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吧,爺奶!

滾滾(嘉義竹崎)

0
45

1月1日第800期

我的爺爺是個「才子」,但卻是個吃、喝、嫖、賭樣樣行的才子。奶奶從年輕時就不斷遭受爺爺的傷害,爺爺不僅對奶奶惡言相向,甚至還拳打腳踢,以致奶奶過得並不快樂。我的父親也因為好賭、不負責任而失去我的母親;我自己更因生長在這樣的家庭感到自卑,心中偶爾抱怨,抱怨父親的不負責任,讓我必須半工半讀,還讓年邁的爺爺奶奶拚老命做工來撫養三個孫女。

生長在這樣的環境,我總是安慰自己,很多事過了就算了、其實這樣也有好處……;我以為自己可以釋懷、能諒解這一切,直到二○一一年二月,我參加了一場名為「天國文化」的醫治佈道會。

第一天晚上,宣教師海蒂.貝克(Heidi Baker)傳講信息,她說神的愛能完全充滿我們的身體,能除去一切的不饒恕,脫去我們污穢的外袍,為我們穿上華美衣服。饒恕能帶來祝福與醫治,而這饒恕,「不是倚靠勢力或才能,乃是倚靠耶和華的靈」,因此,當她呼召需要被原諒、饒恕人的人時,我便勇敢地走到台前。

當Heidi宣教師擁抱著我、為我禱告時,我竟痛哭不已;我的淚水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停不下來,彷彿有無盡的傷痛不斷地湧出。後來,一位同工為我禱告,神藉由她告訴我,「神要親自在我家掌權」。當我聽到這句話,內心非常震撼,因為我的需要上帝竟然都知道!祂知道我的家庭充滿不饒恕與怨懟。那一刻,神進入我的內心深處安慰我,也教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全家必得救,因為聖經上記載「一人得救,全家就必得救」。

第二天早上,Heidi宣教師又呼召被邪靈綑綁、睡不著覺的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被邪靈綑綁,但我知道我一直都睡不好,天天做夢,好的壞的都在夢中一幕幕上演。於是,我又勇敢走到台前,我相信上帝可以讓我天天都能睡得安穩,不因做夢而勞累,不因惡夢而驚醒。

就在牧者同工為我禱告時,我竟被自己的尖叫聲嚇到了。我非常清醒,而且很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尖叫聲是那麼的可怕;我想停下來,卻停止不了。同工帶我到釋放室,讓牧者繼續為我迫切禱告,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是曾經拜偶像的邪靈未離開我。禱告完,我感受到那不好的靈已與我斷絕,我知道從今以後,我將天天安眠,不受任何惡夢影響我的睡眠。

參加這場佈道會後,我充滿信心,也熱切的跟奶奶及妹妹分享神在我身上的醫治;更等待著神即將在我們家行奇妙的事。

八月,爺爺突然二度中風,我非常害怕與擔心,因為二次中風極度危險;雖然爺爺曾經帶給奶奶許多傷害,但我仍舊害怕與我們相依為命的爺爺就這樣離開我們。

其實,爺爺奶奶都是來自基督教家庭,但爺爺後來離開神去拜拜,甚至還阻止我們去教會。爺爺住院期間,我不斷告訴他,要重新回到上帝的面前,但爺爺總是不理或搖頭拒絕;我也帶聖經到病房,希望爺爺有空要讀讀神的話,但他也不當一回事。我相信「神要親自在我家掌權」,雖然爺爺拒絕,但我一直不放棄;我常到醫院探望他,也有意無意的提醒爺爺要信靠主,不要再做迷途的羔羊。

有一天,我又在病床前邀請爺爺跟我一起參加在台北舉行的醫治特會,沒想到,爺爺這次居然開口說「好」。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或是爺爺剛睡醒,神智不清亂回答,所以又問了第二次。在確定爺爺真的答應時,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聯絡在台北的姑婆。就這樣,我們辦妥出院手續直奔台北。姑婆也是基督徒,十分期待爺爺能夠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她請牧師及弟兄姊妹迫切為爺爺禱告。就在爺爺講話比較清楚,走路也較順暢時,終於決定要信靠主。八月廿五日,我們家舉行「聖別禮拜」,除掉家裡所有的偶像,現在全家都一起上教會。這是我期盼已久的一天!

多年來,奶奶不顧爺爺的反對,努力堅持自己的信仰,而今全家都因為她而得救,她和爺爺的關係也漸漸得到修復;而我,也因為奶奶的堅持,在信仰裡學會放下成長過程的不如意。想當初,奶奶瘋狂地唸我,直到我受不了才勉為其難答應去教會,沒想到,去了教會後,從教會長輩得到了一直渴望的關懷,也得到像母親一樣溫暖的愛。我喜歡上教會,因為教會充滿了上帝的愛。

現在,爺爺和奶奶會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聊天、互相消遣,我相信上帝的愛在他們當中,上帝的愛帶來彼此的饒恕和原諒;上帝的愛賜下和好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