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會想我嗎?

萬一我不能繼續教你們,一定要聽新老師的話……

0
4
文&相片提供◎謝小羊(台南市)

時間接近早上七點四十分,當摩托車緩緩進入校園,我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前」國文老師了。

今年二月,我從臉書注意到學校正在安排各科老師和畢業班合照,而我自從上學期末的六月底以來,已經離開國中代課工作了。經過了八個多月,學生有了新國文老師,他們會想我嗎?

在辦公室裡,我甩甩頭,把胡思亂想趕走,又安慰自己「新的工作無法配合拍照時間,就算學生真的來邀請,恐怕也走不開」,趕緊繼續在網路上為工作蒐集資料,漸漸就淡忘了這件事,直到學生從臉書傳來訊息:「Dear老師,本班將在三月初拍團體照,希望您能蒞臨。」

當我跟學生回覆「因為工作的緣故,這天無法參與」時,學生沒有放棄,繼續邀請:「老師,希望您能另外找時間和我們拍照。」

我小氣地試探:「或許你們不記得我了……」學生傳來一個哭笑不得的貼圖:「老師,我們記得啦!」

這個班級是我短暫代課生涯中,和我相處最久的一班,他們的情緒總是非常和緩,不曾有新生的躁動,也沒有逐漸熟悉環境的「油條」,班級整體氣氛融洽。還記得有次課文描述一個古代人物的暴躁易怒,我詢問他們是否有過類似的情緒經驗?好幾個孩子認真地搖了搖頭。在友善的班級氛圍下,班上幾個比較調皮的孩子,蠢蠢欲動的悖逆心思也被抹平了,在這個班級裡,幾乎看不到學生挑釁、出言不遜的態度,他們對老師們總是非常有禮貌。

這樣的一班,我真想看看他們國三的模樣,著手規劃最後這一年的課程設計,希望能陪他們度過充實的國三。無奈一直到六月底休業式那天,我還是無法確定接下來學校是否有代課缺額,於是,我趕在學生預備搬去國三新教室前,在舊教室叮嚀他們:「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我不能繼續教你們,一定要聽新老師的話。」

九月新學期開始,學生開學,而我也在新的工作崗位奮鬥,面對迥異於校園的新環境,緊繃的心思竟不斷鑽出「孩子,你會想我嗎?」的懸念,直到月底收到班上國文小老師傳來的訊息:「老師,您沒有再擔任我們的國文老師,很可惜。謝謝您兩年的教導,您總是很認真教導我們……祝您教師節快樂、身體健康」,才一解我的思念。
雖然不能陪學生畢業,但是,能夠和他們一起拍畢業照,也是一種幸福啊!我終於放下內心的武裝,不再「盧」了,和學生約定幾天後的早上七點四十分在學校拍照,既不會影響學生上課,而我也能趕回工作崗位。

代課的日子裡,每次我一到學校,進到辦公室座位的第一件事,便是坐下來拿出班級名條,一個一個為學生提名禱告,祈求耶穌來作他們生命的主宰,引導、祝福他們的學習與人生;而拍照這一天的清晨,擔心隔著八個多月的空白,待會兒看到他們會叫不出名字,一起床就趕緊翻出昔日的班級名條,溫習學生的名字與臉龐,彷彿重回那一段時光。

春天的天氣乍暖還寒,前幾天還熱得像夏天,這一天早上卻春寒料峭,氣溫陡降到只有攝氏十一度,而且根據氣象預報,降雨機率達百分之六十,會適合拍照嗎?學生真的還記得我嗎?騎著摩托車,在颯颯寒風中,我仍然努力向前;儘管空氣凜烈到令我眼淚直流,但我真的由衷感謝能有機會再次見到我的學生。

學生依約出現在操場,年輕的他們,對拍照隊形、姿勢有許多天馬行空的創意,在笑聲中,大夥不僅忘記了寒冷,也模糊了彼此八個多月的距離。本來以為我會感動到哭,但是,看到學生在這段時間悄悄地成長了,我開心到笑得合不攏嘴。

稍後我和學生一起回到他們國三的教室,模擬彼此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並拍照留念。能夠踏進這個教室,彌補了我無法在新教室教他們國文、陪他們畢業的遺憾。

我現在的工作內容包含幫作者修改投稿的文章,並鼓勵他們繼續寫作,這不就是以前我幫學生改作文的情形嗎?哪怕學生只有一段,甚至只有一句寫得精采,我也會在作文簿上用文字大大鼓勵他們,因為我深信寫作是一種內心感情的表達,是一生的重要課題。

很慶幸自己有回學校和學生一起拍照,也更加確定上帝對我有特別的計畫,祂帶領我到校園代課,又親自把愛放在我心中,讓我看見青春期孩子的可愛與值得被愛。後來上帝帶領我進入新的工作環境,讓我因過去代課的經驗,能鼓勵投稿的作者述說上帝的恩典,持續筆耕不輟。

曾經,我不喜歡代課期間更換學校的不穩定;如今,我深刻體會到上帝奇妙的預備。也學習到──不論在哪裡,都要與人和睦相處,每一次真心的付出,都是人與人之間美好的遇合;不論到哪裡,都要細心傾聽上帝交代的獨特任務,都要完成祂所喜悅的工作。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