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牽線的平安緣

有朝一日,期望能與阿姐再次重逢,希望屆時的她,已是主內的弟兄姊妹。且讓我再次問聲「平安」……。

0
68

◎陳淑靜(高雄市)

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清晨,如果不是那輛來自後方,急馳而來的貨車,如果不是那一聲暖心的提醒:「小心後面有車。」以我怕生又不善交際的個性,可能就僅止於擦身而過的運動同好而已,怎麼可能結交這一場心心念念的「平安」緣?

一聲平安結緣

也就是從那一天開始,每每在路上不期而遇,遠遠便會傳來一聲親切的早安,我也趕忙回答:「平安。」公園轉角的石椅邊,是我倆不約而同佇足歇腳的地方。由於年紀相仿,我敬稱她阿姐,又同樣生長於農村,我們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有一天,她問我是不是基督徒,因為基督徒習慣以「平安」相互問候,接著又說自己也曾經去過教會聽講道。然而當我問她:「你受洗了嗎?」她卻搖搖頭,把話題岔開。

自從知道阿姐曾經是慕道友,我便積極邀請她參加主日崇拜。常常見她在聚會時專注聆聽,事後卻又敷衍說,其實信什麼都好。因此我求教外子,外子鼓勵我,只要放膽傳福音,至於福音種籽能否發芽,上帝自己會帶領。外子建議我,主動跟她分享《耕心》週刊的信仰見證,想不到阿姐似乎特別喜歡。

就這樣經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日子,有一天,阿姐突然一臉嚴肅地問:「上帝真的疼愛所有歹命人嗎?」她的表情嚴峻,令我感到有些疑惑。當下我不假思索地回應:「上帝疼好人,也疼壞人,太陽底下雨露均霑,更何況是歹命人。」我反問她為何有這樣的問題?卻見她欲言又止。過一會兒,拗不過我一臉渴望的眼神,也止不住她不斷翻湧上來的記憶,阿姐終於不再避諱,向我傾吐她遭遺憾吞噬的人生。

述說過往遺憾

當阿姐還正值青春年華之時,曾不顧父母反對,堅持嫁給家境清寒的丈夫。由於丈夫是獨生子,家裡寄望新媳婦趕緊添丁,好延續香火,豈知年復一年,始終盼不到好消息。她的丈夫並非涼薄之人,然而背負獨子傳宗接代的龐大壓力,使他開始借酒澆愁,逃避現實,經常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面對丈夫失意的情緒,以及公婆失望的表情,她懷著強烈的罪惡感,縱然心力交瘁,仍然不願放棄生養的希望。苦如膽汁的藥草偏方,阿姐是一碗一碗的往肚裡吞。

有一回,信奉基督的老中醫師說,聖經載有一位名叫撒母耳的先知,就是他的母親哈拿向上帝求來的。老中醫師點亮了一盞希望之光,引導她走入陌生的教堂。後來阿姐感恩地說,當時有許多好心的教友,都流著眼淚為她求子禱告。可惜,殷殷祈求兩年有餘,仍是期待落空,致使她失望灰心,想法也慢慢偏執,認為上帝無疼歹命人,因而黯然離開教會。

不久之後,在公婆的默許之下,丈夫納了偏房。偏房入門後,連年添丁,令兩老笑逐顏開。徒留黯然神傷的阿姐,獨自面對渺渺未來,內心猶如風雨中浮沉於水面的一葉扁舟,靈魂彷彿蹲踞在地獄入口。幸好一直關心她的會友勸著她,別讓怨恨和憤怒毀了自己,若這是逃不掉的命定,就在心上勇敢築一畝善待自己的良田。

於是她為人生後半場尋了出口,輾轉來到遠親閒置的矮房。她一個人待在田舍農家,自給自足,日子倒也安穩逍遙。過往折磨人的遺憾,早已隨歲月流逝,埋入歷史。雖然嘴上不說,對於當年幫助她走出流淚谷的教會弟兄姊妹,阿姐是由衷感謝。

苦盡始得甘來

昔日民風未開,不能生養確實是婦女無法療癒的遺憾。當年阿姐與主相遇,卻失望地掉頭離去,彷彿約翰福音所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其實上帝始終都沒有放棄她。生命有裂縫,光才會照進來。

我羨慕地說:「如今您身體硬朗,無牽無掛,能有閒雲野鶴般的晚年,不也是上帝賜予的恩典?」阿姐聽了也笑了,看起來釋懷不少。這時阿姐說,今早她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辭行。我聽了既開心又不捨,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才猛然想起,兩人不曾留下連絡電話,今後豈不是就此斷線?

轉念一想,上帝都會帶領。或許祂把地球造成圓的,是為了讓祂失聯的小羊,在繞繞彎彎之後,能順利地回到祂的懷抱。有朝一日,期望能與阿姐再次重逢,希望屆時的她,已是主內的弟兄姊妹。且讓我再次問聲「平安」,希望她還記得我。

【Podcast:耕心知音 為愛朗讀

耕心週刊為了服務更多人,現在也有專屬Podcact囉!
作者及義工們獻聲錄音,邀請您一起來聆聽,
也歡迎投稿作者分享朗讀自己作品的錄音檔哦!檔案請寄至投稿信箱:ks@pctpress.org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