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的好朋友

李東山(屏東內埔)

0
39

10月16日第789期

我是屏東人,從小就不喜歡讀書,國中時因父母離異,又值叛逆期,不喜歡待在家裡,就和一群朋友約好一起蹺家,學會抽煙、喝酒、吃檳榔。

國中畢業後沒繼續升學,經由朋友介紹,我到高雄的日本料理店當學徒,起初生活過得算正常,只是晚上偶爾與同事喝喝小酒,可是這種平淡乏味的日子過久了,總覺得無趣,便想尋求剌激來滿足空虛的心。我到賭場賭博,如果贏錢,就與朋友一起喝酒;輸錢,就自己一個人喝;上班和客人喝,下班就和朋友喝。
在一次拼酒場合上,就在我快喝醉時,朋友拿出一種看似冰糖的東西,他說吸了這東西能解酒,我就吸了第一次,後來又吸了第二次、第三次……,漸漸地就染上吸食安非他命的惡習。
當時我的前妻知道我的狀況,總是苦口婆心勸我戒毒;因為「愛情的力量」,我聽從她的話,戒毒一段時間。可是好景不長,劣根性作祟,加上慾望和生活壓力,心想「人無橫財不富」,我已結婚又有小孩,上班一個月才三萬多元,扣掉生活所需就所剩無幾,在經不起朋友的聳動下,就和朋友合資放高利貸,自己也販賣安非他命,因此一步步踏上萬劫不復的不歸路。
夜路走多了,真的會遇到鬼。我一次又一次被警方查獲,家人也一而再地替我交保,更一次次的傷透了心。我以為自己用心良苦,但最後什麼也沒賺到,換來的是判刑將近十年,啷噹入獄和妻離子散的下場。
阿嬤心疼我,不忍我在獄中受苦,每星期都煮我喜歡吃的菜,叫家人來會客。在監獄過了五年多,終於可以提報假釋,我就申請打電話給阿嬤要告訴她這個好消息,可是家人說她人不舒服住院。直到我出獄前才知道,原來她老人家早已經去世。我一度不能釋懷家人隱瞞阿嬤過世的事,但他們希望我能體諒這個善意的謊言,因為怕我在服刑期間回去奔喪,會被戴上手銬、腳鐐,親友看到會指指點點。我連阿嬤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更可悲的是,這樣的教訓也沒有使我受到警惕、及時回頭。
就在我假釋返鄉後,沒幾個月又因吸毒被警方查獲,我被移送到屏東監獄執行,當分配到工場時看到兩組人,一對一的在談話,他們每個星期都來,但不知道是在做什麼。因同舍房有兩、三位室友也有參加,經詢問後得知他們是基督教更生團契的牧師和傳道。我觀察同舍房信基督教的室友,他們為人和善又不抽煙,這種人是監獄的「異類」。我抱著好奇的心態參加更生團契的協談,經由洪清照傳道的帶領,蒙恩受洗歸入主耶穌名下。
二○○七年,我獲得減刑出獄,當時同時出獄的人不少,大家又一起去吸毒,完全把主耶穌忘得一乾二淨;可是天父上帝卻沒有忘記我,在我走投無路時,祂就差派許多天使一路幫助我。
我就如同聖經馬可福音2章1~5節記載迦百農的癱子一樣,他的四個朋友為了使他得到醫治,就合力將他抬去見耶穌、求耶穌醫治他。感謝神憐憫我,知道我比較胖,四個人抬不動,就賞賜給我更多的朋友,在我生命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將我帶到主耶穌面前,讓我再次經歷神的恩典與醫治。
我輾轉來到基督教沐恩之家戒毒;初報到時都要在新人房經過七天的戒斷與適應,那是最難熬的。當我在新人房時,出現戒斷症狀,身體忽冷忽熱、全身骨頭像要散掉,又痠又痛,真的是言語難以形容。陪伴的弟兄知道我很難過,就幫我放熱水讓我泡澡,又為我按摩,讓我深深感動。他們與我非親非故,為何願意幫助我?他們跟我說:「我們剛來沐恩之家時,以前的弟兄也是這樣照顧我們的。」他們以過來人的經歷及耶穌基督的愛,讓我對未來產生了盼望;我相信主耶穌能改變我的生命,就算我沒有「慧根」,也「會跟」他們的方法,必能過著得勝的生活。
以前的朋友教我吸毒作惡,現在的朋友帶我倚靠耶穌、戒除惡習;我也要成為別人的「好」朋友,讓更多人得著神的救贖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