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膩膩的眼睛

薛以柔(台北市)

0
65

1月10日第1010期

「為什麼碗洗了好幾遍,摸起來還是那麼油膩呢?」我在廚房又大吼大叫了起來。

婚後,先生呵護我是個盲眼妻子,煮飯洗碗全都由他包辦,不過,自從他為了家計延長上班時間,我就挑起煮飯洗碗的任務。對我來說,煮飯難不倒我,但洗碗這件事,卻大大彰顯出我河東獅吼、母夜叉的形象。

我的「手」是我的「眼睛」,所以洗碗時我無法戴手套,如此才能清楚摸出碗盤有沒有洗乾淨。我的「手」也是我的「心」,所以當摸到洗了好幾遍的碗盤依然油膩時,我的心會立刻沮喪下沉,然後又立刻火氣上衝,接著,我的手開始用力摔碗盤,我的嘴開始大聲謾罵著:「為什麼碗洗了好幾遍,摸起來還是那麼油膩呢?」我懊惱的很。

過了幾日咆哮洗碗的日子,我決定要向油膩的碗盤抗爭到底。我想:「是不是該添購一台洗碗機?」因廚房過小放不下,就打消這個念頭。「是不是用錯了質地的菜瓜布?」我接著想。於是買了不同質地的菜瓜布刷刷看,碗盤依然油膩。「是不是洗碗精去污力不夠強?」我又想。於是用了幾種強效去污力的洗碗精再洗洗看,但碗盤依然油膩。

「那問題是不是出在炒菜的用油?」我繼續想。於是一天用動物油、一天換用植物油交替炒菜看看,碗盤依然油膩。「那問題是不是出在碗盤的材質上?」我用力想。於是拿出玻璃的、陶瓷的、不鏽鋼的碗盤輪流用用看,碗盤依然油膩。

幾個月過去了,灰心的我不得不自憐的想:「問題是不是出在我眼睛看不到的關係呢?」我難過的在心裡求問神。

一日,我邊吃飯邊聽電視新聞:「有位高齡產婦,辛苦做試管終於懷有女兒,女兒卻在生產前胎死腹中。婦人發現醫院把胎兒屍體用垃圾袋包著塞進紙箱,讓婦人感覺相當隨便。於是婦人透過兩位立委出面控訴醫生和醫院醫療疏失。當醫院出面澄清事實後,才知是婦人和立委的誤會。這事件引發網友激烈論戰……」

網友指責說,高齡產婦本來就要承擔比較大的風險,婦人沒先弄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就找人控訴;而立委是非不分就召開記者會。「聖經箴言18章17節不是有說嗎?先訴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鄰舍來到,就查出實情。」我用聖經的經文,義正詞嚴跟著指責婦人和立委。

吃完飯走進廚房,開始洗滌油膩的碗盤。當我又為了洗不掉碗盤的油膩在發愁時,神突然啟示我說:「妳是不是也沒先弄清楚自己『雙手』的狀況,就是非不分的以為碗盤洗不乾淨是其他外在因素造成的?」我立刻將雙手互相摩擦,感覺油脂厚厚的附著在我的手上,我拿起洗碗精搓洗我的手,當水沖掉手上的泡沫,手上的油脂也不見了。我興奮的將手伸進烘碗機裡,摸著我剛洗好的碗盤,驚訝的發現,碗盤表面沒有油膩,只有光滑耶!

從此以後,洗碗過程中,倘若又遇到洗不掉碗盤的油膩時,我會先將自己油膩的手洗乾淨,才繼續洗碗,再確認洗好的碗盤是否真的油膩,碗盤的油膩問題因而輕鬆解決了。

原來,過去油膩膩的手,不但讓我失去正確的判斷,也讓我無法客觀的看清楚事實,更大大的攪亂我的心情。馬太福音7章1~5節:「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樑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當我們要解決問題、當我們要開口評斷時,是否先洗掉自己性格裡油膩膩的自私、主觀和偏見呢?還是頑固的睜著一雙油膩膩的眼睛,繼續去錯看事情、錯待別人?

【幸福練習】回想自己最近的抱怨裡,是否也藏著「油膩膩」的主觀與動機?求神幫助我們成為更有智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