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獵人捕獲我

掛上電話,我竟已汗流浹背、眼角微濕, 我不再計較剛剛的禱告「品質」如何, 一股暖暖的喜悅在心中泛開……

0
317
(相片提供/freepik)

◎劉曜境(台北市)

我在獵人頭公司上班,戲稱自己是「城市獵人」。這些年來,我的確讓許多菁英人才找到更好的生涯出路,但是他們也為高年薪付出很大的代價,譬如外派他國異地之後,第一個受到試探的,往往是家庭關係的維繫。

我努力靠自己的意志當一個基督徒,但不敢為一些複雜的案子禱告,因為複雜的案子難免需要爾虞我詐,既知道是神不喜悅的事,我又何必主動讓祂知道?然而,我的所作所為實在很難通過聖經檢驗,我也因此快樂不起來……我開始擔心,如果不求改變,就會一直這樣糾結,沒完沒了。我常覺得自己像個瞎子,走在看不見的道路,暗地裡做一些「歹代誌」,把彎曲當成正道。幸而,神出手了!

神出手!

又一個大案子上門,客戶要我在一個月內幫他搞定「通訊研發副總」的需求。不消五天,我為客戶找到適合的人選D先生,並完成兩次面談。決定錄用與否的第三次面談前夕,我再次細讀D先生的履歷表,反覆推敲著,接下來客戶的層峰們會怎樣詰問D先生?

沉思中,一股沉重的倦怠感突然襲捲而來,我丟下筆,心底萌生一種人生就要重新再來的感動。我決定趁這個機會,放膽更新我操作案子的模式。我忐忑地向神禱告,我要將這個案子,還有將來所有的案子,全部都交託給祂。我祈求神,用我可以理解的方式,讓我更明白、貼近祂的旨意,而且不計成敗。

電話響了,客戶說,他們很欣賞D先生。但他的薪資要求超過公司的預算,公司內部正在研商。客戶要我先用各種理由藉口「綁」住D先生,以免「煮熟的鴨子飛了」。

但這回我向客戶說,我正在禱告,希望有一個符合神心意的結果。客戶那端「哇」一聲,說他不排斥宗教,但幾秒後大吼:「喂!這攸關我這個人力資源主管在公司的績效,去你的禱告,你趕快給我回到人間!」

結束與客戶的對話後,我的手機再度響起,是D先生打來的。

禱告怕怕

D先生說,他也期待這個契機,但是,跳槽是一個風險。我告訴他,世事險惡,人卻渺小軟弱,如果能有一個倚靠,我們必定走得平安。話未說完,D先生打斷我的話,竟要我為他禱告。他說,他早就覺得我的談吐和別人不大一樣,「你一定是基督徒!」

我回答我是,但我花言巧語講了幾十年,至今還不習慣講真心話,所以不敢為別人禱告。

D先生卻急著說:「太客氣就變成虛偽囉!我知道很多基督徒都會這麼做……」
像我這麼一個靠巧言令色吃飯的人,遇到為人禱告的時刻,竟陷入支支吾吾的窘境。我硬著頭皮,先說我習慣的開頭:「親愛的主,感謝讚美祢……嗯……嗯……」

「不要結巴啦!」D先生大聲說。

我勉強接著道:「主啊,職場凶險,即使我們有再多智慧,也無法洞察時局變化。即使我們有再多勇氣,也不敵惡勢力攪擾……」

話鋒一轉,我倏地發覺,我的腦門麻麻的,完全忘掉該怎麼禱告才像基督徒之類的壓力,放膽地說:「職場煎熬多年,雖有斬獲,卻無真正的平安。現在孩子們又面臨生涯轉換關鍵,求主將智慧放進我們的心思意念,教導我們做出最符合祢心意的決定。祢給我們的造就,將是我們站在市井人群中最有力的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掛上電話,我竟已汗流浹背,眼角微濕,我不再計較剛剛的禱告「品質」如何,一股暖暖的喜悅在心中泛開……我突然領略何謂「我不以福音為恥」。辦公室裡人來人往,我強抑心中感動,卻不住地讚嘆:「這裡……還是我以往熟悉的鑽營、討生活的人間嗎?」

皆大歡喜

有了神的祝福,案子的作業有如水到渠成,脫離我的掌握。半個月後,這個案子就以「良禽尋得良木而棲」畫下皆大歡喜的句點。幾週後,D先生要求主日到教會逛逛,他說他想探究我信靠的神,到底是什麼樣的神?

那個主日,敬拜團合唱〈住在祢裡面〉,唱到複歌時,代誌大條啊,我發現D先生竟然淚流滿面!他一次又一次用手帕快速往臉面抹了抹,再俐落地將手帕塞進口袋裡。他怕我看見,我也怕他看見我看見。

我根本來不及像大多數的基督徒一樣,鼓勵慕道友說:「加油、加油,在後的必要在前!」主自己出手了,D先生火速超車了,不到兩個月,他已經從我獵人頭的熱門人選,變成了我的主內弟兄。

D先生分享見證時常常說,是我帶他信主。我知這是他謙遜,然而,我必須更正說,是主使用我,讓他找到救贖。同時,主也藉著D先生的得救,讓我在原本半信半疑的追尋裡,找到一個堅定不移的確據。

其實,最該感恩讚美的人,是我。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