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你聲音

謝明理(台南安定)

0
27

5月29日第769期

還沒有信耶穌之前,我是個自卑、自憐又防衛心非常重的人。大約國小三、四年級,得了腮腺炎,連續高燒幾週,因年紀小怕吃藥,又不肯就醫,媽媽便以民間偏方處理,雖然事後確實退燒又消炎了,但漸漸地,媽媽發現在我背後叫喚,我竟都沒反應。

國小六年級時,我被驗出聽力受損嚴重,需配戴助聽器。永遠忘不了被診斷出聽障時,和媽媽出了診間,她抱著我痛哭的情景;因為家裡已經有個腦性麻痺的姊姊,我原是父母的希望,現在連我都出狀況。自此,總是聽媽媽內疚的對我們姊妹說,都是因為她上輩子有罪,才會讓我們都殘障!成長過程中也大多聽鄰里親友說,殘障是因為上輩子造孽……。我一直為此憤恨不平,上天真是不公平!我為什麼要承擔上輩子的罪啊!真是莫名其妙!

由於讀的是一般學校,全校只有我一個聽障生,為了面子,國中時,我完全拒絕戴助聽器,反正那個年代升學主義掛帥,聽不懂就自己讀,考試可以過關就好。防衛的心態一直延續到升上高中,可是高中就不一樣了,成績反而沒有團體生活來得重要。雖然學校老師和同學都知道我是聽障,也很願意協助我,偏偏我自己仍不肯面對聽障的問題,就以驕傲和冷酷來掩飾內心的自卑與自憐。

求學、工作,甚至婚後婆媳姑嫂之間的相處,總以「雖然我是聽障,但是別想欺負我」的心態,不斷拿出各式枷鎖自我綑綁,但心靈實在疲累又空虛。就在我快撐不住想要放棄時,有一次在MSN抬頭放了一段訊息「感覺力量自指間流失……」,而引起一位基督徒同事劉濬如姊妹的注意。

同事開始透過MSN關心我,還送我很多福音書籍和CD,並且邀我參加教會聚會。記得剛開始她向我傳福音時,我還潑冷水地問她:「幹嘛要信耶穌啊?在這裡大家都是拜拜的。」後來實在因為盛情難卻,才勉強答應她去教會看看。

到了教會,第一次聽詩歌就掉淚;其實不應該說「聽」,因為我根本聽不清楚旋律和歌聲;應該說是被螢幕上的詩歌歌詞感動。我一邊偷偷拭淚,一邊在心裡說:「是啊,我很需要這種呵護和力量!」回家後,就開始乖乖拿出同事送的聖經讀了起來,當我讀到約翰福音第九章:「老師,這個人生來就失明,是誰的罪造成的?是他自己的罪或是他父母的罪呢?」耶穌回答:「他失明跟他自己或他父母的罪都沒有關係,而是要在他身上彰顯上帝的作為。」我被這段經文感動,心裡開始有聲音說:「放了自己吧!不要再被莫須有的罪名綑綁!」不久後,我就決定受洗信耶穌,從此,身上的枷鎖也一個接一個的被主耶穌拆除。

儘管心靈的枷鎖被拆除,可是窮困和身體的殘缺,已經讓我像約翰福音5章1~18節中,那個躺了卅八年的病人,病到已經絕望的心情:「水動的時候沒有人幫我,把我放進池子,等我正想下去,已經有人搶先下去了。」我對自己的聽力得醫治其實並沒有抱很大的希望,倒是教會牧師和弟兄姊妹不斷地為我禱告。有一天,我參加教會舉辦的網路連線特會時,腦海裡突然浮現馬太福音20章的場景,主耶穌在擁擠的人群中,居然回過頭來對我說:「要我為你做什麼﹖」我毫不思索脫口而出:「主啊,我要聽見!」回應的聲音大到連我自己都嚇一跳。自此,彷彿有一陣風在背後把我推向醫治的路。

就在二○一○年快要結束時,我因緣際會去醫院評估「人工電子耳」的適用性,面對極昂貴的費用,依據我以往窮酸的個性,早就怯步了;但不知為何,當時心裡就是有感動,我深信主要醫治我。儘管大筆費用尚未到位,但我還是毅然決定接受手術。結果,手術進行順利,術後也很意外的得到一筆額外經費供應,使我不但可以付清全部的手術費用,還有剩餘的呢!

現在的我,雖然還在接受聽力訓練中,但是我深信詩篇23篇所講的,我有耶穌這位好牧人,我是祂草場上的羊,無論如何,我這一生都能聽見祂慈愛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