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光點】越來越靠近

謝禧明(台北市)

0
36

6月12日第771期

二○○九年的八月,我與內人正準備去美國探視小孩。我們兩人的生日都在八月,八月廿五日正是我們結婚四十五週年紀念日。有一天忙裡偷閒,吃過晚飯後心血來潮,我們聊起結婚多年來的感想,太太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覺得你不像我的丈夫。」我一時愣住,不知道如何回應。

一陣子的安靜後,太太慢條斯理的談到四十五年來的結婚生活。她說:「若不是出於上帝的旨意,我真不想當傳道人的妻子;牧師是公眾人物,信徒的需要和問題都擺在優先,你都在忙著照顧信徒的事,反而自己家裡的需要都忽略掉了,我真不知道這三個孩子是如何長大的,若不是上帝的恩典,不知道如何度過這段時間。」我一時感到愧疚,除了說抱歉,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但心中突然有一個意念,接下來的日子,我要用心修補與太太的關係,彌補過去的欠缺。

太太患有視網膜病變的眼疾,是遺傳疾病,目前還未發現有效的治療藥物與方法;她的視力會逐漸退化,而且年紀越大越明顯。二○○四年,太太視力越趨薄弱,視野也越來越狹窄,擔心發生事故,於是勸她不要下廚。從此以後,家裡大小事物都由我來打點,洗衣、掃地、整理房間難不倒我,但是煮菜料理卻成了難題。

有一陣子有位姊妹來幫我們做家事及煮飯,但一年後因另有工作而離開,我只好自己接下廚房的重擔。我學習苦中作樂,每次到菜市場買菜,就請教菜販教我如何做菜,慢慢地,我學到許多料理的秘訣。太太每吃了一道好吃的菜,都會誇獎我說:「想不到你的廚藝還不輸阿基師喔!」我知道這是她對我的鼓勵,讓我能做得更好。有時候,她也會說:「有你真好!」聽到這句話,不但感到愉快,心中充滿安慰和滿足,但也感受到一種責任,我深深感覺,我需要學習如何好好照顧我的太太。我向上帝禱告,賜給我一顆柔軟的心,更能體貼太太的需要,使我所做的一切都能滿足她的心意。其實,我們跟上帝的關係豈也不如此嗎?

二○○六年,太太的視力完全退化失明,無法自由行動,一切的生活都需要我的打點;我們也從政府申請到「重度視障」的證明,但起初,太太對自己成為盲人感到非常沮喪,常對我說:「你忙著服事教會,你要東奔西跑,但是我變成你的拖累。」有時還會有一些負面的思想,希望自己能早日被主接走。

從此之後,我留在家裡的時間更多了,煮飯、洗衣、整理家務成了不可或缺的工作,太太還會暗中指揮我如何做家事。我從中體會到做母親或太太的,照顧一個家庭實在不簡單,更能體會她們的辛苦及為家庭的犧牲,她們真的很偉大。

二○○九年九月,我從台灣教會更新協會退職,離開全職服事轉為顧問之後,有更多時間與太太在一起。後來,她因肝腫瘤接受治療,療程中我們更是形影不離。由於太太眼睛看不見,我們出門都要手牽手,社區裡許多人看到我們,心中羨慕;有一次遇見水果店老闆,他說:「你們夫妻怎麼那麼好,每次看到你們都是手牽手走路。」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我不牽她的手走路,她跌倒我更慘。」他們才知道太太眼睛看不見。倒是太太聽到這句話,心中很不愉快,她以為我牽她的手走路,是出於不甘心,我花了好多時間解釋與道歉才平復她的心情。

如今,太太還是盼望上帝行神蹟來醫治她的肉眼,但是她更願意上帝來擦亮她的「心眼」,好更加明白上帝的心意。太太是一位代禱者,不但參加歌珊教會的代禱團契,為需要的人代禱,我們也會一起為傳道人禱告、為教會、為大大小小的事禱告。一起禱告,不但凝聚夫妻的感情,也讓我們建立與上帝更親密的關係。

這兩年來,我們從「牽手」學習到許多人生功課,不但讓彼此的距離更近,更讓我們相依為命,重新建立過去所失落的親密關係;我並且感受到,服事太太是我的榮幸與喜樂。感謝上帝,讓我們在苦難中,越來越靠近。

【幸福練習】幸福是對你身邊的人的需要保持「高度的敏感」;幸福不是理所當然,需要學習和不斷的操練。幸福要從家庭開始,無法愛身邊的人,就不可能去愛遠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