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油燈,迎接主恩典

0
201
(相片提供/Pixabay)

王麗鐘(台南市)


對我而言,罹癌是出人意料的恩典,因為在上主沒有偶然的事,因此,我常常觀察自己的病程並求問:「天父,祢要藉這個過程向我說什麼?或使我明白什麼?」

記得九月初某個週六晚上十一點多,我在半睡半醒間感覺左手異常疼痛,痛醒過來,看到自己的手臂紅腫得很厲害,摸起來又硬又痛。因隔天主日還要協助禮拜直播的事,心想這身體千萬不能出事啊!伴隨著疼痛及昏睡,那個晚上睡睡醒醒,混沌的腦袋還記得自己做了求主醫治的禱告,只是早上起床,紅腫還是沒消退、疼痛也仍在。

*~蜂窩性組織炎~*


 主日早上,仍是去教會禮拜,到教會時,那隻手臂紅腫得更嚴重,痛到整隻手完全舉不起來,感覺連手指都緊繃無法彎曲。我不想驚動大家關注,就強忍著痛,但還是被幾位細心的會友及牧師發現了異狀。大家都很關心的問候及詢問發生原因,因我自己也不明所以,只能支吾其詞,不知如何回答。有位任職護理師的姊妹提醒我,她說:「妳這像是細菌感染的蜂窩性組織炎,看來很嚴重,要趕快去看醫生,或許還要打抗生素治療……」本來還想應該沒什麼大礙,聽到這個名詞出現,心裡有不妙的預感,因為在腫瘤手術過程,我左手部分受癌細胞感染的淋巴有一併拿掉了幾個,原本排毒功能就不佳,易造成淋巴水腫,想起醫生之前也曾提醒,這種狀況在身體免疫力下降時容易造成感染。我原本想當天下午開完長執會再去急診就好,但聽到姊妹說有可能是「感染性蜂窩性組織炎」,只好禮拜結束趕快去醫院掛急診。

急診過程驗血、驗尿、照X光,程序一樣不能少,折騰一陣後,被留在急診室觀察、等待各項結果報告。醫生綜合判斷後,確定是因淋巴水腫感染的蜂窩性組織炎,需使用抗生素治療。只好乖乖在急診室,一邊打抗生素一邊等病床,身體的不適及心情的無奈讓人好心煩,看著急診室的醫護來回忙碌、病人痛苦呻吟、家屬焦急失措,感覺眼前是一幕幕人生劇場,而我也是其中一個演員。

同樣是患者,我比別人幸福許多,上帝藉許多人傳遞愛及鼓勵,讓我生病也不覺孤單;愛我的丈夫不眠不休陪著我,教會兄姊默默關心,使我感覺心好暖。住院的日子躺著時間比坐著多,滑手機看兄姊們每一個代禱,心中的軟弱頓時得到安慰。

上帝給我好好休息的恩典,牧師電話中為我禱告,牧師娘每日傳來鼓勵經文,我的心情變得更平靜。每天與丈夫一起聽讀聖經,被主的話語滋潤,肉體與心靈一起被治癒了,上主的醫治是如此超乎想像的奇妙。

 

*~活著惟靠主恩典~* 


 自2018年成了癌症患者,至今三年多,大多數有此經歷的人,聽醫生說出癌症二字時,可能都會直接連結到「死亡」。當癌症的消息降臨,人們會產生震驚、否認、沮喪的複雜心情,加上對癌症的認識不多、對治療方式的陌生,恐懼與擔憂排山倒海而來,使人彷彿掉入一個黑暗、絕望的深淵。但是對我而言,罹癌是出人意料的恩典,因為在上主沒有偶然的事,因此,我常常觀察自己的病程並求問:「天父,祢要藉這個過程向我說什麼?或使我明白什麼?」

在治療過程中,無論是化療、標靶或服用相關藥物,多少都有副作用,肉體的軟弱、心靈的折磨,在在消耗我的體力,我也難逃那種力不從心的感覺。然而,這些經驗卻讓我真實改變自己信靠的心,將生命全然交託主,降服在祂的權柄下。

若我對自己的生命還有把握,就永遠學不會真實倚靠主的恩典。癌症不再是咒詛,只是讓我更明白自己有多需要主。每個人的屬世生命都有結束的一天,在這天來到前,我還可以好好預備自己。如同聖經馬太福音中十個童女的比喻,在等候的日子裡,預備好足夠的油,敬虔等候上主手中「待降」的恩典,願生命為主所用。我終明白,生病對我的意義是,活著的每一日都當認真,以期待的心觀看上主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我也願向人見證,我活著,惟靠主恩典。

【幸福練習】

在待降的第一個主日,點燃第一根紫色蠟燭,帶領全家人一起禱告,並跟孩子分享待降節的意義。

Image FelixMittermeier_Raponi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