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的牽手

敏羅(屏東萬丹)

0
1

2月15日第963期

常在《耕心》看到許多見證,總覺得如果自己也有見證可以寫該多好,後來發現這些見證都是點滴血淚所累積,是荊棘路上的過程。

母親因大腸癌離開我們,從發現到離世短短三年,這期間爸爸用盡心力,依然抵擋不了這些變化與結果。媽媽於二○一三年十一月中旬入院,隔天於醫院受洗成為基督徒,十二月三日病逝,歸回主懷。去年十一月,我們在大姊家舉行追思禮拜後,爸爸徹夜未眠寫下想對媽媽說的話。

我們家是萬丹鄉下的在地家族,不是什麼富商巨賈,只是務農世家;也因為是敦厚的庄腳務農人,所以家人的感情總是隱匿的,爸爸要寫出這樣的文字實在不容易。雖然他現在還沒有真正的受洗歸主,但相信他非常渴望和媽媽在天家相見的那一刻;而我也確信,信靠上帝的人,走在人生最後的一哩路,依然有盼望。

以下是爸爸所寫「我的牽手」。

***********

綿仔:

記得妳生病以後,有一天妳突然對我說,妳的眼淚已經流乾了,我聽了非常難過,「嘸甘」讓妳受苦,也許我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責任保護妳,真是抱歉。在妳生病三年中,我也希望有貴人相助,有奇蹟出現治癒妳的病,但還是無法挽回,我們都失望了,這是我一生的痛啊!

在妳住院的廿一天當中,我為了讓妳靜心養病治療,所以租了「頭等病房」,空間較大,我們家人能天天陪妳共餐、互相關懷,這是我最感安慰的安排,可是妳說不必太浪費,這時妳還處處為我們著想,實在太感動了。而且很感謝常有教會的人前來禱告、唱詩歌,感覺好溫暖。

我能與妳結為夫妻,是我三生有幸,太幸福了!因為妳確實是一位賢妻良母,是勤儉持家又刻苦耐勞的女性,所以我很尊重妳、疼惜妳,就如二妹秀蘭對我說,妳曾說過,我們相處這麼久,我從來沒罵過妳。我回憶過去,我們夫妻相處四十五年之久,我確實從未因妳的過失而罵過妳。雖然偶有處事不同調或生活瑣事等,我都會尊重妳的做法,沒有爭執過,這是事實,因為妳太辛苦了,所以說我從來沒罵過妳是真的。

我現在雖然獨居,只有一個人住,但這房子是我們「老的古厝」,我要好好守護它,直到我向妳承諾過,將來我們還是會住在一起為止,所以我不會感到寂寞的,因我覺得身旁有妳的影子在陪伴著我、鼓勵著我,也許自然就會習慣吧!

以前我們共同耕耘大圳的田地,因為現在沒有妳的幫忙,水菜類的菜我沒有種了,僅種一些果樹及長莖之類的瓜果而已,但是水菜類就改種在網室內,澆水較方便,這樣也會較有時間到宗祠內修剪花草、整理環境,並到四周繞視看看妳、追思妳。請妳放心,我很好,不會太累的。

妳留下這些孝順懂事的五個子女以及媳婦、女婿、孫子女,都會回來看我,且共同聚餐,並會回憶起以前妳煮菜的手藝,大家都非常懷念,尤其是炒米粉、古早味湯飯……。現在為了衛生不外食,我天天自己煮,我會依以前從妳那邊學習到的燒菜技術,加上我從電視、刊物看到的,再加自己的想法炒一些小菜,大家吃了都很高興呢,雖然菜色沒什麼特殊、美味,但妳知道嗎?每一道菜我加了多少「愛心」在裡面,也許他們都感受到吧!

十一月廿三日,我們全家人都到高雄素卿家裡為妳舉辦一場追思感恩會,每個人均為妳獻上一篇對妳生前的懷念錄誌,我看了內容實在忍不住紅了眼眶。時間過得真快,妳上天堂已一年多,因為信救了妳,請平平安安地回去吧!天堂是滿滿的幸福呢!因妳的災病痊癒了,放心吧!

夜已深,千言萬語訴不盡……主賜平安。

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