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傷受醫治的日子

蔡菊美(高雄市)

0
99

6月10日第823期

在家排行老么的我,上有五個姊姊、兩個哥哥,生活備受溺愛。因為太幸福了,所以雖然是世代基督徒,從小在教會長大,但信仰生活是理所當然的聚會,並沒有特別深刻的追求,直到婚姻受到風暴。

為了療傷,也為了生活,我遠渡中南美洲巴拉圭工作三年,之後因父親需要我陪伴即回國。一九九九年五月,父親突然過世;不到一個月,疼我如女兒的四姊檢查出癌症,且癌細胞已轉移到肝和肺。我的心情跌落谷底,沒辦法接受接踵而來的打擊。
不擅言詞的四姊在我落入困境時,默默支持我、幫助我,常為我填滿見底的米缸、為我空空的冰箱塞滿食物,本想當我走過傷痛後可以好好陪她,沒想到她卻得了重病;一年多後,就被上帝接走了。
四姊離開後,我的生活開始走了樣。我痛苦、悲傷、空虛而麻木,十分不快樂,後來被醫師宣告得了重度憂鬱症;身體每況愈下,全身的力氣全被抽空似的,每天只能喝白粥,體重剩下卅六公斤,得仰賴安眠藥才能入睡。雖然如此,我仍然堅持要上班。
 二○○二年十月進醫院治療,基督徒醫師告訴我,因為我和四姊的感情太深,所以四姊走後,我沒辦法跳脫抽離而滯留其中。醫師常用上帝的話來安慰我:「生命在乎上帝,生病有時、醫治有時,神有祂的時、祂的期,凡事都互相效力。妳要相信神接走妳姊姊是祂的旨意,她那麼好,現在已經在天堂享樂了,妳應該放手,要依靠祂,相信神會醫治妳……。」
教會牧師也來家裡探訪我,帶我做認罪禱告,我痛苦、流淚,求主帶領我走過生不如死的日子。那時的我還是寸步難行,恐懼、憂傷、顫抖,只能躺在床上虛弱不住的禱告,但經過教會兄姊同心代求,我竟奇蹟式的迅速康復!神就像在我身上吹了一口氣,讓我能吃、能睡、能走路,不用再吃安眠藥,連醫師都無法用醫學來理解。醫師跟我說,我是他所有病人之中最特殊的病例;我告訴他,因為神憐憫我、醫治了我,神親自帶我走過病痛的深淵、死蔭的幽谷。
後來經過醫師的評估同意,我前往中國廣東工作,每天跑十幾家銀行、十幾家運輸公司,接國內外訂單、管理公司的帳務,從來沒出錯過,我知道是上帝在保守我,若非神的恩典,一個罹患重度憂鬱症的人怎麼可能如此工作。
自從婚變後經歷病痛直到現在,我未曾失去工作機會,我相信所有的工作都是神為我安排好的,即使幾年後公司結束營業我從中國返台,仍然一直有人找我談工作。但因我個性急,想儘快穩定下來,於是自己找店面準備開服飾店,但在開店前幾天,我發現身體開始出現狀況,像以前一樣,我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我打電話給教會牧師,牧師帶著會友來為我禱告;當時我住在屏東東港五姊家,姊姊教會的牧師也不斷地為我禱告,很快的,我的身體又漸漸好起來。
女兒知道我的狀況後,要求我再去找之前的醫師,醫師看診後說我一切都還好,可能是工作不順利,心急又壓力大的關係,才會造成不舒服。他開了兩種藥給我,要我一個月後回診。可是,當晚吃藥後隔天就覺得很不舒服,嚴重到很想去撞牆、找人吵架、全身無力。
 我問姊姊是不是上帝不喜歡我吃藥,才讓我的身體開始不舒服?姊姊說,我不應該用自己的手段去看醫生,要相信神會醫治我。我也找牧師談,牧師要我靠著信心來仰望神。晚上回姊姊家,我請姊姊再和我一起禱告,我說:「我們要加倍用力的禱告,因為從今天開始我要把藥停掉。」我決定依靠主過喜樂得勝的生活。那段日子非常痛苦,但姊姊每天陪我禱告、讀經唱詩;每晚睡前禱告完還會抱著我、安慰我。我們都深信神會醫治我,也明白神要我們完全順服祂,拋棄老我、脫離憂鬱的轄制。過了半個月左右,神再次應允我們的禱告,又一次在我身上吹了一口氣,讓已經枯萎的花朵再次恢復光彩。
從生病以來,我重新認識主、了解自己,珍惜生命、愛惜每一天,也疼惜家人、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我的生命是神重新賜給我的,不是我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凡事倚靠主,聽主的聲音,深信主會賜給我力量和智慧。我已經恢復工作好長一段時間,生活一切正常,在此要感謝牧師及弟兄姊妹的代禱、陪我走過生病的日子;更感謝我的好朋友洪卻,擔心我吃不下飯,常常煮麵熬粥帶到醫院強迫我吃;也感謝主賜給我好姊姊及家人,不求回報的照顧和疼愛我。
若沒有走過哀傷的幽谷,怎能在此為主作見證,這一切都要感謝主滿滿的恩典和祝福,祂從痛苦的深淵將我拯救出來,祂是慈愛又憐憫的主,祂的愛總是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