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受苦的她

她在疼痛和心情低落時,總是喊著:「耶穌,祢怎麼不救我?為什麼不帶我走?」

0
182
(相片提供/Pixabay)

第1392期【心心相印的牽絆】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陪伴受苦的她
〈信心加油站〉真實的愛
〈幸福光點〉我的200分母親

◎杜怡蘋(台南市)

還記得曾在大學團契的聚會中,聽契友討論「苦難」的神學議題。當時的我不能明白,為何要對負面的情況或觀點如此熱衷,信仰不是應該隨時表述正向積極的面向,才能吸引人來認識神嗎?直到如今,因著生命的經歷才稍稍明白,苦難是常態,如何在困境中持守信仰,似乎是基督徒在今世活出見證的必經過程。

困境,突如其來

一年前,媽媽被發現罹患「膠質母細胞瘤」,這是一種原發性的腦部惡性腫瘤。患者確診後,平均壽命為一年半,至今尚無能夠治癒的藥物,頂多只能抑制腫瘤生長。發病的初期,僅是感到左手與左腳無力,對生活並沒有太大的影響。然而,斷層掃描的結果出爐,連醫生都沒有什麼明確的把握。嘗試開刀清除癌細胞之後,她的左半邊卻完全失去知覺。

起初,媽媽非常沒辦法接受,需要家人不斷地安撫情緒。復健過程的緩慢進步,也使她備感挫折。好不容易捱過數個月的努力,慢慢適應僅靠右半邊身軀活動的生活,卻又在某天醒來時發現,連起床和站立的能力都完全喪失。如此劇變不僅是媽媽難以接受,全家也都亂了手腳,對信仰的美好期待和想像更一一瓦解。

「是我們做了什麼得罪神嗎?」

「教會服事不夠盡心盡力嗎?」

「難道神不愛我們家嗎?」

「神確實存在嗎?為什麼不回應我們的禱告?」

各種聲音此起彼落,出現在我們家人之間的對談。我也發現,即便是同一個信仰,彼此對上帝的認識卻很不一樣。也許在困境裡,人對信仰的認知和意圖,才會更加顯明。

自從媽媽開始臥床,我就辭了工作,全心照顧她和爸爸的生活起居。很多人同情我的決定,並且熱心地提供意見。雖然我也存著許多未知的惶恐,內心卻知道自己過去總是為所欲為,其實大部分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盲目地追隨什麼。無論職涯規劃或教會裡的服事,都鮮少有時間關注家人的需要,甚至他們靈命上的問題。直到這個困境臨到,我才願意認真停下來檢視,也察覺自己的匱乏。

記得以前媽媽是個獨立的全職家庭主婦,主掌家裡的大小事情,因此過去的我可以了無牽掛地做任何想做的事,甚至反過來質疑她的信仰。在媽媽生病的過程中,看見她在疼痛和心情低落時,總是喊著:「耶穌,祢怎麼不救我?為什麼不帶我走?」某次聊天,我問她:「妳還相信有神嗎?」媽媽沒有絲毫猶豫地回應我:「相信,除了相信,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我了。」

她的語氣雖然無奈,對於神存在的堅信,卻是毫無疑問。儘管對神有許多不理解,她和爸爸依然願意不間斷地為自己和家人禱告。這顛覆了我過去對他們信仰生命的印象,也使我們一家人多了些機會,一起讀經靈修、尋找真理。若是沒有風暴來襲,也不會促使我們看見同行的可貴和可能。

照顧者的祈禱

當我成為照顧者之後,體驗了媽媽過去在家裡的角色,才發現需要大量地犧牲和容忍。除了犧牲時間、心力照應,還要隱藏內心的情緒,以穩定家裡的和諧。特別當我面對病人和其他照顧者,又更需要正面積極的態度與之共處,協調彼此之間因為久病累積下來的情緒衝突。

有幾次到達臨界點,自己快要失控的時候,內心總有強烈的感受要我離開現場。每當躲起來在禱告中一吐不快,甚至向上帝埋怨時,神總是讓我體會到祂的聆聽,也在禱告後立刻被理解和被安慰。即便環境沒有獲得改善,卻有重新獲得的力量可以繼續往前。這也是過去跟隨主的路程裡,較為缺乏的。身邊的朋友亦曾關心過:「你怎麼堅持得下去?」我得說,是神透過各種我能理解的方式,幫助我撐下去的。

直到如今,我們仍在等待奇蹟的發生,但比起病得痊癒,更期待上帝在我們家顯明祂自己,使我們得以看見,並且更願意緊緊跟隨祂。往後的日子也許會越加艱鉅、變化多端,相信上帝會幫助我們,在這個困境裡活出屬於祂子民的見證。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