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當聖誕老公公

陳義凱(台北市)

0
1

12月8日第901期

適逢聖誕節前夕,勾起我的童年回憶。六十八年前,我出生於新竹竹東,雖然當時父親在鎮上一所頗具規模的木材行擔任會計員,但薪資微薄,很難維持一家生計,一家大小還需靠母親種菜及養雞鴨銷售,三餐才能溫飽。

我們家對面鄰居是外省籍,還是蒙古代表國代,生活富裕,家中有三輪車代步。他們是基督徒,全家每個禮拜天都到教會做禮拜,結束後小朋友還會得到一張精美閃亮的卡片,又有牛奶糖、巧克力、麵包等零嘴可拿,令我羨慕萬分。

這些零嘴,打從我出娘胎直到國小五年級從沒吃過,偶爾爺爺到我們家小住幾天,會帶當時最時尚的棒棒糖,或圓圓造型含在口中清涼芬香的喉糖,但並不是一人一個,而是我們兄弟三人一字排開,一人輪流舔一口。

為了想吃零嘴,教會成了我當時夢寐以求、最嚮往的地方,但是爺爺及爸媽都不准我去,爺爺還說:「若你去教會,小心那些鼻大藍眼、人高馬大的外國人要你信耶穌,晚上耶穌出現,會把你抓走吃掉!」哥哥跟弟弟好像都相信爺爺說的話,但我天生好吃愛玩,對爺爺的說法存疑,心想,對面鄰居不但沒被吃掉,而且還有東西吃啊!加上我從竹籬笆外看到教會裡面有溜滑梯、蹺蹺板、盪鞦韆,還有人在玩踢毽子、木製槍刀和其他球類玩具,這些都好吸引我。

我禁不起誘惑,於是聖誕節時偷偷和對面鄰居去教會。我在教會看到了彷彿是從童話書裡走出來的聖誕老公公,他揹了一大袋禮物發給每個小朋友,有玩具、糖果、卡片……,看得我目瞪口呆。聖誕老公公站在我面前,他知道我是新朋友,給我特別多的禮物,還問我姓什麼?住哪裡?家裡有沒有兄弟姊妹?我不敢說,怕他到家裡拜訪,只能點點頭不發一語。聖誕老公公把我的口袋塞得滿滿的,令我興奮不已,我心裡想,當聖誕老公公真好,默默許願長大後一定也要成為聖誕老公公。

我從八歲到十二歲,每年聖誕節都偷偷到教會,可是,後來父親自行創業不力,差點家破人亡,我們被迫舉家從新竹搬到台北,我就再也沒去教會了。

直到六十六歲時,不幸得了憂鬱症,在長女建言下,我終於又踏進教會。我參加教會的宣教組,到了十一月初,我們便規劃分工報佳音事宜,好邀請社區居民到教會來過聖誕節。傳道認為我的體型長相很適合扮演聖誕老公公,於是,我就成了聖誕老公公。

我們沿路發送卡片糖果、唱詩歌讚美,所到之處,尤其小朋友只要看到我,就大聲喊叫:「是聖誕老公公!」要抱抱、拍照,我都全力配合;也有熱情的年輕朋友獻飛吻,受歡迎的程度可與時下青春偶像媲美,真令我受寵若驚!三個小時下來,雖唱得口乾舌燥,發傳單發得手痠腳麻,但我享受到服事上帝的快活與溫暖樂趣!

其實,我早已忘了童年時所許的願,但上帝卻從未忘記,祂不僅讓我成為滿載禮物、受人喜歡的聖誕老公公,更讓我的心靈充滿喜樂,忘卻煩惱憂愁。上帝送給我的喜樂滿足,更甚於聖誕老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