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天父的舞台彈琴

一幕幕家的記憶瞬間跑進琴鍵裡,彈出跌宕起伏的樂章,段段碎開的殘音在天父手裡癒合,最終畫下圓滿的休止符……

0
105

◎傲潔(宜蘭縣)

小兒子八歲時,音樂老師發現他的天分,建議我直接送他到音樂寄宿學校學習,而且強調:「現在開始栽培,還來得及站上國際舞台!」
我猶豫再三,問兒子的想法,他嘟嘟嘴說:「我捨不得離開家。」我又何嘗捨得他小小年紀離家寄宿,只為圓一個「站上國際舞台」的夢?

第一樂章

當年在英國,有不少華人家長夢想自家誕生一位「朗朗」,不管孩子喜不喜歡,先買好鋼琴安放家中,請來最知名的老師、付最昂貴的學費,非要子女學琴不可。當時,我家應該是極少數沒有鋼琴的華人家庭,且只付低廉的學費讓孩子上教育局補助的校內樂器班。兒子的天分成了我心頭的痛,終日向天父祈求一架鋼琴,好挪走我的羞恥感及愧疚感。

兒子用一部老舊且不足鍵的電子琴練了好幾個月,之後有位朋友因為搬家,將她的直立式鋼琴暫時寄放我家,便順理成章供兒子練習。當兒子以優異成績通過英國皇家音樂考第三級時,朋友將鋼琴要了回去。我想方設法申請慈善機構的樂器補助金,勉強買了一部電子鋼琴,但老師提醒我,要升到六級就非彈真鋼琴不可。

本以為兒子離六級還要好幾年,他卻沒兩下就考過了五級。我心頭的痛又浮現,只得跟天父祈求一架二手真鋼琴,並硬著頭皮向同一間慈善機構申請補助,沒想到居然通過了!

鋼琴運到我家的早上,兒子從窗戶看見便興高采烈地說:「鋼琴到了!」幾位搬運師父將烏黑油亮的鋼琴小心翼翼放在空置已久的位子。兒子掀開琴蓋,坐在琴凳一彈,忍不住歡呼:「這是我的琴!」「是的,沒有人會搬走。」我應道,心頭的痛隨即化成一縷輕煙,消散無蹤。

第二樂章

有一天,電視報導一位畢業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年輕鋼琴家,他天生沒有右手,以單手彈出美妙動人的樂音,令人嘖嘖稱奇。晚上,兒子躺臥床上望著天花板若有所思,眼珠骨碌骨碌地轉,說:「我是否要砍掉一隻手?」全家都笑了。我想起之前老師說他如果去讀音樂寄宿學校,還來得及站上國際舞台。事隔兩年,兒子和家人依舊難捨難分,站上國際舞台的遠大前程只能放手了。

上了中學,兒子通過八級考試,卻愛上跑步與電玩,練琴成了苦差事。偶遇壞心情,他端坐鋼琴前用力敲,大聲吼著:「我討厭鋼琴!」令我聞之心酸!這架鋼琴經歷萬水千山才來到我家,兒子卻另結新歡,忘了起初與它的恩愛嗎?忽地,有微小的聲音從我內心深處響起:「終有一天,他會發狂地愛上彈琴。」

往後兒子終止了鋼琴課,偶爾為了應付學校演出才彈琴。琴蓋經常嚴實地闔上,黑白鍵在密封的空間透不過氣,連我也感到窒息。我總不期然走進時光隧道,回到孩子們匱乏卻純真快樂的童年,看見當年渴望擁有鋼琴的兒子安慰我:「媽媽,我不愛彈琴,沒鋼琴沒有關係。」心頭的鈍痛忽地重現,讓我好想一切重來,在兒女年幼時就滿足他們天真的心願。

第三樂章

漸漸地,兒子長成俊逸的少男,人們稱他有張酷似朗朗的臉。時值家庭風暴,他有說不出的痛楚,每遇假期都關在房間,用耳機塞住耳朵,拚命彈電子鋼琴,我只聽見手指急速跑在琴鍵上的聲響。夜闌人靜時刻,那聲響依舊緩不下來,我聽到沉沉睡去,夢見兒子在偌大跑道上奮力飛奔,直至倒下……我猛然驚醒,屋內死寂一片,兒子不知何時睡著了。

十六歲那年,兒子提出要繼續學琴,預備挑戰最高難度的英國皇家音樂演奏級考試。我喜出望外,不吝於聘請最好的老師教授。時值升大學的預科考前一年,重重課業壓力下,他仍自律地每天練琴。幾年沒真正聽過他演奏,發現他的琴技已跨過一道高牆,樂音如紅酒般甘醇,從柔情、熱情、激情到忘情,全是發自內心。我聽得如痴如醉,直到曲終才如夢初醒,心卻徘徊在旋律裡,不忍遠離。

兒子讀大學後,在大學城所屬的英國教會司琴,牧師將一部電子琴放在他寢室,供他平日練習。書讀累了,他的雙手便從筆電鍵盤移到琴鍵,盡情地彈奏,彈到疲勞盡消,雙手再移回筆電,繼續做數學題、寫電腦程式。一雙手終日游移在鍵盤與琴鍵間,就這樣熬過讀得氣喘如牛的大學生活。

每回兒子司琴,我必線上參與那間教會的主日崇拜。看見電腦螢幕裡的他,在天父的舞台上專注地彈奏詩歌,我雙眼不禁瞄過客廳裡靠牆站立多年黑亮依舊的鋼琴,一幕幕家的記憶瞬間跑進琴鍵裡,彈出跌宕起伏的樂章,段段碎開的殘音在天父手裡癒合,最終畫下圓滿的休止符。

今夏陪小兒子歡度廿歲生日,一家子說說笑笑的景象多年未見了。這是最璀璨的舞台,上帝將我們捧在祂的掌心,成了一台戲給世界觀看,在至高神的舞台上,一切都有希望!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