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踏實了

人土土(台北市)

0
1

6月28日第982期

我出生在宜蘭鄉下農家,多鄉下呢?我們家外面的馬路不是柏油路,是一顆一顆的石頭路;附近是一大片稻田,沒有鄰居;廚房是古代的灶,要用木頭生火的那種。

小學六年,我轉了六次學;爸爸因工作的關係一直在北部,媽媽和弟弟跟著爸爸,而我只能留在鄉下奶奶的家,直到小學四年級,終於可以跟爸爸媽媽一起住,但好景不常,六年級上學期時,爸爸因工作太過勞累肝癌過世,之後全家又搬回宜蘭。之前我還在想,我到底會在哪裡畢業?結果國小一年級跟六年級下學期念的是同一所學校,真是「有始有終」。

我在宜蘭念完中學,高職畢業後上台北工作。卅六歲結婚,卅七歲生下兒子,但我的婚姻生活非常辛苦;孩子的爸爸沒有責任感,不拿錢回家,有時候乾脆就不回家。我小時候常常搬家,我兒子也是;兒子七歲時已經搬了九次家,我們常因繳不出房租而被房東趕走,只好搬家。

二○○八年十二月,忽然有一個念頭,想找一間教會讓兒子去教會,因為擔心兒子會變壞,我覺得在教會的小孩比較不會變壞,所以開始找教會。第一次踏進的教會是信義會靈光堂,但之後陸續又換了好幾間教會,一直沒有穩定下來。

沒想到我開始接觸教會三個多月後,二○○九年三月時就順利離婚,並取得小孩的監護權,帶著兒子獨力生活;當時兒子才讀幼稚園大班。

兒子同學的家長跟我一直都很熟悉,得知我離婚,他們熱情的邀我去他們家聚會;他們是基督徒,我開始參加他們家的每一場聚會。三個月後,有一天同學的媽媽問我:「妳會不會想要受洗?」我心想,我只是想讓兒子參加教會而已,所以斬釘截鐵的說:「我絕對不會受洗。」

那天晚上,兒子忽然不舒服,吃完飯突然吐得整床都是。第二天一起床,兒子就說他要去看醫生,而且非常堅持。那天是禮拜天,我們去了醫院,醫生看到兒子後的第一句話是:「他虛脫了,他要住院。」我頓時嚇到了,有那麼嚴重嗎?

中午過後,同學家長帶了咖啡跟蛋糕到醫院來,跟我說:「兒子現在吊著點滴不會有事,妳要照顧他,所以妳要有體力,晚餐我們會送過來,妳不用出去買,我們來禱告……」

那晚,兒子上吐下瀉,我們整夜沒睡。第二天早上又有一位家長打電話問我在哪裡?我說我在醫院,兒子住院了,他馬上送早餐過來,一樣跟我說:「妳兒子現在吊著點滴不會有事,妳要照顧他,所以妳要有體力,我們來禱告……」我感動到不行,這些人跟我非親非故,卻對我這麼好。兒子出院隔週,二○○九年六月廿八日,我受洗了,決心信靠上帝。

從小到大一直在搬家,心裡常常感覺不安、不踏實;我很努力工作,因為不知道如果不努力工作,我還有其他的價值嗎?但現在,我不再搬家了,也在第一次去的教會穩定聚會五年多;信了耶穌,心裡有了歸宿,有很安定的感覺,也知道自己的生命非常有價值,可以喜樂過日子。

不好的一切都過去了,如果沒有之前那些、沒有耐心帶領我認識神的人,我無法了解神的愛對我是多大的恩典。現在我過得很好,工作滿檔、收入夠用,小孩乖巧又貼心,我為我所得到的恩典滿心感謝,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如果往後倒,背後會有一雙溫柔慈愛的手扶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