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還有人要,值得

五餅二酒(台北市)

0
5

8月25日第886期

四十年前,國中第三屆,班上仍有將近四分之一的同學無法繼續升上高中,無奈地提早進入社會,在花樣不到的年華即分擔起養家活口的重任。那時,若能考進第一志願高中,很多人會說,入大學之門已經邁進一半。可惜,我雖然辛苦的進入第一志願,並沒能再繼續往大學之門跨越。沒能讀大學的原因其實太多,顛簸多年後,已跨過半百多年,太多的陳年記憶,總會有意無意地選擇遺忘。或許,簡單地說,「一切都是環境來造成」啦!

母親在世時,略知我心中的悔怨,心情好的時候,口氣輕鬆自我安慰著:「當年,至少要能讀個夜間部,有個大學文憑,都好……」心情不好時,橫眉豎眼怒喝道:「給妳讀完高中已經很好命啦!人家隔壁的女兒哪一個不是初中畢業就去上班賺錢……」學歷的不足,確實是生命中的唯一遺憾。經常想年少時代,如果能有大學四年的訓練,相信接觸的人、思考的邏輯會因此迥然不同,更深信能造就全然不一樣的人生。

第一次和我家老爺,也就是當時的「楊伯伯」吃飯,老人家單純應邀接受我的回禮沒有其他遐想。而向來對男人毫無耐心、又自信十足的中年女人如我,能靜下心坐穩不停認真詢問的,就是因為在無意間知道眼前這位伯伯是「在美國讀完農學博士」。

在更久遠的七十年前,日本剛撤退,國民軍隨即進駐的農業時代,台灣人要能上小學識幾個字,可能是家境顯赫,或也可能是祖先有庇蔭,在小村鎮上走路可是有風的,何況楊伯伯還讀完當時的大學;因此,我深信他有過人的智慧,只是他總輕描淡寫敘說:「沒有錢,只能用比別人多一點的時間,換取往後的財富……」當他的大學同學都進入鐵飯碗公家機關時,他卻選擇再多讀幾年書前往美國,陸續完成碩士與博士學位。果然學成歸國後,薪水就三級跳,幾乎與當年的行政院長一樣了。

我急急切切詢問好多次:「是誰或是哪件事情,讓你會有那樣遠渡重洋的勇氣與智慧呢?」他還是慢條斯理回答:「人要會想呀,要計畫呀!」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忽然茅舍頓開、豁然理解,聖經箴言9章10節:「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信主超過六十個年頭的他,肯定是上帝在帶領。

外商公司與他簽了合約,前往美國讀完碩士後必須歸位。幾年後,他猶覺得不足,又申請繼續攻讀博士,再任職直到退休。接著又接受一家知名農藥工廠邀約,擔任公司業務顧問直到七十好幾。

老爺和我結婚後,短暫時間在我的小公司幫忙。真不要命的!大才來當小弟,好幾次從背後望著他呆立影印機前,不知所措的模樣,真是天見猶憐。原來,一直以來都有祕書全權幫他處理雜務的博士,根本不知道傳真機、影印機要如何操作。最不捨的是,對只認識「農藥」的他,明顯地完全提不起我愛不釋手的絨毛玩具等等產品半點興趣。感謝主,神看見人們的難處,很快地,英日語流利的他,又被一家國際級大貿易商延攬,負責日本業務半天,慢慢地再轉換成全職,一直到現在八十已過。

老了,還能被需要,是多麼值得的好事。歷經多年直到今日的年歲,時刻不忘提醒自己,在人生旅途中要永不停止的學習,在社會上、人群中,做個「有人要」的人。只是,神帶領的路,幾時會到無人能測,當神將對的人、好的事帶到自己面前時,是否已經蓄勢待發準備好掌握住,那才經典。

而我,自己書讀得不夠,當不了博士,雖然有那麼些許懊悔;感謝上帝帶領,不如就當個博士夫人,一樣能充分滿足虛榮、增添了驕傲,還暗自竊喜── 老了,還有人要。

其實,我知道,因為我值得。感謝神,祢讓我變得值得。

【幸福練習】老了還能被需要,是多麼幸福的事;請時時學習,創造愛與被愛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