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100 父愛100

Tabitha(台南市)

0
27

8月4日第883期

暑假來臨,開始了「帶子狼」的上班生涯,每天至少得帶一個小朋友上班,好和媽媽分攤照顧。由於負載加重,爸爸特別恩准我騎他剛買幾個月的座駕「得意100」上班,因為我的Dio 50已垂垂老矣,歷經少說十幾年寒暑風霜洗禮,除了心臟及外皮,大概沒有一個器官沒移植,每逢紅燈還來個「智慧型」自動熄火。

果然,年歲、體格有如青壯年的得意100,讓我騎起來很是春風得意,連小不隆咚的孩兒都懂得:「媽,坐起來好順哪!」這不禁讓我動了歪念,尋思拋棄糟糠妻。

正當我估量著自己的口袋深度負擔得起怎樣的新歡,媽媽報來大好消息:「妳爸說那台機車就給妳啦!」有點驚訝,又好像有點意料之中,因為爸爸向來喜歡酷著一張黑臉做不酷(溫暖)的事。

從小,爸爸臉部線條總是那麼嚴峻,一開口不是指正哪裡做錯,就是指示去做什麼,脾氣也難以捉摸,讓我們對他又敬又畏。直到長大,我才慢慢發現他其實沒那麼強悍,甚至在信主後,越來越能看到他的軟弱。

爸爸只有國小畢業,不曾賺過什麼大錢,靠著做小生意、開計程車,卻也培養了一個大學生、兩個碩士。猶記得弟弟去英國留學,讀的是「沒錢途」的科系,爸爸反對!後來弟弟工作幾年後,又想做生意,爸爸再反對!但最後就像韓國人常說的「沒有贏過兒女的父母」,爸爸仍用勞保貸款支助了弟弟第一筆創業資金。

爸爸喜歡潑冷水,我們成功了,便不太想和他分享;但是失敗時,卻永遠有他撐著。當年我在他的反對下毅然決然結婚,婚後卻吵得三天兩頭回娘家,有一次打電話回家哭訴被打,爸媽坐著夜車北上接我,回到家時天濛濛亮,他們在客運上過了一夜。我跟爸爸說對不起,他抿著嘴沒搭腔,提過我的行李大步走回家,那背影看起來比平時還高大,讓我每次想起都想掉淚……。

幸好後來我認識天上的阿爸,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如今好歹也是三個孩子的媽,不能老是當女兒賊,我討好地說:「啊那台機車要多少錢?」他瞪我一眼,兇巴巴地說:「買都買了,問多少錢做什麼?」唉,就知道,酷老爸總喜歡做這種不酷的事,願上帝賜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