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彩妝師

簡美姬(台北市)

0
19

7月3日第774期

我是一位彩妝師,負責整體造型,也包括新娘秘書,我擁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工作團隊,也是大學的講師。

我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農村家庭,我的出生對母親來說,是一個不知為何而生且又不願意面對的事實,因為我是五姊妹的老五。後來弟弟誕生了,媽媽總是耳提面命,要我照顧好小我兩歲的弟弟。我知道這是我的責任,也想討好母親,總盼望著母親的憐愛;我盡量表現自己,希望母親能注意到,甚至以我為榮,只不過關愛的眼神似乎很少降臨到我身上。二○○九年冬天,母親臨終前一一給我們姊妹及弟弟一些所謂的手尾錢,卻獨獨把我遺忘了,為此我想不透;其實我在意的不是手尾錢,只是希望母親臨終前能多看我一眼,但這卻成了無法如願的奢求。
生長背景養成我個性較為獨立,凡事力求完美,與人的初識總是較為冷漠。在感情上,我受過一次傷害,痛定後,出現一位愛我多過於我愛他的人;經過一波波的試煉,他感動了我。成為他的妻子,我認為是人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
一切看來還算是美好,但是我並不快樂,常暗自流淚,憶起過往種種,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態度,常常欠缺真誠,加上新聞事件常出現世界各地的災難與無助人們的神情,點點滴滴、慢慢地輸入我的心靈,憂鬱也漸漸地成為我的影子。
我的先生非常疼愛我,會帶我尋求一些命理及宗教幫助我;雖然這些宗教告訴我們要透析人生的過去與未來,但事實上我根本達不到此境界,只會讓自身的憂鬱再疊上一層。信仰密宗過程中,我們有長達十年的時間過著所謂「除魔」的生活;白天正常工作,到了晚上,我們的靈感會驅使著我們的腦波,再搭配手勢與咒語,去執行一般人很難理解的任務。當時我認為這是很正義、很優越的事,甚至以為這就是我的使命,可是我從這些修道人的身上,學習不到平安與喜樂。
就在此時,我剛好跟一位彩妝老師學習,他說:「妳的作品少了『愛』……」這句話很傷人也使我扎心,我告訴自己,我應該還算是個懂愛的人吧!?就這麼一問,讓我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思索著,該如何找到愛?愛的定義是什麼?若在作品中融入我的愛,別人是否看得懂?
這位彩妝老師是虔誠的基督徒,他邀請我到他們的教會,我基於好奇和先生去了兩、三次,後來有姊妹開始關心我;幾次後,先生發現我的臉上開始有了笑容,凡事也充滿感謝,於是便鼓勵我繼續參加教會活動與追求基督信仰。
信主之後,我的思想有很大的轉變,以前的我很容易感傷,現在的我也一樣愛哭,但是是為了別人而哭;教會的姊妹說,那是神賜給我憐憫人的心腸。
有一天,我的學生告訴我她的孩子發燒生病了,我拉著她的手為她禱告時,心中替那孩子難過,也能感同身受為人母的擔心,雖然我自己並沒有小孩。另一位學生考取證照時,我開心地鼓勵她,還與她一同快樂地掉下淚,這是以前的我不可能有的舉動!學生們都打趣的說,好不習慣嚴肅的老師突然變得好親近,其實我自己也在適應這樣的轉變。
以前面對不好伺候的客人,我可能會轉頭就走,但是信了主,神與我同在,祂賜給我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耐心,讓我能體貼客人的心情及立場,盡己所能完成他們的期望,甚至是一般人看起來不可能的任務。好幾次遇到非常緊迫的狀況,總在禱告之後心平氣和的化解,有一次在極短的時間內,拍完多種新娘造型,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只能由衷的感謝主!
面對我的家人,我也選擇感恩及饒恕,我開始關心他們,也為他們禱告,雖然我做得還不夠,但相信神會幫助我,讓我的家族充滿神的愛。
我非常訝異自身的改變,原本快崩潰的我,找到這位真實可依靠的神;原本自怨自艾的我,因著神的教導凡事正面思考,祂是那麼奇妙、那麼慈愛。你也在找尋那真實的平安和喜樂嗎?快來神的懷抱,別再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