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與英雄

鄭劍(美國加州)

0
39

2月22日&3月1日第964&965期

有天下班回家,老婆興沖沖跑來說:「老公,你看見屋外的蜂巢了嗎?就在我們家的屋簷下,幾隻蜜蜂造了一個好可愛的蜂巢呢!」我趕緊跑去一探究竟,果然看見一個蜂巢,好幾隻蜜蜂正忙著打造他們的新窩,看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此時兩個小鬼也從屋裡跑出來,全家就圍在屋簷下仰看蜂巢。「好可愛喔!」女兒讚嘆;「真酷耶!」兒子瞪大眼睛。我不可思議的看了他們一眼,真的是兩個阿呆,真實世界的蜜蜂可不是兒歌裡的可愛模樣啊!正想開口警告他們蜜蜂的可怕,老婆拿出手機開始拍照。「真的好酷,我們來裝一個攝影機好不好?」老婆雀躍不已:「感覺好像上生物課,我們可以每天觀察牠們的生活型態啊!」我愣愣看著她和孩子,不知該說什麼。家門口莫名其妙多了一顆小型核子彈,不是應該討論如何處理掉嗎?為什麼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感到不對勁?

和老婆結婚十二年,早知道她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裝攝影機觀察蜜蜂這種點子肯定沒多久就被她拋到腦後去。果然幾天後,她說:「老公,還記得門口那個蜂巢嗎?我想,還是處理掉好了。」「喔?妳的自然科學實驗呢?」我瞪了她一眼。「別這樣啦,這蜂窩就拜託你去處理囉!」她抱著我撒嬌。「為什麼是我?我又不是處理蜜蜂的專家!」「你是男人啊!」「這跟男人有什麼關係,男人被蜜蜂螫也會痛啊!」「不然我們問小朋友好了。」她回頭問兩個小鬼:「你們覺得我們家誰最厲害?」「爸爸!」兩個小鬼異口同聲回答。「所以誰要去和蜜蜂戰鬥?」「爸爸!」他們興奮地大叫,令我無言。

仔細想想,這並非我第一次與蜜蜂近距離的接觸。每個人都有一個蜜蜂的故事,我的蜜蜂故事發生在小學二年級暑假。

那年夏天,媽媽送我參加夏令營,營會大哥哥帶小朋友去森林探險,途中,一個大哥哥突然抬頭指向樹梢:「看!那裡有個鳥巢。」「我們把鳥巢打下來好不好?」「好啊,看誰先打到。」說完便彎腰撿石頭,瞄準樹梢開始猛丟。記得當時我大吃一驚,心想這樣好嗎?如果小鳥摔死了呢?所有小朋友也駭異地互望。

石頭如流星般朝樹梢逆射,很快就有一顆命中了。「打到了!」大哥哥們齊聲歡呼、互相擊掌,但很快就發現事情不對勁,只聽見森林上方迅速傳來一陣隱隱的騷動,緊接著是一聲慘叫:「蜜蜂!」「啊!我被咬了!」「快跑啊!」憤怒的蜂群俯衝而下,我跟著大家拔腿就跑,回過神來已經氣喘吁吁回到營地了。

長大後回想,這件事實在非常驚險,幸虧只有少數人被螫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有了那次經驗,我對蜜蜂的速度印象非常深刻,百分之一百不敢小覷蜂群的力量。

「蜜蜂很恐怖,你們只能躲在窗後看喔!」我警告兩個小鬼,他們迫不及待想一睹爸爸與蜜蜂的對決,立刻興奮點頭答應。我硬著頭皮正式向蜜蜂宣戰。

第一次,我躲在遠方用竹竿敲落蜂巢,但蜜蜂立刻捲土重來,很快又築了新巢。第二次,我用填滿肥皂水的水槍偷射,蜂群受不了氣味逃之夭夭,但沒幾天後又呼朋引伴回來了。第三次,我乾脆將澆花的噴水管接上水龍頭,用強大的水力硬將蜂巢噴落,再加上每天噴肥皂水,蜜蜂終於受不了搬家了。

蜜蜂事件圓滿結束,我在兩個小鬼心中的地位又飆升了一級,兩人不停稱讚我好厲害,眼神發亮地在學校到處說他老爸單槍匹馬殲滅一窩蜂巢的英勇事蹟。老實說,我一點也不英勇,拿水槍偷射蜜蜂也不算是男子漢,但是,每個人都有一個蜜蜂的故事,我的故事裡有幾個欠揍的大哥哥,為了戲弄小鳥而被叮成了豬頭;兒子女兒的故事裡有一個英雄老爸,為了捍衛他們而豪邁地擊退蜜蜂。

我很慶幸沒有平白浪費一個扮演英雄的機會,發現蜂巢時,不是以「煩死了!又多了一件事要做」或「真倒楣!為什麼不去別人家築巢」的想法面對,而是選擇以輕鬆有趣的心情看待。喜樂,這不是耶穌給基督徒最棒的禮物嗎?凡事感恩、凡事讚美,就算是煩人瑣事,換個快樂、甚至頑皮的心情面對,也可以迸發意想不到的歡樂呢!

【幸福練習】身邊有喜樂特質的人嗎?想想他們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是你想學習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