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一個人

以前我總希望自己的病有一天能百分百恢復,但就自己病程的發展來看,能恢復到目前這種穩定狀況,就已經算是100分的恩典了!

0
289
(相片提供/Pixabay)

◎趙嘉瑞(彰化縣)

那天夜裡,聽聞媽媽安息主懷的消息,我和哥哥衝到醫院,看到媽媽最後一面,方才知道,原來失去至親是如此令人椎心的痛!

多變的人生

從小,我就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媽媽不知為我流過多少淚水。她是全家第一個信主的,我小學四年級時,她帶我到一間擠在巷弄中的福音中心參加聚會。印象中,小小的房間裡擠滿許多人,那裡的人很熱情,一一跑來跟我打招呼,我卻害羞地躲在媽媽懷裡。

長大後,我才明白,媽媽那時是想藉由宗教的力量改變我。後來哥哥也被鄰居媽媽的兒子帶到教會,就這樣,每個週日我們都會去教會做禮拜。碰到有愛宴時,媽媽總會施展她的廚藝,做幾道好菜請大家享用。這就是我們家,有一個愛傳福音的媽媽,一個終日為家操勞的爸爸,一個為自己的前途打拚的哥哥,還有一個不聽話的女兒——我。

高中那年,我被退學。本來我就不愛唸書,高中原本想選美容美髮科,媽媽卻要我去讀幼保科,接著又要我加入樂隊班。我每天忙社團,無心功課,成績一落千丈,後來慘遭退學。媽媽請託人幫我介紹工作,於是我就在一家幼兒園當起助教。後來,媽媽又擔心我年紀輕輕就出社會,容易被名利誘惑,於是又鼓吹我回到學校念書。

於是,我考上一所公立高中夜間部,白天在房仲公司工作,晚上去讀書,日子過得倒是平順。誰知,那一年家中發生劇變,我又被診斷出罹患思覺失調症,我的人生一夕間風雲變色。

十七歲的天空

十七歲的你,日子應是彩色繽紛的吧?但我的天空卻是一片灰濛濛。媽媽無預警地生了一場大病,打亂了全家的步驟,雖然積極治療,最後還是藥石罔效。照顧媽媽的那段時間,我像一根兩頭燒的蠟燭,身心壓力破表。有段時間,我知道自己應該再去看醫生、拿抗憂鬱的藥,但整個人卻累得不想動。

媽媽過世之後,我過了一段糜爛的生活,每天跟一群酒肉朋友偷拐搶騙、過著菸酒不離的生活。爸爸以為我好吃懶做,不知道我其實病得很嚴重。

有一天,我走到教會,抬頭仰望那個閃閃發亮的十字架,回家後我發自內心向主禱告:「主啊,我想要改變自己,但感覺前面阻礙重重,我也想要好好工作,讓生活安穩,但不知該從何做起,求主幫助我。」

病情發作

我的專長是美工,二十三歲那年,在好朋友提議之下,我借錢買了筆電,然後兩人合作在家接案賺錢,偶爾出去見見客戶。工作之餘,也能照顧身體欠安的爸爸,日子過得倒是充實,一晃眼,三年就過去了。漸漸地,我發現在家工作賺的錢,根本養不起我和爸爸,生活費加上爸爸的醫療費,幾乎要將我壓垮。情急之下,我只好求助於社區里長和慈善單位的幫忙。

由於我很久沒去看病拿藥,病情越來越嚴重。有一天,精神病突然發作,一個人爬到五樓想要一躍跳下,還好被人攔住,送醫治療,從此走上長途漫漫的康復之路。我在精神科病房待了兩年後,從急性病房換到慢性病房,再從慢性病房換到康復之家,接著,又從高雄的康復之家轉到彰化的康復之家,從此,在彰化安定下來。

恩典100分

時間過得好快,十六年過去了,還記得剛到彰化康復之家時,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教會,但後來因為自卑感作祟,就沒再去。我是極度沒安全感的人,小時候爸爸帶我去醫院做鑑定,醫生說我有自閉傾向,雖然我一直努力讓自己陽光些、想法樂觀些,但仍避不過憂鬱症及後來思覺失調的纏擾。以前,我總是希望自己的病有一天能百分百恢復,但就自己病程的發展來看,能恢復到目前這種穩定狀況,就已經算是100分的恩典了!

感謝主,讓我在人生最糟糕的時候進入教會,並且遇到照顧我的里長阿姨。現在的我雖沒有固定的教會生活,但我常利用時間讀經禱告,上帝也從沒離開我這隻小羊。將來有機會,上帝必會引導我再回到教會這大家庭。

現在的我不再覺得孤單,上帝在我周遭安排了好多天使,讓我感受到有好多人愛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消除自己的自卑感,跳過自閉症的陰影,再次回到教會,不再只是一個人在家讀經禱告,而是能過一個與主內肢體一起分享、敬拜、服事主的團契生活,做一個敬神愛人的基督徒。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

【耕心LINE】官方消息 

【LINE社群】彼此分享 

【耕心Podcast】為愛朗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