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優阿嬤

楓葉(花蓮市)

0
1

5月3日第974期

「這是一個好像很遠,但又好像很近的故事,是我一直想要努力將它遺忘的故事,在我快不行時,神藉由許多的天使向我彰顯祂的愛,給我力量……」這是一位原住民阿嬤的分享,她的名字叫沙優。

六十幾歲的沙優阿嬤長期為疾病所苦,甚至一度想放棄自己的生命。「我這心臟老毛病已經很久了,加上肺也不是很好,所以要不時地吃藥,沒吃藥時,身體會很不舒服。不瞞你說,我其實有憂鬱症……」聽到憂鬱症時,我有點手足無措也難以置信,實在很難想像一個住在山上的老人家,竟也會得到所謂的「文明病」。

「我這憂鬱症是這一兩年的事,現在好很多了,雖然我一直想要走出來,也一直想要把它忘掉,可是很難。」我想起自己的家人,我說,自己的母親過去也因工作壓力大而患有憂鬱症,箇中滋味與痛苦外人實在無法體會吧!

「那個時候是因為我女兒生病,發現時已經是癌症末期,所以從發病到過世,不過兩個多月而已。我一個人在醫院照顧女兒,因為先生要在家裡照顧年幼的孫子,要養雞養鴨,我們種的菜也要照顧,所以我廿四小時照顧女兒。」我不禁疑惑了起來:「那孫子的爸爸呢?怎麼沒一起輪流照顧呢?」「唉!別提他了,說到他就有點氣,他在孫子還沒滿兩歲時就離開家了。」沙優阿嬤語氣裡增添了恨與怒,但或許早看開無可挽回的結果,所以強忍著怒氣繼續說下去。

「女兒剛住院時,身體還肉肉的,氣色也都還可以,可是漸漸地吃不下飯,覺也睡不好,很快地消瘦下來,氣色很不好。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是很痛苦的,尤其看到自己養大的女兒因為生病而可能隨時離開自己時,就會很心痛、很害怕。女兒不吃時,我就吃不下去;睡不好時,我也就跟著睡不好,那時候我身體狀況開始不好……」沙優阿嬤哭了,空氣霎時凝結,彷彿乘了時光機又真實地回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場景。

「女兒身上插的管子越來越多,雖然我很痛苦,可是我都偷偷地哭,因為不想讓女兒看到而讓她傷心,所以很多時候我都逼自己要堅強,只能每天禱告祈求上帝幫助我們。只是,禱告的信心越來越少,感覺耶穌離我越來越遠……。我那個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可以撐那麼久,女兒離開辦完喪事後,我整個人才倒下,聽阿公說我是突然昏倒,然後叫救護車直接把我送去大醫院。」沙優阿嬤又難過得哭了起來,像是才剛發生的故事,那麼的記憶猶新。

「病倒後住了院,又是另一次的痛苦。因為這家醫院是我女兒住院的地方,是女兒離開我的地方,是我不想再回來的地方,所以那時我意志很消沉,情緒很低落,整個人很無力,之後才有憂鬱症……」聽到這裡,像是秤子上那塊用來度量的鐵塊,直直地砸在我心上;要承受這麼大的痛苦,沙優阿嬤一定很辛苦吧!

「出院返家後,我一直待在家裡不敢出門,沒有去找人聊天,因為害怕見到人,要去田裡工作也是偷偷摸摸的,可是教會的牧師和朋友們幾乎每天都會來看我、和我聊天、為我禱告。因為弟兄姊妹的陪伴,才讓我慢慢走出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過那段日子。雖然我現在還在吃藥,但比起之前,真的好很多了。」

沙優阿嬤這時候又流下眼淚,但這次卻是柔和的,是一種受安慰的神情,因她說,如果沒有信仰、沒有弟兄姊妹的陪伴與禱告,她知道自己是無法撐過這巨大的黑暗。神的愛照亮了那漆黑的心房,褪去了她的悲傷,讓生命漸漸璀璨了起來,也讓未來所踩踏的每一步看見希望。

沙優阿嬤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但神在她身上顯出了不平凡的見證。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但確信下雨過後是美麗彩虹的約定,因為祂顧念每一個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