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血緣的愛

杜欣蘭(屏東市)

0
2

1月25日第960期

猶記得,與外子交往期間,身旁的親朋好友總用稱羨的口吻說:「妳能結識這樣的對象與家庭,真是好福氣!」讚譽多數圍繞在外子的品性、職業以及他的家庭經濟條件。怎知,婚後與婆家共處的壓力,使我日日惶恐不安。

公公原生家庭在中國山東省,家中排行長子,兒時家境不錯。由於當年政局動盪不安,遂跟著軍隊輾轉逃來台灣,從此落地生根。公公十幾歲時,當時生活環境極其艱困,從軍至少能糊口飯吃;為了生存,於是他毅然決然投入軍旅,並憑著一身傲骨不服輸的性格,最終以中校退役。這是他最引以為傲的故事。因這緣故,外子家庭也樹立了「向公公請安」的家庭倫理,以示對長者的尊崇與敬意。

婆家在過年時有祭祖的習俗,我結婚時適逢除夕前夕,必須入境隨俗與婆家一同祭祖的擔憂也隨之而來;因我信耶穌,過去並不需要接觸這類的事。大年初一,我擔心的事果然發生,在堅持基督信仰與順應祭祖的掙扎抉擇中,不知何來的勇氣,我選擇了前者,並坦然告知我不祭祖之緣由。當時公公面色凝重,但也沒有強迫我。

初二回娘家,公公登門拜訪,始料不及,他居然提起我拒絕祭祖之事而造成娘家的困擾,因此也埋下了我對公公憤憤不平的種子。

往後共處的生活,因公公主觀意識強,支配慾重,要求嚴厲,要家人事事絕對服從,讓我備感壓力。面對每日的不安與恐懼,窒息感日漸加重,促使我萌生離開夫家的念頭。

藉故回娘家居住以為可以相安無事,孰料事與願違,與婆家的關係只有每下愈況。心想,若在婆家,我過著的是如同沒有信仰的生活,回到娘家卻又過著基督徒的生活,這種極大反差的景況不斷衝擊著我,心中罪咎之感也日日加增。然而,因著上帝的眷顧與幫助,使我正視自己與婆家的關係。於是,我開始為「能與婆家關係改善」來禱告,求神教導我明白何謂「祂的愛」,使我能突破「血緣」來愛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一次例行的向公公請安結束後,驚覺自己竟然在最不耐煩的請安上,能有平靜安穩的心情聆聽公公千篇一律的「述說當年勇」。神奇妙翻轉的作為由此開始;祂撫平了我心底對公公的憤憤不平,也修補了我與婆家不完美的關係。

於此同時,神也建立我與小姑情同姊妹、無話不談的情感。每每聽著小姑傾訴身心靈承受巨大的壓力時,我感同身受;小姑因著對父親真誠的孝心,將最青春的年華花在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和處理家務上,如此的付出卻感受不到父親愛與肯定的回應,導致自我價值紊亂和內心絕望。神感動我,要我將福音傳給她。

我為小姑禱告,抓住機會與她分享福音,也鼓勵她進入教會。雖然過程漫長且諸多挑戰,偶有放棄的念頭,但神總適時幫助我能夠持續下去,直到小姑進入教會並在去年復活節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感謝神試煉我的生命,引導我經歷、明白何謂「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4章18節)「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篇126篇5節)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