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就沒有癮

林鴻松(南投市)

0
2

3月16日第915期

我從小不學好,不斷讓家人擔心受怕。曾經有很好的工作,卻因喝酒鬧事而無法再繼續;我也常告訴自己要改,下次絕不再喝了,但軟弱的心總會找藉口說這是別人的錯,很快地又繼續沉淪。信了耶穌之後我才明白,我這樣的行為真是像聖經上說的「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

當兵時認識販毒的朋友,從此三十年就在毒品、酒精和監獄中度過。我用過安非他命、注射過海洛英和嗎啡,沒錢時就吸強力膠;曾經被強制送到療養院和精神病患一起勒戒,但都沒有用。沒強力膠就喝酒,酒跟毒一樣可怕,我喝到肝硬化,黃疸指數高達19(正常應小於1),進出醫院好多次,也因酗酒及生活作息不正常,晚上要靠大量的安眠藥才能入睡,就此陷入惡性循環裡。家人飽受其害,特別是我的太太及雙親;太太除了照顧四個孩子,還要忍受我酒後言語暴力以及與別人鬥毆,得經常把血淋淋或醉醺醺的我接回家。

入監服刑時,有人來傳福音,妹妹教會的弟兄姊妹也曾到獄中探望我,還有一位罹患乳癌的姊妹多次寫信鼓勵我,在在使我想重新來過。但出獄不過兩、三個月,我又故態復萌,直到酗酒變成肝硬化後,深感肉體的痛苦。妹妹告訴我,有一個基督教福音戒毒戒酒的機構「苗栗恩福會」可以幫助我,我知道如果不去,只有死路一條。

到了那裡,真是痛苦不堪,戒斷期間有十天沒有睡覺,恩福會的弟兄一對一日夜陪著我,後來睡眠狀況改善了,但肝硬化合併感染,讓我渾身不舒服。有一天下大雨,我發瘋似地吵著要回家,太太只好開車來接我去醫院,那時,罹患腸癌、膀胱癌的亮哥,脫下褲子讓我看他的傷口以及他的便袋與尿袋,要我愛惜生命;臨走時,還為我們路上的平安禱告,那時我心裡很感動,心想,恩福會供吃供住又不收費,這些人和我非親非故,為何能如此對待我?直到信了耶穌後,才明白那就是上帝的愛。

有一次,太太寄給我的褲子口袋裡有五十元,我就去雜貨店買了一包香菸,抽完後當天說不出話來,也認不得自己寫的字。亮哥問我:「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討神喜悅的事?」他說,這就是聖靈的管教;上帝愛的,祂必管教。

不久,弟弟突然因心肌梗塞過世,我覺得躺在棺材裡的人應該是我,不是弟弟!那時身體狀況差,加上待在家裡也不能做什麼,心情煩躁之下又去喝酒。太太公司附近的鄰居剛好是基督徒,好幾次邀我去教會,因我也答應亮哥要去教會,於是就跟著太太到教會,也加入弟兄小組。他們非常有愛心,常常鼓勵我、勸勉我、到家裡探望我,讓我感受到什麼是愛,也幫助我脫離酒精的綑綁。有次聚會時,牧師為我禱告,我不知為何一直哭;牧師講到天父的愛時,我想起父親肺癌住院時我還在吸毒的那一幕……。我哭得像個女人,回家後跟太太說:「太丟臉了!教會都是女生,我一個男人哭得像女的一樣,真難看,不去教會了!」但在太太及弟兄姊妹的鼓勵下,我仍繼續聚會,後來也受洗了。

信主後因心裡有喜樂平安,也漸漸恢復和家人的關係,特別是小女兒,以前她不跟我講話,有一天她說:「爸爸我可以抱你嗎?」抱完後,我自己跑到外面偷偷掉眼淚。小兒子以前常說:「爸爸喝酒臭臭。」現在變得很喜歡和我在一起。母親手痛時,我會幫她推拿,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感謝家人對我不離不棄,以及眾多弟兄姊妹的愛心關懷,讓我能活到現在,讓我能悔改認識上帝,和家人享受美好的關係。

進出醫院多次,有些身體狀況比我還好的朋友,住院幾天就再見了;有人不相信我如今還活得好好的,雖然黃疸指數仍高,但睡眠狀況很好,不用靠藥物就可入睡;也能幫忙做一些不費力的工作,以前凝血功能差,提肥料去施肥,回來整隻手瘀青腫脹得像豬頭皮一樣,現在凝血功能正常,不再瘀血了。

感謝上帝愛我、管教我,也留我活命,讓我今天可以公開做見證。以前我是道上混的兄弟,現在是神家裡的弟兄;以前要靠自己戒掉酒癮很難,唯有靠著上帝才能使不可能成為可能。有時覺得自己被上帝及教會的牧師、弟兄姊妹愛到不好意思,因為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大罪人,一次又一次軟弱跌倒,也一次又一次受到大家的扶持與鼓勵;或許未來我仍會軟弱,但在這個愛的教會、愛我的家人扶持下,我會一天比一天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