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流滿襟卻也恩典滿溢

口述◎睚魯的女兒(台南市) 整理◎李冠呈

0
39

6月21日第981期

我有六個姊姊及兩個哥哥,我出生不久後,排在我之前的第二個哥哥因故過世,使得我更加被父母忽略。我個子嬌小,加上從小被叫「阿叩」(台語,額頭很突出之意),對自己的外表很沒自信,因此把心力花在讀書上,想藉此表現給父母親看。國小、國中都是市長獎畢業,卻在台南女中畢業那年暑假,父親突然過世,才知道開布莊的家裡欠了不少債,從此中斷學業。

突遭變故,母親終日以淚洗面,而唯一的哥哥也不管家裡的事,原本正要享受大學生活的我,只能無奈放棄升學,決定繼承布莊、幫忙還債。就在那年,我經歷了真真實實的上帝,一個看來是錯誤的決定,反而成為祝福,也把爸爸留下的所有債務都還清了。

當年一位上游布商開了一台滿載原子布的大卡車來家裡,才知道父親已經過世。他對毫無經驗、才十八歲的我說:「我把這批有十二色、批發價十二元的布料賣斷給妳,妳先簽本票四萬元給我就好,下個月我再來收款。」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狀況,腦袋一片空白加上不懂怎麼拒絕說不,竟然就簽下四萬元的本票。母親回來後看見一大批布擺在櫃上,氣急敗壞對我說:「這批貨貨源妳不清楚,要是買到賊貨,不僅血本無歸,還要吃官司,怎麼辦?……再來,做褲子的原子布一般只用大色貨,黑、灰、咖啡色,妳還進了紅橙黃綠藍靛紫等鮮艷的顏色,怎麼賣得出去?連妳爸爸在時都不敢進這種彩色的布料,妳一個小女生又沒做生意的經驗,肯定會把妳爸辛苦經營的布店做倒了!」罵完後母親就昏了過去。

我跑到閣樓裡大哭,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斷地跟上帝祈禱、哭求上帝。沒想到奇妙的事竟然就發生了!

隔天中午來了一位附近工廠的女工,說要買布做兩條褲子,我靈機一動建議她做一條褲子,另外挑一款鮮豔的布做成兩件迷你裙,想不到結果大獲好評,整個工廠幾百位女工蜂湧到店裡剪彩色布做迷你裙,不到一個月,當初所買的布全數賣光,賺得將近十萬元,順利將父親的債務還清了。這是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我第一次經歷上帝的同在,人的盡頭真的是上帝的起頭。

我廿三歲結婚,育有三子,婚後從事最愛的幼兒教育,也開了一所幼兒園。後來帶著孩子到美國進修,卻在即將畢業之際,丈夫為了自己的事業發展,竟將先前買來要做幼兒園的土地轉手賣掉。爾後,我們因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各方面開始有所衝突,兩個人的世界越來越遠,我毅然提出離婚並且不要任何財產,結束了十三年的婚姻。同時間,幼兒園也因前夫資金周轉的需要,被以八百萬元將經營權賣掉。

離開一手草創的幼兒園,在無路可走下,最後當起了保母,在自己的租屋處照顧小小孩。離婚後看似一無所有,但依舊受婆婆疼愛、孝順婆婆,與神的關係也更為親密;這段時間是我人生很大的低潮,卻也難得享受到心靈的平靜。

在摯友的鼓勵下,我用盡各種方法在短時間內將原來的幼兒園贖回,也在當中找到信心,才知道上帝讓我個子嬌小,是為了讓我可以和孩子自在的玩在一起。六年後,我還清所有借款,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缺的日子裡,我知道有上帝的同在,更有許多親朋好友的關心與代禱。

然而,就在幼兒園一切順遂時,卻因土地重劃,面臨關閉或搬遷的抉擇與衝擊。身為負責人的我,想到在幼兒園工作十五年以上的員工,年齡已大如何轉業?如果因此失業了又該怎麼辦?這難道不是我該承擔的責任嗎?每晚我只能向我深信的上帝哭訴苦情,在眼淚中有說不出的悲傷、委屈和軟弱,卻也常在眼淚中找到安慰與力量。詩人歌德說:「一個人的一生,是淚流滿襟的人生。」這真是我最佳的寫照。

神的作為真的奇妙可畏。十幾年來雖身為幼兒園負責人,我卻一直租屋而居,在決定租地蓋新園時,因緣際會買下了千坪的農舍,也因這緣故,得以從銀行得到近五千萬的貸款用來買地蓋新園,這樣的轉變連我自己都難以相信。如今我有自己的房子又有銀行支持我蓋新園,雖然還是要付貸款,卻讓我在過程中見證到,當我們願意承擔責任時,上帝也施展祂奇妙的作為。

能有今天,都是環境所逼,卻有上帝帶領。我的人生似乎都在還債,卻屢屢經歷上帝的恩典;要不是有上帝,真的是走不下去。幾次想收手想讓自己好過點,但想到這群跟隨自己的同仁,在他們身上看見自己的責任,更在孩子身上看見自己的使命。山窮水盡時,上帝讓我看見生命的契機;只要往前走,就會看見祂的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