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飛

如鴿從小就被診斷出自閉症,在陪伴他的過程中,我漸漸體會到什麼是上帝的祝福……

0
150

第1436期【有愛無礙】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伴飛
〈信心加油站〉神的恩典夠我用

文圖◎黃以諾(台中市)

如鴿排行老三,卻是我們信主後第一個誕生的孩子。當時媽媽還做了異夢,夢見一隻肥美的白鴿降落在手上。查找聖經以後,我們找到「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馬太福音3章16節)這段經文,因此將孩子命名為「如鴿」。高齡45歲再度得子,使我深信,這是上帝給我們家的祝福。

但如鴿很早就被診斷出自閉症,多虧媽媽的細膩與敏銳,才七、八個月大,就發現如鴿的眼睛不看人,也不會發出「ㄅㄚ、ㄇㄚ」的聲音。鑑定結果出爐,如鴿有智力、語言與社交發展遲緩,因此領到一張身心障礙證明。得此噩耗,我們沒有時間沮喪,趕快找資訊、排早療,尋求可能的協助,準備進入陌生的特兒領域,學習當個特兒家長。

袋鼠爸爸

帶幼兒辛苦,帶自閉的幼兒更辛苦,帶「指定要我」的自閉幼兒尤其辛苦。如鴿是個特別的孩子,都說親餵母乳的孩子跟媽媽比較親,但如鴿卻愛我勝過媽媽,只要我在,連媽媽都要退位。如鴿幼兒時有睡眠問題,每晚我都必須讓他坐在安全座椅,帶著他開車「夜遊」,短則半小時,長則兩小時,待他睡著後小心翼翼地抱上床,才輪得到我睡覺。

如鴿的固執是另一個麻煩,曾經他愛上電扶梯,甚至我可以牽著他在兩個樓層間上上下下長達一個小時,逼得那陣子逛賣場,我們都得選擇電梯直達,以免如鴿又黏在電扶梯上無限迴圈。如鴿對我有嚴重的分離焦慮,平時連去住家附近的7-11買個東西,我都得帶著他來回。有一次我想速去速回而悄悄出門,幾分鐘後回到家門口,屋裡已經傳來如鴿驚天動地的嚎哭聲,而我,是他唯一的情緒安定劑……。

我成了袋鼠爸爸,這份愛,嚴重剝奪了我的時間,耗損我的心力。但日後我才明白,這份愛對我的意義有多重大。

超長的童真保鮮期

照顧自閉兒,光靠一人是很吃力的,所幸現在有較好的社福資源,讓如鴿在特教、早療上得到不少協助。如鴿的生活自理能力、常規訓練等,都有特教老師的付出與貢獻,我深深感念。

只是我們也是陽奉陰違的家長。起初早療課程結束,回家後我們會乖乖帶著如鴿「寫作業」,但年紀小又有語言障礙的孩子哪裡懂得這是為他好?每次的操作練習幾乎就是一場戰爭,不是孩子情緒爆掉就是我爆掉。媽媽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因此降低了作業標準:只要有練習就好,不要賠上情緒失控的代價。這個私下的決定,讓如鴿的學習成效落後於同時進行早療的孩子,但我們也贏回一個快樂的小孩。

放鬆,並不代表放任。我們之後來到「榮中寶貝班」,那是一個接納特殊兒童及其照顧者的大家庭。在這裡,家長們的互諒互助,同工、輔導對特兒真心陪伴,印證了我們對如鴿做對了什麼。如鴿雖然在學習上曾經落後,但他沒有出現「認真學習」的後遺症:自我傷害行為,因為我們察覺,特兒不能整天都在反覆操作的學習情境裡,沒有時間放鬆。於是我們把「學習」交給專業,回家以後,我們就只扮演父母的角色,用愛陪伴孩子。

我們投入了更多心力去愛如鴿,特別是自閉兒最棘手的情緒問題,我們有意識地優先承接、處理,縱使放下手邊的工作也在所不惜。在看似溺愛的表象下,我們其實在傳遞一個認知:父母愛你,我們永遠都在,你可以信任我們。是這樣的安全感,改善了如鴿的社交障礙,從原本只願意給我抱,進步到在寶貝班裡誰都可以碰他、甚至擁抱他。如鴿現在已經小學三年級,仍一如既往地天真、快樂,他超長的童真保鮮期,成了我家最珍貴、最被守護的資產。

在學習上,我們觀察到如鴿有自學的能力,透過YouTube Kids的影片,他竟學會了英文字母、拼音、數字、甚至加減乘除等知識。有時他說出口音漂亮的英文單字時,彷彿沒有語言障礙,讓我不禁讚嘆上帝奇妙的創造。只是我們也不逼他,因為知道如鴿是「因為快樂,所以才學會這些」,而不是「因為學會這些,所以才快樂」。

特兒是上帝的祝福

如鴿對我專擅且霸道的愛,是神給我的啟示與恩典。如鴿三歲時,我曾與他近距離約10公分的對視,從他澄澈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像。這種把自己全然交託、全然信任的眼神,竟讓我無法承受,只能避開。當下我醒悟:這正是神要我看祂的眼神,同時我也理解,我想回報這份愛、為如鴿付出一切的心情,也是神看待世人的心情。

我深深體認,特殊兒童是上帝的祝福,儘管我不知道孩子的未來會如何,但我相信神掌管一切。而我將善盡管家職分,以愛陪伴如鴿展翅飛翔。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

【母親節徵稿】斜槓媽媽甘苦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