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停息,甘願學伊做戇人

0
155
(相片提供/Pixabay)

曾正智(台北市)


阿緯舅生前一再交代,無論多晚,只要有人按鈴求醫,就要叫他起來……

那天趁南下高雄右昌教會講道募款,途中先到南投探望百歲人瑞—謝緯牧師娘。故人相見甚歡,敘舊中不禁又想起小時那段難忘往事。

我的家鄉在南投,自小在南投教會長大,受謝緯牧師和牧師娘的照顧培養,加上牧師嬤吳上忍長老待我母親如同女兒,因此兩家甚親,從小我就稱呼他們「阿緯舅」、「阿緯妗」。

(相片提供/曾正智)
阿緯妗(右3)年輕時的照片(相片提供/曾正智)

升上國小五年級那年,學校開始分班,有升學班和放牛班。升學班的學生放學後要留在學校補習,才能考上好初中。因為我的成績還不錯,所以老師鼓勵我選擇繼續升學這條路。然而,祖父認為莊稼人不必讀書,讀書反而會變得像「流氓」那樣,所以不讓我去升學班,更不可能出錢讓我去補習。

  一路不放棄的愛  

阿緯舅知道這事後,就騎著腳踏車去找祖父,想要說服他。阿緯舅告訴祖父,有事他會負責,堅決應該讓我去讀升學班。加上我五年級的導師陳文溪先生也來告訴媽媽,他不收我補習費,連測驗卷也免費提供,秋冬若補習得太晚時,我也可以住他家。就這樣,國小畢業時,我以第二名成績得到鄉長獎並保送名間初中。但老師鼓勵我去報考南投中學,最後也以優異成績考上。

我家離南投中學距離六公里遠,一定要騎腳踏車才行,但家裡根本沒辦法供應我這些。開學那天,阿緯舅要他的二女兒慧媜姊帶我去註冊,還幫我買了一輛腳踏車代步,讓我能安心上學。

我剛學會騎車,每天要騎很長的路,常常半路撞到人。所幸,當年車少人稀,鄉下人情濃,所以沒發生什麼賠償事件。後來家裡發生了一些變故,雙親帶我們一群小孩離開了祖父的家,住到阿綸舅(阿緯舅的弟弟)在三塊厝的馬廄。記得當晚要離家時,鎮上煙火齊放,好像在慶祝我們「出埃及」。後來聽說那是原本要在光復節放的煙火,因為大雨延到月底,我們離家那天剛好躬逢其盛。

阿緯妗常常鼓勵我,要認真讀書,像阿緯舅一樣做醫生、做牧師,服務人群。阿緯舅則鼓勵我,只要我能唸書,他就支持我一直讀下去。

高三時,我緊鑼密鼓準備聯考,因為我與阿緯舅的長子同年級,又住隔壁,所以我們相約在車庫樓上一起讀書。我記得,6月15或16日那天晚上,我們讀到午夜,阿緯舅還買了肉圓給我們當點心,又煮湯給我們喝。

沒想到,6月17日下午,有人跑到中山公園圖書館找我,說:「你趕快回去!你阿緯舅車禍去世了!」我趕回大同醫院,大門真的拉下一半。走進大廳,阿華姊抱著我痛哭:「我爸爸過世了!」阿緯妗兩眼哀戚無神,呆坐一旁,卻沒半滴眼淚。直到我媽媽趕到,抱著她,她才回神放聲大哭。

 落地的麥子不死 

阿緯舅的靈棺停在大廳裡時,有一位男人從門口爬進來,他的太太在後面拉著他苦苦相勸:「老–ê,你和阿緯先ê生肖相剋,你不能進去啦!」男人卻哽咽著說:「像阿緯先按呢ê好人會剋我,我嘛甘願!」就這樣一直爬到阿緯舅的棺木旁磕頭。

告別式時,聖歌隊獻唱慰歌〈有時咱經過美麗清淨河墘〉,大家邊唱邊哭,根本唱不成曲。出殯行列排得躼躼長(lò-lò-tn̂g),我們走到往赤水半山腰的墓園時,還有人在教會還沒出發。沿路排滿送殯人潮,人們口中哀嘆:「天公無目睭!」感念這對夫婦如何幫助、醫治貧窮人,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阿緯妗說,阿緯舅生前一再交代,無論多晚,只要有人按鈴求醫,就要叫他起來。就是這種醫德與信念,讓他在崗位上奉獻自己到最後一刻。

阿緯舅過世幾年後,我去讀台南神學院。阿緯妗說她想把埔里鯉魚潭邊阿緯舅創辦肺結核療養院的土地,捐給教會或公益團體。我建議她捐給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設立青年營地,就像告別式時,高俊明牧師所說的:「一粒麥子落在土死了,卻結出更多的種子。」勉勵大家效法阿緯舅的精神。阿緯妗覺得這個建議很好,而那塊地就是我們如今所見的謝緯紀念營地。

***
那天去看阿緯妗時,她神采奕奕,感覺精神非常好,我們相談甚歡,阿華姊也在一旁,談話中笑聲不斷。我們一起唱了聖詩612首〈境遇好歹是主所定〉,她們知道這也是我媽媽生前最愛吟的一首詩歌。

2021年探訪時與阿緯妗和阿華姊合照。(相片提供/曾正智)

親如母親的阿緯妗,雖已百歲,但仍容光煥發。我要求合照時,她還堅持要從床上坐起來,我們留下了一張難得的照片。聽聞南投教會今年要為她舉行「謝緯牧師娘楊瓊英長老百歲感恩禮拜」,祈願上帝賜福她和她的家族。

有道是「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深願信仰後輩跟隨這些前輩的精神,甘願做戇人,一生為主效力!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