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功課

蒙恩者(桃園龜山)

0
0

4月26日第973期

女兒就讀高中二年級,因愛漂亮,從國中時就喜歡戴隱形眼鏡,但每天配戴的時間都很長,前一陣子就診眼科時,醫師再三叮嚀,因隱形眼鏡配戴時間過長導致眼角膜有些微潰瘍,雖經過治療,女兒還是脫離不了戴隱形眼鏡的習慣。

後來女兒告訴我,班上有同學是配戴夜用型隱形眼鏡,只要晚上睡覺時戴即可,白天不用戴眼鏡,視力就可回復到1.0。考量女兒眼睛的健康及愛美的需求,特地幫她安排眼科看診並訂製一副,雖然價錢昂貴,但長遠考量對眼睛的傷害應較輕微,配戴效果也不錯,每日約6、7小時,所以我覺得花這筆錢是值得的。

去年十月底某一天,女兒不小心弄丟了一片隱形眼鏡,她知道價錢昂貴怕被我責罵,不敢馬上告訴我,一直悶在心裡,直到隔天學校下課回家才說出實情。當下我聽了不但責罵她,還打了她,責怪她為何如此不小心,並生氣地對她說,要用自己所存的零用錢負擔這筆費用。

事隔兩天,我發覺她行為怪異,變得很愛睡覺、無精打采,平常手機是不離手的,怎麼突然對手機來電完全不感興趣,頂多把訊息看完而已。我提醒她,同學打電話來應該要回電,她竟說:「那不重要,媽媽比較重要。」還一直要與我抱抱,說她愛我,感覺她的行為就像中邪了一樣。

我是學護理的,看到女兒的怪異行為當然心裡會慌,怎麼好好一個人會變成這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只好帶她去看醫師,醫師說吃個鎮靜劑再觀察幾天看看。

吃第一次劑量後睡了一覺起來,女兒意識突然恢復,說為了學校的公民訓練要去找同學練舞。我見她清醒,就陪她到學校找老師與同學,希望藉由同學間的情誼有助於她精神的恢復。怎知一個小時後,她又開始精神不集中了,老師評估後建議我帶她去收驚。

我是基督徒,女兒再過一週也即將受洗,但為了女兒精神的健康,心想,反正受洗的日子還沒到,現在還不是基督徒,去收驚應該沒關係,便決定接受老師的建議帶她去廟裡。

正預備搭車前往時,女兒卻突然說:「我不要去廟裡,我要回去找師母(註:教會的牧師娘)。」我只好順她的意,改搭車到牧師家裡,我們一起唱詩歌,師母也為她禱告。

回家後,女兒還是一臉疲憊想睡覺,當晚牧師及師母到家裡來為我們禱告,牧師跟我說,解鈴還是需要繫鈴人,要我寫一張卡片向女兒道歉,訴說我心裡的話。

我依著牧師的建議,將寫好的卡片放在女兒的床邊,隔日女兒一大早起床就跑來找我,一直哭說以為是在作夢,問我這幾天有沒有發生哪些事?她說沒有去參加公民訓練很想念同學,也看了我寫的卡片,要我將卡片內容唸給她聽。唸完後,連我自己也淚流滿面,母女倆抱著一起哭,內心對她真的相當的愧疚與不捨。

雖然她沒去參加公民訓練,但同學透過line與她談話並將活動照片傳給她看,見她開始與同學有說有笑,我知道她的精神狀況已經恢復了。一週後,她歡喜的接受洗禮成為上帝的女兒,之後每週六晚上也主動去教會參加青年團契的聚會。

回想女兒自上學期(九月份)開學後就很少到教會,受洗前一週(十月底)發生行為解離這樣的事情,讓我感觸很深。雖然自認很愛家人,但經過這次事件後讓我更明白,上帝要我調整與孩子相處的模式以及修正管教方式。很感謝上帝揀選我成為基督徒,祂無時無刻都在我身邊引領我、教導我,也派了洪牧師夫婦及心馨姊妹來幫助我,使我及女兒在短短數天內走出死蔭的幽谷。

我也回想,我雖然是信上帝,卻信心不足;原本要帶女兒去收驚,女兒說不要,她要找教會的師母,我深信當時聖靈在工作,使女兒的信心大過我的信心,也讓我見識到魔鬼撒但的可怕。

經過這次的試煉讓我成長不少,除了教養的方式,也讓我更堅定我的信仰。「魔鬼撒但是我們最危險的敵人,必須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子穿在腳上、拿著信德當作盾牌,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以弗所書6章13~1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