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我的心肝寶貝

睡前我們總習慣躺在床上談天說地,常常聊得太忘我,聲音吵到在隔壁房看書的岱岱姊……

0
49

◎吳宜蓁(高雄市)

 

容兒,今天見你發來一張住處和汽車被雪覆蓋的照片,感受到日本寒冷的程度,為母的除了揪心外,更想的是飛奔到你身邊。在武漢肺炎瀰漫全球的當下,在氣溫仍顯寒冷的春天裡,我多想與你依偎在一起取暖。這讓我想起,以前我們租屋住在麗滿阿姨家二樓的生活景況,那三年是我們一家三口生活最艱辛,卻也是最溫馨、最甜蜜的日子。

夏天蚊子多,我們母子擠在一張四尺小床,那時媽的眼力好,使出獨門的「無影手」將其一一擊斃,然而這番忙碌卻未必能換來一晚安眠……因為房內的窗型冷氣發出如戰車般的巨響,讓人難以入睡,所以我們根本不開冷氣。媽當時的經濟狀況也無力換一台新冷氣,又礙於你鼻子過敏,不敢開電風扇,所以媽只能將房門和窗戶打開,讓空氣對流,也因為紗窗永遠闔不攏,使得蚊子更容易進軍攻擊我們。於是,睡前一波蚊子死於媽的無影手,只是一時的戰勝。在整個夏季,喔,不!是凡有蚊子的季節,媽整晚都得與牠們奮戰,直到牠們撤軍,有時一晚可打下20多隻蚊子。如此,我們母子倆才能換來一夜安穩的睡眠。

感謝主,在那樣的日子裡,媽練就了單靠雙手就能擊殺蚊子的好功夫。這功力不容小覷,直到現在照顧外婆,我一樣施展這身好功夫,讓她好眠。其實媽的眼力越來越差,無法精準施展好功夫,但每每撲向蚊子、展開雙手的瞬間,外婆都會驚喜地喊︰「打死蚊子了!」其實不是,那是媽掌上的一顆黑痣。但無論如何,感謝主,外婆總能因此安心、歡喜地睡著。

一年四季,我們母子總喜歡擠在四尺大的小床。睡前我們總習慣躺在床上談天說地,常常聊得太忘我,聲音吵到在隔壁房看書的岱岱姊,這時她一定會從隔牆反擊︰「吵死了,小聲一點!」我們母子倆也會回嗆︰「齁,讀雄女的就比較跩喔!」

在那些日子裡,我們全家常一起包水餃,然後請同學們來家裡享用。更多的日子,我們一起做家務、一起打掃。媽因工作忙碌,經常外出,無法做晚餐,那時身驅弱小的你,會騎著腳踏車去採買一家人的飲食。岱岱姊有時會開菜單,要你東家、西家、南家、北家跑遍各家去採買……哈!弟弟尊敬姊姊,從不敢支聲。有時到了晴晴家的壽司捲店,她們看到你來了,就會逗你說︰「雄女的弟弟來買晚餐了!」

時光匆匆,人生有太多不可預料,然而一家人共同度過的美好,是我們走向更廣大世界的基石,這就是「愛的力量」。我們在那貧困艱難的日子裡相守在一起,各自做能力所及的事。碰到困難,我們一起承擔,困難就再也不是困難了。因為我們相伴相助,無論什麼苦澀、艱辛的事,也都變得甘甜了。於是,當我們有一點點快樂,就會變得非常非常快樂。

漫畫家蔡志忠說︰「命運像一把破傘,生活如狂風驟雨,唯愛是補釘。」孩子,雖然命運像一把破傘,生活有如狂風驟雨,但總不要害怕,因為愛的堅守,使我們擁有無比的力量!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