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的心願

口述/洪玲 撰文/吳秀蘭

0
1

2月1日第961期

廿八歲時到台北懷寧街浸信會參加英文查經班,慢慢認識基督教信仰,神的話帶給我很大的平安,便決定接受耶穌做我生命的救主。

穩定參加教會聚會後,心中最羨慕嚮往的莫過於能找到一個基督徒結婚,將來一家人手牽手一起上教堂;想像著那是一幅多麼幸福的畫面!記得有一次,牧師邀我們去他家裡用餐,看他們飯前祈禱感恩,並且讓小朋友輪流抽一張金句卡唸經文,一幅和樂融融的景象,更讓我心生憧憬,將來一定要建立一個基督化的家庭。

眼見到了適婚年齡,親友難免關心詢問,造成我很大的壓力。熱心的姑媽想為我介紹中部一位做裝潢的男生,我以信仰不同而婉拒。這樣又拖了幾年,到了拉警報的年限,父母親都很著急,怕我嫁不出去,姑媽再次舊事重提,還是同一位對象,我只好去相親。心想,短時間要遇到合適的基督徒男性實在太困難,而我也知道我怕孤單,不適合過單身生活,於是向神討價還價,禱告說:「若這對象不反對或攔阻我的信仰,我是否定下來後,再慢慢帶領他信主?」

交往期間,有次以電話聊天,我聽出他心中的憂慮,他悶悶地說:「我現在住的房子還有貸款,每個月要繳很多錢……。我家是拜拜的,而且家中有牌位,不知道以後妳會不會覺得不適應?」我安慰他說:「貸款不是問題,只要不是賭博欠債,貸款總是可以慢慢還清。至於拜拜問題,以後再與你家人慢慢溝通。」他釋懷之後,就比較自在地與我交往,而我也深信,找對象不是看衣冠楚楚的外表就以為是正人君子,重要的是內在的善良、正直和負責任等美好品格。

結婚後,祭祖拜拜的問題只發生在結婚那天,因為需要向祖先牌位叩頭。當時我拿了香,但心中默禱:「上帝啊!你知道我的心,我絕對不是敬拜任何神明,我只是隨俗記念祖先,若有得罪神的,請你原諒。」之後家族的祭祖問題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困擾。

不久,小叔因心肌梗塞而猝死,過世之後牌位就放在家裡,讓我很害怕,頓時覺得家裡陰森森的,便央求先生趕緊帶我去教會。我們在住家附近找到一間浸信會,就開始聚會。說巧不巧,當時先生正幫人做裝潢,屋主太太恰巧是那間教會的執事,工程完畢後,她邀請先生一起參加家庭感恩禮拜,順便認識教會的弟兄姊妹,因此先生對教會印象很不錯,覺得大家都熱忱接待人。逐漸熟悉教會後,先生覺得基督教很務實簡單,不像民間信仰排場繁瑣,唸經、供俸、擺香案等,像在「燒錢」很浪費。

此外,我固定與一位姊妹每天用教會印製的婚姻手冊同心為我們的丈夫禱告(那位姊妹的先生在中國工作)。我們相信,唯有將另一半交在神的手中才是最穩妥的,唯有神能保守他們的心懷意念。禱告詞有一段是:「神哪,我的先生是你賞賜給我最好的禮物,藉著他要顯示你對我的愛。」我們常一起如此宣告、彼此鼓勵。

隨著兩個孩子出生,生活更形忙碌;我白天在幼稚園教小朋友,下班後忙家事,體貼的先生都會盡量幫忙,讓我覺得很貼心。孩子漸長,便開始上教會主日學,每個星期日先生不但會送我們去教會,也會留下來聽講道,因他覺得牧師講的道都有獨到之處,很有啟發性和警世的作用。雖然先生目前尚未受洗,但他也會用他的方法向人傳講耶穌,我相信他成為神家的一分子是指日可待的事。

看哪!守約、施慈愛的神成全了我婚前的心願,為我建立了一個基督化家庭,現在我們一家四口和樂融融上教堂,真的就像我婚前所企盼的!感謝神,祂在婚姻路上看顧我,更因祂的教導與帶領,讓我們全家人享受到祂豐盛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