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的至好朋友

那陣歌聲並沒有受到獄卒喝止,反而一段接著一段地唱下去……

0
193
(相片提供/Pixabay)

第1440期【盼望,無所不在】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原來神早有預備
〈信心加油站〉阮的至好朋友

◎劉曜境(台北市)

新年的第一個主日後,我和出身中部望族的C君,相約在他母校法學院的屋簷走廊下聊天。與其說聊天,不如說是他講、我聽。年輕時,他曾經被關在軍監黑牢裡的故事。

1960年代,C君沒有考取律師,遂應聘至家鄉的一所中學任教。與此同時,他成家立業,與同事結婚,育有一對可愛的兒女。

課堂中,他熱心介紹一些啟蒙年輕人的書籍給學生,因為反應熱烈,還在自己的宿舍組了一個讀書會,鼓勵他們求知上進。師母更是自掏腰包,備妥便當和點心。

好景不常,因為同事的密報檢舉,在一個寒雨冷冽的清晨,情治單位的人破門而入,將C君押上車,直送台北軍事看守所。

話說到此,他突然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那個績效卓越的情治單位,從他的宿舍中搜出一大堆他從沒見過的組織名冊,還有二十多本不知從何而來的簡體字書籍。

那些他頭一回見到的文本資料,居然全要栽贓到他的頭上。可熬不過被打到糞尿失禁的情況下,只好全部承認,那些都是他一時的犯錯迷惘。

囹圄中的詩歌聲

新科叛亂犯C君,在景美看守所和軍事監獄之間,擺盪了八年。他寫信給太太,要求她去訴請離婚。在台灣,連虐待貓狗都會觸法的今天,我們實在不忍心,也難以想像當時那個充滿政治黑牢的年代。

C君說,他一度很想去死,也常常一覺醒來就悲嘆這將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天。然而,在一個放風結束、回到囚房的黃昏,他茫然地坐在牆角,聽到有人用高吭的聲音在唱歌。他心想,又是一個被關到意志崩潰的人。不過那陣歌聲並沒有受到獄卒喝止,反而一段接著一段地唱下去。

「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擔當罪過及煩惱,真正咱有大大福氣,萬事攏通對祂討……。」

當時C君不認識耶穌,但這首詩歌觸動了他的好奇心。歌聲乍停,他忍不住拍手,那位只聞歌聲,不見其人的獄友,咳了兩聲,清一清喉嚨,又再度唱了起來。

「朋友若有看輕厭賤,通將這事來祈禱,主會用手遮截、保護,心通安然免煩惱……。」

C君當下為之鼻酸,並且流下眼淚。他說,在那一瞬間,他忘記了自己身陷囹圄的困境,在突如其來的畏寒冷顫後,竟感受到滾滾暖流貫穿全身。當時的他被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平安給覆罩,在短短幾天的「空中交會」裡,他只要拍手,那歌聲就會從牢房對面悠悠地傳過來。

然而,他一直沒機會見到那位唱詩歌的人,只聽說同一時期,有不少信耶穌的人也被逮捕入獄。黑牢裡人來人往,根本沒有機會探聽唱詩歌的人是誰。

C君說,這首詩歌「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把他從瀕死的幽谷拯救了回來。一反以往的悲觀消極,他開始殷切地給他秀麗的妻子寫信,跟她道歉,要她堅強、要她等待、要她與他同心共度難關。

更重要的是,他請妻子寄一本聖經過來,並且立志好好研究,為什麼有人在那個冤屈無從申訴的絕望裡,還能張口大聲讚美上帝?

啜了口咖啡,C君眼睛發亮地說,耶穌根本也是一個用生命對抗封建不義國家體制的叛亂分子。他將之投射到自己當年的往事,面對極權又沒有安全感的國家機器——監獄,對有良知自覺的知識分子而言,應該是個適得其所的命定。

無名的福音使者

C君出獄後,感謝主還給他一個完整、祝福滿滿的家。他走進一間附近的小教會,告訴教會的牧師,他早就信靠耶穌,但請求為他補上一個受洗禮。在受洗見證裡,他感謝上帝將救恩的福音,透過那位很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相識的基督徒,一字一句地深植在他的心底。他大聲宣告,自己也要成為那樣的人。

現在的他,已經是80多歲的年紀,每天都步行到離家不到900公尺的母會服事。當然,沒有人敢派事工給他,於是他就在教會裡,這邊喬喬,那邊看看。與神交通這件事,C君很有心得。他告訴我,以前在黑牢裡,他花很多時間追尋神、享受神。遭遇波折不順,也沒在客氣地質疑神、控訴神,甚至否定神。

如今人生淒風苦雨地繞了一大圈,竟然能夠不斷地數算神賜給他的奇異恩典。他說,自己向主祈求,不管還能在世上活幾年,只要快樂、有尊嚴地活著,就會用全部力氣,為主作見證。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