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苦日子

口述◎Angel(新竹市) 撰文◎曾淑美

0
5

7月26日第986期

我是印尼人,廿六歲時蒙主恩典成為基督徒。在一次來台灣的旅遊中認識了先生,廿九歲嫁來台灣,居住在新竹縣關西鎮。由於婆家是傳統民間宗教信仰,我不同信仰又是外籍新娘,一直以來不被公婆疼愛也不受歡迎,加上先生不務正業又有吸毒的問題,我的日子過得很痛苦,以致心情鬱悶、精神壓力非常大。

日子實在很苦,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孤單無助的我只有靠著禱告,將困難告訴上帝。我渴望到教會,可是聽不懂中文,只去了幾次就放棄了。後來終於在中壢找到用印尼話聚會的教會,當時孩子很小,大女兒一歲多、小女兒三個月,每到禮拜天,我就帶著兩個稚兒、尿布、奶瓶及娃娃車,獨力搭車到中壢參加聚會。為了敬拜上帝,再麻煩我都要去,因為上帝是我唯一的倚靠,是我的力量。

幾年前,視力模糊看不清楚,醫師說我的雙眼都得了白內障,需要開刀。當時沒有健保給付,必須花很多錢,先生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我自己也沒有錢,所以我就跪下來跟上帝哭泣禱告說:「上帝啊!我的日子過得這麼痛苦,請不要讓我看不見,不然你乾脆帶我走,讓我死算了……」禱告完不到五秒鐘,電話響起,居然是醫師打電話來說要幫我開刀。

我坦白告訴醫師我沒有錢,醫師問我能付多少錢?我回答:「我只有一百元。」不料,醫師還是答應為我開刀,使我的眼睛得到醫治。後來,我問醫師為何免費為我開刀?他回答:「妳要感謝上帝。」奇妙的是,醫師並不是基督徒。

有一次我發生嚴重的車禍,那時剛學會騎機車,尚未考駕照就騎車上路,突然一輛八人座的休旅車迎面撞來,撞車瞬間我呼叫:「阿爸父!」就倒下不醒人事。警察從我的手機打電話,正巧是基督徒友人孫姊妹的號碼。警察告訴她:「這手機的主人剛剛車禍,停止呼吸,被送到醫院。」當時我的鼻樑斷裂,眉毛和眼睛上方撕裂傷,牙齒也掉了好幾顆,警察判斷我沒有呼吸已經死了……。孫姊妹接獲消息便趕來看我。

說到孫姊妹,不得不提起認識她的過程以及她對我的影響。大約十五年前,有一天在街上遇見孫姊妹在傳福音,她知道我的狀況後,非常關心我,帶我去她的教會,還每個禮拜讀聖經給我聽,持續三年不曾間斷過。當我眼睛開刀和車禍住院時,都是她照顧我,從她身上我學習到如何去愛人、關心人、幫助人,她影響我後來在醫院擔任看護時,能以同理心對待病人如同家人。孫姊妹如今已是教會的牧師,目前在關西聖潔會服事。

我的婚姻生活很不平靜,夫妻兩人經常吵吵鬧鬧驚動警察;後來先生吸毒情形越來越嚴重,有一天突然暴斃了,法官卻懷疑我有殺夫之嫌,好幾次傳喚我上法庭,讓我身心俱疲。所幸後來證實先生是因心肌梗塞去世,我才獲判無罪。

先生去世後,我因為沒有謀生能力,只好去學習看護工作。在醫院當看護八年,每個照顧的病人,我都傳福音給他們,無論他們相信或不相信,我都跟他們談論耶穌,因為我覺得搶救靈魂比疾病得醫治更可貴。期間共有九個人先後受洗,因此我更熱愛看護這份工作,可以藉此向人傳福音,帶領人來認識耶穌。

回想過去,日子過得好苦,但我也經歷到上帝無數的愛,神是那麼真實地幫助我、拯救我,讓我深深體會到我的生命因為有耶穌,變得有價值、有盼望。我深信只要單單愛耶穌,倚靠祂、跟隨祂,我的人生就很幸福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