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快樂相遇

何垂欣(台北市)

0
1

11月16日第950期

回想起在醫院產後恢復室裡聽見孩子有狀況的那一刻,就像童年深夜裡聽見賣肉粽的聲音一樣,那聲音又淒涼又遙遠,又清晰……。

女兒淨寬出生時就被發現有異狀,我們在四個多月時就帶著她開始漫長的復健。其實我現在已經很少回想那披星戴月帶她看醫生、做復健的日子了,但有個場景可以說明當時的心境。

先生有次提到他當兵演習的經歷,他說,那次他們得連夜從部隊走四、五十公里到某一地點,也就是從晚上十一點走到第二天早晨約五、六點,中間只休息三次;除了背包,身上還背了好重好重的通信器材。英勇的海軍陸戰隊隊員是如何達成任務的呢?他說,到最後只能讓自己的腿不斷往前踏出下一步、下一步再下一步……,腦子裡絕對不能出現疑惑,例如:「到底還要走多久?」因為這麼一想就再也走不下去了。我聽他這麼一說,隨即回答:「真的耶!」記憶中,確實有好幾次我就是用意志力抱著孩子做完一天的復健,走完回家前的那一段路。

有很長一段時間,大概從女兒五、六年級直到高一時,我陸陸續續出現一些以前從沒有過的行為。例如:開車送孩子到學校後,我就沒辦法再回家,我會在外面待到最後一分鐘,直到不得不準備晚餐才衝回家,然後再趕到學校接女兒下課。晚上等她睡覺後,我就到外面的攤子吃東西,一碗一碗的吃,甚至有次吃到老闆都已經開始洗鍋子了,才不得不離開。我最主要的休閒是看漫畫書,漫畫書店都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打烊,我通常是最後離開的其中一個。雖然這不是什麼惡習,但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每天都是這樣的模式生活著。

我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女兒身上,心中常恐懼她的未來,漫長的復健與伴隨她一生的障礙,以及如何教養的問題,成為我生活的重心與擔心。這麼多年來,自己不斷地學習如何讓心得釋放;不料,過去的傳統信仰卻成為沉重的包袱,照顧孩子就是「種福田」的象徵,對她好也是讓自己積福報。但怎麼自己依舊不開心?

然而,認識上帝之後,耶穌的愛讓我的心釋放了!教會的朋友鼓勵我,上帝會為我預備足夠的恩典,讓我有能力承受這一切重擔,我應該將重擔交託給祂,因生命的氣息都是從神而來;聖經約翰壹書4章18節:「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

一次偶然參加了致力關懷身心障礙家庭的「天使心家族基金會」舉辦的「336愛奇兒日」歡樂嘉年華,這個活動鼓勵所有身心障礙家長帶著孩子走出戶外曬曬太陽,於是我和先生帶著淨寬一起走出來;上帝給了我勇氣,也透過走出戶外意外的治癒了我心中隱藏的羞恥感,並打開我心牢的枷鎖,讓我的心飛翔,在被愛包容、接納中得到真正的自由。

上帝給了我更多勇氣面對,真實的過每一天,也醫治了我和父母的關係。小時候,父親對我很嚴厲,他覺得犯錯是種羞恥,所以我對父親充滿恐懼,也害怕做錯任何事情,但認識上帝之後,我終於明白父親的愛;而我和孩子的關係也跟著改變了。

天使心家族創辦人林照程先生是個基督徒,因著他的見證分享,鼓勵著像我們一樣的家庭,因此,我在這裡看到以往在身心障礙家庭裡看不到的笑容。回想那段在漫畫店、小吃攤流連、回不了家的日子,我漸漸明白,上帝真實的醫治了我、賜我自由,因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今年,我也參加了天使心家族成立的媽媽合唱團,和一群身心障礙的媽媽們相互支持與鼓勵;因著上帝的帶領,我竟然與一群「應該很不快樂」的媽媽們,一起在歌唱中找到了快樂、找回生命的熱情。謝謝上帝翻轉了我自認為宿命的安排以及悲觀消極的心態,讓我成為在天使心家族中笑得最大聲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