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版的家書

屢屢咀嚼天父話語,恰如見著當年父親的書信,溫暖湧上心頭。我說那是一封封隱藏版、天父寄出的家書……

0
113
(相片提供/Pixabay)

【耕心Podcast】 【LINE社群】 【LINE官方】


◎陳淑靜(高雄市)

父親生於日治時代,寫得一手好字,文采翩翩,怎奈生不逢時,孤寡一家延續著戰後的貧窮與不安,父親被迫放棄深造機會,屈居鄉野,務農為生。由於壯志難伸,父親將未盡的理想寄望於後代,極重視子女的教育。

沉默寡言的父親,習慣把對子女的耳提面命付諸文字。母親不捨終日勞苦的丈夫秉燭夜書,不思歇息。父親則認為懵懂小兒,左耳進右耳出,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寧可寄望於筆墨之間。及至子女漸長,負笈異鄉,就學謀職,甚至各自成家,即便是電話普及,父親依舊習慣修書寄關懷,讓我姊弟享受家書抵萬金的溫暖。

思念生父親筆信

自從父親辭世後,家裡信箱只剩下帳單和廣告紙了。手機成了家人維繫情感的工具。一封簡訊,三言兩語,甚至一張貼圖,就代表著千言萬語。因此,我特別珍藏幾封父親生前的親筆信,雖然信紙早已泛黃,但父親的愛與訓勉,依舊在錦繡華麗的字裡行間鮮活跳躍。

邁入耳順之年後,孫兒女也陸續脫離稚孺的階段,心想我夢寐以求,頤養天年的悠閒日子終於來臨,豈知新冠疫情普世漫延,全民齊心抗疫,終究難擋病毒入侵。二年前本土疫情爆發,我兒成了疫情下的受災戶,入不敷出的收入成了壓垮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把我捲入兩代媳婦的漩渦中。我偽裝堅強,唯願用盡一生蒼老,換來兒孫幸福一笑。其實,內心如油煎火熬般痛楚,本就不堅實的信仰幾乎解體,多次質疑上帝掩住耳目,不聞問失意人的哀哀呼求。此時,我更想念父親,假如父親健在,必然給我支撐的力量。

去年重陽節,教會送的敬老禮上印著主的祝福:「白髮是榮耀的冠冕,在公義的道上必能得著。」(箴言16章31節)未料這祝福又觸動我隱隱作痛的創傷,面對兒不完整的家,我不禁喪氣地喃喃自怨,如今髮蒼蒼視茫茫,垂垂老矣,榮耀何在?又能寄望追求什麼?

一旁的外子明白我陷在自欺欺人的強顏歡笑中,語重心長勸我勤讀聖經,才能明白上帝的心意。

又提起聖經,豈知聖經一直是我無法翻越的障礙,主的話語和教導實在很難理解,極難實踐。因此,多年以來自我催眠,以為從牧者講道中、信仰同伴的分享裡,便能穩住信仰的軌道和方向,其實並未真正觸碰信仰的核心。福至心靈,起了一絲念想,既然時間無法替我療傷,不妨從如流,再試一試尋找上帝的心。

乍見天父寄家書

就誠如智者言,一念之間,往往是天堂與地獄的距離。當我翻開那本依然嶄新、飄著淡淡書香的聖經時,眼前跳出一段令我瞠目結舌的經節:「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馬太福音8章26節)我肯定,是上帝在與我說話。從那一刻起,我鞭策自己:「老牛自知夕陽晚,不待揚鞭自奮蹄。」

日復一日,縱然受限於老來被時間摧殘、退化的記性,卻是因禍得福,來回反覆溫習,悟出同一經節從不同角度會有不同感動,也漸漸讀出孺慕之情。發現聖經有細數不盡的章節,在在呈現天父殷殷叮嚀、教誨和安慰,屢屢咀嚼天父話語,恰如見著當年父親的書信,溫暖湧上心頭。我說那是一封封隱藏版、天父寄出的家書,只要打開聖經,必能尋著。

無止盡的愛

從此,我以分享家書一般的心情,與兒孫分享天父的心。起初,兒總以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自詡。有一日,我與之分享一段充滿安慰的經節:「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經過試驗之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雅各書1章12節)兒聽完默思良久後,悠悠地說,他一直認為再笨的鴨子,只要順著對的水流游下去,總能找到滿是魚蝦的池塘。但經歷婚姻觸礁的挫折,才恍然大悟,那一條對的河流、滿是魚蝦的池塘,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感謝天父,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馬太福音12章20節)。天父的承諾,成為兒緊緊抓住的救命繩,也為我陰雨的心撐起一把溫暖的傘。

我看過一則記載,說世界首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母親留給他的遺言,其中第一條就是:「要把上帝視為親父親一樣的親,並來敬拜。」因此,我為擁有天上人間兩份父愛而感恩。父親辭世終止了書信往來,留給我一輩子的想念;而天父永垂不朽的愛與叮嚀,給了我永生的盼望,更源源不絕提供給代代子孫,耕耘靈命最飽足的養分。上帝的兒女最是蒙福。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