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人也是一種祝福

我突然領悟,自己從小到大的邊緣人經歷,何嘗不是從神而來的保護?……

0
158
(相片提供/Pixabay)

◎呂俊賢(桃園市)

從小到大,我都是團體的邊緣人,幾乎沒什麼朋友,國小六年,我更是獨來獨往,從不跟其他人互動往來。起因是我跟我堂哥及我父親朋友的兒子同年、同校,甚至跟堂哥國小一、二、五、六年級都同班,到了國小,突然間父輩們開始比較小孩的成績,我們這些從小一起玩的玩伴瞬間變成了競爭者。那之後,每一次的小考或月考都讓我「壓力山大」,因為只要考輸其他兩人,父母總會告訴我,我讓他們很丟臉。

學習路上的孤單

還記得國小二年級時,有一天我帶了一位同學回家玩,母親立刻詢問我:「這位同學成績如何?比你好? 還是比你差?」我瞬間明白了一件事,我不能交朋友,不然又要多一個人來跟我比成績。

國小六年我戒慎恐懼,不敢交朋友,到了國中,我念的是一所男校,因為國小的陰影,我不想跟成績好的同學往來,也不願跟著行為偏差的同學抽菸、打架,於是,跟我互動的只剩下不起眼的邊緣人。大家成績都不算顯眼,也都沒興趣學壞,所以沒什麼好比較,也沒什麼好成群結黨的了。

而後升上了高中,我突然意識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孤僻,應該試著交朋友了,這時候卻發現,我不知道也不會和人互動,那些自小就該慢慢學會的人情世事,我竟完全不懂!所以高中三年下來,跟我算得上朋友的人一隻手就數完了。就這樣,我的社交障礙一直延續到出社會,成為常年影響我甚深的問題。即便現在我四十一歲了,當我進入一個新環境時,不管是教會或公司,我都需要花好幾個月才能跟大家熟稔。

遠離試探的恩典

上個月跟正處於青春期的女兒聊天時,我對女兒說:「雖然主禱文說『不叫我們遇見試探』,但是這個時代到處都有試探,酒精、毒品、色情,在各種媒體的包裝與同儕壓力下,很難察覺,更難以抵擋……」說到這裡我突然領悟,自己從小到大的邊緣人經歷,何嘗不是從神而來的保護?

國小六年級時,班上男生要跟隔壁班的男生約架,幾乎所有男生都去了,只剩一、兩個邊緣人沒人約,我是其一。國中時,有同學討論哪個幫派最威風,我偏偏就不跟風。高中時,我念綜合高中,是教育部第一年辦理綜合高中,電視廣告打得很兇,說有多好就有多好,我就去念了。結果那學校是公立高中最後一個志願,學生風氣惡劣,但因為我是不合群的邊緣人,所以抽菸、打架都沒人找我。

改變眼光擁抱自己

當我離開故鄉到其他縣市工作時,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不到十人的資訊公司,每天到了下午某個時段,老闆就帶所有員工出去抽菸,辦公室只剩下我跟忙得不可開交的會計。身為菜鳥,我一度想過要跟大家學抽菸,才不會沒有朋友,同事也跟我開玩笑說:「俊賢,你又不抽菸,出來幹什麼?不然你吃檳榔好了!」然而,我很快就說服自己,寧可當邊緣人,也不要渾身都是菸味。

「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馬太福音5章30節) 雖然我是三十五歲才認識耶穌,但是仔細回顧一生邊緣人的經歷,神的保守無處不在。或許失去一些同儕之間的美好回憶,但神讓我在最容易受到引誘的年紀及環境,完全沒有沾染任何惡習,真得感謝主啊!也因為了解這是神的祝福,我不再厭惡不擅長社交的自己,反而更能擁抱自己,與過去的自己和解。

幸福練習

幸福人往往用外表的表現、成就評斷他人,但我們要時刻謹記,神是怎樣因著耶穌完全接納了我們。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