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傳奇

曾詩雯(屏東九如)

0
49

1月19日第907期

姊姊讀書時的綽號叫作「豆花」,而我就是「豆花她妹」,因為我們的阿公是鄉鎮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豆花伯」。

「豆花!豆花!涼ㄟ豆花……」這是小時候對阿公開著改裝三輪車沿路叫賣的記憶。每次村莊裡的長輩看到我們,就會說:「那是豆花ㄟ孫啊!」每當學校的園遊會或其他活動,咱家的豆花便經常一馬當先的擔任攤位代表;「說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這是我經常聽到客人對我們家豆花的讚美。

堅持用爐灶以柴火熬煮非基因改造黃豆研磨後的豆漿,完全純手工製作,堪稱尚好味;彈性佳、濃濃豆香味的豆花,對阿公來說是他的驕傲也是榮耀。說來有趣,阿公做了三十餘年的豆花,經驗老道,但其實一開始家裡會做豆花的並不是他老人家,而是由我的媽媽傳授功夫的;沒想到阿公後來竟然成了我們家豆花事業的傳承始祖。

幾年前,爸爸辭去收入穩定的工作,下定決心接手阿公的豆花事業。他在加入豆花行列之後,還一度被小朋友稱為新一代的「帥哥豆花伯」。

只是很遺憾的,兩年前,爸爸因舌癌離開我們到上帝那兒了。還記得第一次手術後恢復狀況良好,爸爸雖然失去了帥氣的面容,但對他來說,能夠再次騎上那台專屬於他的豆花戰車,將最好吃的豆花送到客人面前,是多麼開心的事;而且復出之後生意頗好,一下子就恢復因病歇業之前的水準。

記得有一天,家裡接到一通電話,說電視台要來拍攝爸爸做的豆花和麻糬。其實,我們算是流動攤販,並沒被列在商家名錄裡,除非是進到村莊裡才會知道有這麼一家古早味手工豆花。在與對方進一步談話後才明白,他們只是翻到資料,看見爸爸的豆花車,便好奇想要採訪;更奇妙的是,與我們接洽的工作人員也是基督徒,在台北某間長老教會聚會。

拍攝那天,爸爸其實很疲累,因癌症關係身體消瘦不少、體力有限,但是爸爸非常開心,並不是因為上電視,而是有人吃到他做的豆花感到快樂;對他而言,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電視台的拍攝,讓我們家族的豆花傳奇又畫上一筆戰績。

爸爸過世後,在他的告別式上,我們選用電視台拍攝爸爸的影片來懷念他的身影。那是流著汗、臉上帶著歪曲缺陷卻滿足的笑容;做豆花的身影,不斷不斷地跳出來告訴我們,這是屬於爸爸的榮耀,也是我們全家人的驕傲。你說,上帝是不是很愛我們呢?在人生的最後一段送給我們父親做豆花的身影,還有一位父親的驕傲與歡樂。

姊姊說,她不敢吃外頭的豆花,因為她深怕把爸爸的味道給忘記了;我說,我嚐遍了各處的豆花,到處尋找跟爸爸一樣的豆花,但那味道太深刻了,那是專屬的記憶,取代不了。

這幾年,阿公和媽媽仍舊在做豆花,只不過老顧客還是挺懷念爸爸開著三輪車叫賣著:「來唷!涼ㄟ豆花唷!」的景象,對我們家人來說更是想念,但我們知道,爸爸在上帝那裡好得無比啊!

上帝給的恩典是信實又溫柔又純真,就像一碗香醇濃豆香的豆花,晶瑩剔透、柔嫩香甜,專屬的恩典留下不可取代的溫暖。

天冷了,來一碗熱呼呼的豆花吧!

【幸福練習】什麼味道會喚起你的回憶?是一碗魯肉飯,還是曬棉被的味道?想想味道引發的感覺,也讓這個味道打開你的感謝味蕾、愛的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