主聖名……」(生命頌詩23首《齊來謝主》)

管風琴的聲音悠揚,上達天聽,我心中充滿感恩,不由發出讚美:「主啊,『管』聲響起來,我心更明白,祢的愛將與我同在……」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