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話再也沒機會多說

qrebecca(高雄鳳山)

0
1

2月15日第963期

一月初外出參加訓練活動時,在Line上看到信徒住院需要代禱的消息,隔日開完會,就前往加護病房探視。病床上的弟兄身上蓋著薄被,口鼻插著呼吸器和鼻胃管,雙手也插滿注射管線,儀器指數顯示他的脈搏急促且不穩定,血壓只有五、六十,依然處於昏迷狀態。平常看起來強壯的五十幾歲男人,在工作的一瞬間說倒就倒,然後昏迷不醒,突如其來的處境,讓家人難以接受。

這位弟兄生性善良靦腆,做事勤勞認真,因此工作邀約不斷。由於不善於拒絕別人,以致過勞,那天在工作時突然身體不適,緊急送醫後已因顱內動脈破裂出血而昏迷,插管後仍因脈搏跳動快速不穩定,血壓又偏低而無法開刀。

弟兄住院第四天的清晨五時許,我的手機突然作響,視窗顯示陌生的號碼,電話另一端卻是熟悉的聲音。原來他的小女兒慌忙來電,因為醫院通知家人到醫院作最後拔管或帶回家的決定。小女兒難過的哽咽聲,聽起來令人心酸。

清晨的加護病房安安靜靜的,他的妻子傷痛欲絕,暗暗啜泣;隨後而來的姊姊哭得呼天搶地。妻子牽著昏迷的丈夫的手,淚眼婆娑地喃喃說著話,她說結婚二十幾年來,不管走到哪兒都有丈夫陪伴,若丈夫沒有陪伴,她就哪裡也去不成,因為她完全不知道路……。她哽咽著說,出事那一天,她還叮嚀丈夫不要工作得太勞累,結果丈夫卻來不及跟家人說任何話,就這樣昏倒了。

我們陪著家屬在醫院守了一、兩個小時,妻子最後終於接受病危通知與簽了放棄急救切結書。醫生說病人仍有一些生命跡象,但是脈搏還是快速不穩定,所以暫時不宜搬動,等生命跡象確實下降就能移動回家,不然怕會回不到家就斷氣。

清早就趕來見兒子的老母親態度非常沉著,勸大家要堅強,一群人在應該安靜的加護病房哭鬧不是辦法。

我們載老母親回家的途中,她說她的丈夫幾年前因病安息,當初丈夫離開時,她雖然不捨,卻告訴自己一定要很堅強,要放手,上帝才能接他的靈魂回天家。老母親的堅強是從信仰磨練而來,這位八十二歲的老姊妹雖然希望兒子能復原,但也不捨兒子身體受苦,她說:「還是要堅強,才能讓兒子平安回天家。」

我們回家一個多小時後,接到小女兒的電話,她的父親已經安詳地息了世上的勞苦,再也不用承擔人間的悲傷與痛苦了。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人生多麼地短暫,當下的每一刻都要珍惜,應該陪家人,就不要一昧往外應酬;應當拒絕別人,就要勇敢說不。生命的主權在於上帝,應當放手時,就要放心交託,這話雖然說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但還是要勇敢面對。我想起八十歲的二舅,若能像他那樣信仰堅定,或許就能面對所有的失落。

二舅去年在預定慶祝八十大壽的前幾天喪失了愛女,原本應該歡喜慶祝大壽的感恩禮拜卻成為愛女的追思告別會。前幾天我去探望他,他坐在客廳慣坐的書桌前,指著旁邊一道門,回想自己的愛女這一生跟他老人家說的最後一段話,他說:「那一天,阿瓊要去趕飛機,她站在那個門口問我說:『爸,等我這一趟從中國宣教回來,就搬回家跟您們一起住好不好?』我看她經常四處奔波,就開心的跟她說:『好啊!當然好啊!』誰知道,她到中國宣教,竟死在中國!現在她不用那麼辛苦了,她哪裡也不必去了,她已經跟我們住在一起,再也不會離開了……」二舅雖然不捨再也見不到愛女,但卻深信有一天終會在天堂相見。

一月初,我們送走一位癌末病逝的老姊妹,最後一次去探望她時,她微笑著對我說:「我的身體現在非常疼痛不舒服,但是我深知天堂是個美好的地方,所以我一直禱告上帝,求祂讓我趕快脫離病痛,我很感謝上帝,渴望快快回到上帝的天堂樂園……」

生有時,死有時;說話有時,不說話有時;追逐有時,停止有時;你的人生都在追逐些什麼?珍惜當下,適時放手,彼此珍重,因為有時,話再也沒機會多說。

【幸福練習】重整生命的輕重緩急;在即將到來的假期裡,專心的、用心的與家人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