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著看生命

張佳幸(台中大雅)

0
31

4月5日第970期

若問:「你認為自己可以活多久?」你會怎麼回答?記得青春少年時就和死黨討論這個議題,當時我給自己定的年齡是五十五歲,死黨說只要活到四十五歲。看看現在的我們,早已超過這個年限了!

十幾歲時,感覺活到五十五歲還很久,更不希望看到自己老態龍鐘的樣子,但現在卻發現,原來我希望活得更久一點!一來,我怎麼捨得離開親愛的家人好友,更不想要他們為我傷心落淚;另一方面,我還有許多責任要扛,萬一離開了,留下來的人會更加辛苦;再者,我還有些小小的夢想希望有時間去完成……。想到這裡,其實我明白,生命的終點並不是我能為自己畫下,畫筆乃在神的手中,即便我有千百個理由、萬般個不願意,也要順服在祂的筆下。

每週會到醫院關懷生死交關的病人,常有人問我:「我是不是要死了?」或是對我說:「牧師,我不想要死!」我只能回答他們:「會不會死、想不想死,我沒法給你答案,答案在上帝的手中,而祂沒告訴我。既然我們離死那麼的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眼前能活的時刻,做我們能夠做的,至於我們猜不出來的答案,就交給神吧!」

如果站在終點線上往回看,會發現我們擁有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我的神學院教授正面對癌症的威脅,有一次我去看他,他對我說:「其實我們擁有的都是恩典,妳看看,我們出生來到這世界的時候有什麼?光溜溜的什麼都沒有,現在我們擁有的每一樣都是神所賜的,所以人有什麼好驕傲的呢?看看我現在,只不過是一樣一樣的還回去,還到最後像剛來到世上的模樣,光溜溜的,一件不剩。」簡單的說就是「白白得來,白白捨去」,我挺認同老師這番話,努力記下這堂他用生命教導我的課程。

教會剛成立長青小組時,老人家常常說:「我老了,沒有用了!」其實更深一層的話是:「我老了,快死了!」他們平均年齡最小的八十四歲、最長的八十七歲,要他們不感嘆身體的老化也很難。陪伴他們的過程中,我要他們思考:如果現在就站在終點線上,那麼回頭看看,今天、明天、後天,接下來的每一天能活著,不就是恩典?不也是賺到了嗎?

經三番兩次提醒,這群老人們不再提自己快死了,反倒是開始計畫著怎麼活、怎麼死;他們簽DNR(臨終不急救),不想拖延沒有品質的生命,還向自己的孩子說明,要孩子當見證人;要我幫忙翻拍過往到現在的所有照片;分享自己喪禮要用什麼方式、插什麼顏色的花、穿什麼衣服……。當他們坦然的與死亡面對面時,就變得積極快樂,學習拿毛筆寫春聯、做手工、玩烹飪、要去哪裡玩、沒坐過高鐵捷運,通通都想嘗試,比以往更熱切的活著。

倒著看生命,我們會發現,現在所擁有的每個人事物都是恩典,值得我們好好感謝及使用。

有一天我們真的抵達終點,再也沒有機會往回看的時候,孑然一身,要往哪裡去呢?我所信的神這樣告訴我:「你們心裡不要愁煩;要信上帝,也要信我。在我父親家裡有許多住的地方,我去是為你們預備地方。」(約翰福音14章1~2節)因此,我一點也不擔心,當我站在今世生命的終點時,接下來將往哪裡去?我的神早就為我預備一個家,等著我去下棋泡茶,就好像搭火車到了終點站,但它只是個站點卻不是我的家,出了車站,我要回到一個沒有紛紛擾擾和勞苦重擔的家,在那裡享受著無比的平安。

也許你現在也和我從前一樣,還沒想到這世界的終點,但它畢竟是每個人必定前往的點。如果你還沒決定要往哪裡去,邀請你和我一起回家,回到一個充滿盼望和平安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