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胎換骨的阿爸

其實年輕時的阿爸也曾放蕩過,愛抽菸又常聚賭。他因個性溫和、耳根軟,常被損友誘惑去賭博,而且屢勸不聽……

0
166
Image by tirachardz on Freepik.

◎劉雪嬌(高雄市)

黃金童年

阿爸是高雄糖廠農場課水利股的員工。因他工作的關係,小時候我們住的地方是人煙稀少的荒郊野外,方圓百里內只有兩戶人家,四周是一大片的甘蔗園。雖然每天一到天黑,風聲颯颯、蔗影幢幢,我小小的心靈與腦袋瓜會因幻想而害怕,但一排排盛開的扶桑花形成天然的城牆,守護著古色古香的日式宿舍,仍讓我備感溫馨與開懷。

庭院前有兩棵大榕樹威武雄壯地護衛著我的家,庭院中的芒果樹、龍眼樹照著時令開花結果,讓我們免費品嚐當季最新鮮美味的水果。蟲鳴鳥叫是我們起床的鬧鐘,不知名的野花是呼朋引伴入住花圃的常客。淳樸的田野氣息,大自然豐富的各項資源與風貌,深植於我幼小的心靈。及至我成長,對於童年的鄉居生活仍常魂牽夢縈,難以忘懷。

這些是阿爸帶給我們歡樂的黃金童年,也是我們兄弟姊妹在兒時那個貧困年代的小確幸。

阿爸的個性溫和敦厚,寡言少語,與我們之間少互動、交集,甚至有些疏遠,但他工作認真,又是天生的勞碌命,總是閒不下來。他常利用公餘之暇發揮好手藝,在宿舍後面一大片空地上蓋豬舍養豬、蓋雞舍養雞鴨、搭竹架種豆、搭竹棚種瓜,甚至也搭菇寮種蘑菇,好補貼家用。他退休之後,特別喜歡到二哥的園圃去挖土、除草、種蔬果,享受耕種的樂趣,而我們坐享其成,常常有新鮮甘甜的有機蔬果可嚐。

阿爸以「杯水車薪」供養一家七口,誠屬不易。當時我們的生活很拮据,常遇捉襟見肘的窘境,日子雖過得辛苦,但我們練造了刻苦耐勞的品行及打工的本領,剉甘蔗、剉黃麻、割藺草、剝土豆……。俗話說:「十二月甘蔗倒頭甜。」我們兄弟姊妹苦盡甘來,長大後各有一片天。

迷途知返

其實年輕時的阿爸也曾放蕩過,愛抽菸又常聚賭。他因個性溫和、耳根軟,常被損友誘惑去賭博,而且屢勸不聽,導致與阿母的戰火長年不熄,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

當時阿母本就體弱多病,加上積怨操勞,病灶更加難除,常常臥病不起,無法料理家務,都是由我們兄弟姊妹分工承擔。當時,我覺得阿爸真是不負責任、沒有擔當的人。

後來阿母接受福音,病得醫治後便熱心帶領全家歸主。但阿爸還有傳統信仰的包袱,信仰根基不穩。

多年之後,大哥入伍不久,我們就接到他的病危通知,阿母心急如焚,禁食禱告痛哭呼求,祈求神全能的大手醫治大哥。她常拖著病弱的身軀坐車北上探望大哥,歷經兩年多治療與軍中同袍的照顧,大哥病情終於控制穩定,可以退役回家休養。

阿爸目睹神奇妙的愛、偉大的作為,漸漸改掉惡習,信仰越發堅固。退休之後,他固定做禮拜,參加松年團契、祈禱會,而且每日讀經,還參加教會舉辦的聖經測驗。

喜樂松年

晚年的阿爸猶如脫胎換骨,笑口常開、慈祥可親,很享受含飴弄孫的樂趣。他是孫兒孫女眼中的聖誕老公公,有求必應,也是他們的大玩偶、吃喝玩樂的好同伴。小時候我們感受不到的關懷與愛,現在他全投注在孫兒孫女身上了。

阿母晚年關節退化,行動不良較少出門,舉凡跑腿購物、買菜、煮飯,全落在阿爸身上,以往他對家庭的疏忽全數彌補回來了。阿爸喜歡旅遊、唱歌,常出遊踏青歡度愜意時光。

最近四年來,阿爸飽受行動不便之苦,只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他憶起飽受行動受限之苦、如今已在天國的阿母,咬緊牙關忍耐,不怨天尤人,不自怨自艾。每當家人至安養院探望他,或許他心中千迴百轉,身體也承受痛苦折磨,卻都不形於色,安安靜靜接受我們的關懷與道別。

人生在世是客旅、是暫居,只有天國是我們永遠落腳的家。二○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晚上八點六分,在二哥的禱告聲中,阿爸安然被主接到天家去了。他在那裡有滿足的平安,不再有悲傷、不再有目屎,只有真實的愛與盼望。阿爸在世九十四年,只不過像是喘一口氣而已,如今在天國才剛要真正開始休息、享樂。

敬愛的阿爸、阿公、阿祖,我們作兒女的、作孫的、作曾孫的都懷念您,請安心、快樂享受天父同在吧!

【2022年聖誕特刊 歡迎索閱】

《耕心》將於12月11、18、25日連發三期的彩色聖誕特刊,歡迎教會及讀者增加索閱份數,藉聖誕節期分發給社區及親朋好友傳揚福音。
為印刷及郵寄前置作業,最晚請於11月22日前告知所需份數。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