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弱中的力量

我是個倔強的人,從小就不喜歡依賴人;我的信念是靠自己,不求人。

0
178

第1435期【擁抱脆弱的自己】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軟弱中的力量
〈信心加油站〉從斷臂盛開的花
〈幸福光點〉因為愛,第一次想要活下去

文圖◎DORIS(香港)

自從接受截肢手術,成為傷殘人士至今,已經過了一年半。這段日子裡,我完成操控柺杖、出入醫院調校義肢,以及練習使用義肢走路、上下樓梯與扶手電梯等課程,大致能適應少了一條腿的生活,但心態卻遠遠跟不上。

2020年,我因右膝關節內有惡性腫瘤,大腿亦發現少許癌細胞,於是動手術更換人工關節及一截大腿骨。術後一年,因人工關節受到感染,又在小腿發現癌細胞,醫生沉痛建議我截肢保命。當時的我彷彿被千噸大石迎頭砸中,之前手術後抱持的盼望、忍耐疲累痛楚進行復健的努力全付東流。換上人工關節已讓我行路緩慢、上下樓梯不便,現在更要截肢,成為真正的傷殘者,實在讓我難以接受。

在愛中學習依賴

我是個倔強的人,從小就不喜歡依賴人;我的信念是靠自己,不求人。我無法接受成為一位傷殘者,因為這會使我沒辦法獨立生存、不求人幫助,成為他人的負累。我埋怨神沒有聽我的祈求,甚至考慮過放棄醫治。然而,若不接受手術,死亡也不見得會立刻來到,還得先忍受不斷升級的痛楚。再者,十九歲失去姊姊時,父親曾抱著我痛哭流涕,當時我在心中決定:此生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和挫折,也不會讓自己比父母更早離世,我不願他們再次承受這樣的傷痛。

接受截肢手術後,我開始鍛練肌肉,等候消腫以安裝義肢,並接受物理治療、學習使用柺杖等,費盡全力適應新的生活。原來少了一條腿,不但走路困難,連坐着也容易失去平衡而跌倒。從一個自傲的人到承認自己是個弱者,從「別麻煩人家」到學習接受別人的善意。我開始意識到四周有很多善良的人樂意包容、幫助我。

我曾接受五次大手術,有人可能會覺得十分不幸,可是仔細想想,每次都被交在專業可靠的人手上。替我看診、動手術的,全都是仁心仁術、技術精湛的好醫師。截肢手術前,執刀醫師更與我一起祈禱交託。護理師不僅在手術前安慰我,手術後更無微不至地悉心照顧;物理治療師則不斷鼓勵我,要從逆境中站起來,他們都是神派來的天使。

其中有位弟兄是物理治療師,還特地打電話提醒我,手術後不要依賴輪椅,要盡可能多活動以避免肌肉萎縮,並維持心肺功能。教會弟兄姊妹為我祈禱、送上詩歌打氣,還傳笑話來逗我、送煲湯來餵我。妹妹負責接送我回診和進行物理治療,還來我家打掃煮食,晚上不放心離去,更寧願睡在沙發。我深切感受到,原來像我這樣不可愛的人,仍有這麼多人愛我。這是我作為一個「強者」時忽略的──我的能力雖減,愛我的人仍然愛我,甚至更加疼惜我。從首次發現罹癌到現在,已活了廿多年仍可吃喝玩樂,怎麼能算是不幸呢?

我不是沒有用的

我是個性急的人,凡事都要求快,很容易不耐煩,現在倒是需要別人的容忍。某次在商場,一位年輕人就極有耐性地推開門,等我用助行器一步一步走過。我漸漸領悟到,要包容人的不足,體諒人的有限。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有限制;年紀越大,限制越多。我少了一條腿,限制自然很大,但不代表我完全無用。

以往我覺得,誠實和擅長與孩子相處是我的恩賜,因此選擇兒童主日學來服事。現在行動不便,想抱著孩子坐在膝上講聖經故事是很難了,但我仍可試著用其他方式事奉。神看世人,不是看他擁有多少,而是願意獻上多少。其實人所擁有的,不都是神所賜的嗎?有什麼好誇多論少呢?

前述那位當物理治療師的弟兄曾對我說:「你既然不是無法可治,就是神仍有用你的地方。」我很羨慕可以在安息禮拜中,用「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4章7節)作結的人。當我返回天家,希望可以無愧地說:「雖然尾段一拐一拐,但當跑的路程,我仍已跑盡了。」願與各位有著不同侷限的人們互相勉勵,走當走的路!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

【母親節徵稿】斜槓媽媽甘苦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