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鋼鐵城堡裡的溫柔心

魯瑞寗(台北市)

0
1

11月8日第1001期

我與內人這三年多來騎著單車走訪319鄉。由於長年在外,加上旅費有限,碰上有要事回家,便彩繪一塊大紙板,用彈唱烏克麗麗的方式換取搭便車的機會。

一次,從太太鳳山的家要往墾丁繼續圓夢旅程,怎知選錯了路徑,揹著十多公斤的背包在大太陽底下走了四個小時,才從鳳山走到小港。眼看就要進入重車川流的工業區,我們又累又沮喪,正考慮是否要回頭轉搭火車時,突然一輛砂石車停了下來,邀請我們上車,說要載我們一程。就像從炙熱沙漠的冰冷孤寂中,遇到了溫暖太陽外加一陣及時雨,身體與心靈頓時消弭了冷與熱,獲得了安慰。

一手抓著扶桿,一腳登上了偌 高的車階,吳大哥靦腆的笑著,等著我將身體窩去後座。後座有個臥鋪,是跑車疲累時小睡一下的地方。我脫去鞋子,坐在軟綿的臥舖上,車窗外陽光依然炙熱,我則坐上了一座鋼鐵堡壘,清涼的向著南方駛去。

我們在車上聊了起來。吳大哥說,二、三十年前景氣好時,開砂石車確實可以養活兩、三個家庭,但現在車行多、競爭大,要養活一個家庭很不容易。他問我們為什麼不直接攔砂石車呢?司機們其實都很熱心的。由於砂石車又重又大,時常被討厭,司機們也十分無奈;他常想找機會做些好事,今天正好碰到我們,但擔心車子坐起來沒那麼舒適,對我們不好意思。我心想,在這座移動的鋼鐵城堡裡,住著一位很有愛心的主人。

吳大哥只能送我們到林園,於是他拿起對講機,透過南台灣上空的無線電波,將我們要去墾丁的訊息傳送出去,一時之間得到許多司機大哥的關注與討論,最後由一位要回枋寮的輝哥,阿莎力的將我們接載下來。

我們在一處小吃攤前下車,揮別了吳大哥,等待輝哥下完料再來載我們。坐在路旁,川流不息的各式重車在眼前駛過,我們拿出烏克麗麗,對熙來攘往的大車歡欣的獻唱著,向車上的司機大哥說聲辛苦了!在輕揚的歌聲中,也盼來了輝哥的砂石車。

輝哥大手一抓,就將我沉重的背包抓上了車,讓我們擠在前座。車外右側的大後照鏡,安著許多大大小小的鏡子,將各個角度看得一清二楚。輝哥聚精會神的注視著這些鏡子,好與外面的車輛保持距離,他說他最怕在下班時間進入工業區,因為左鑽右鑽的摩托車讓他心驚膽跳。

駕駛座前的大車窗上下都貼著黑色隔熱紙,只留下中間一條;上面還貼著卷軸式的隔熱紙,方便在盛午時刻拉開,夜晚時收起。輝哥說,如果不貼這些隔熱紙,在烈日下,就算冷氣開到最大也不會涼。

由於林邊橋在施工,禁止20噸以上的大車行駛,因此我們開進鄉間的17線替代道路。在狹小的單線道上會車真是一件困難的事,只見輝哥無比專注的打量各種狀況、細心的切好角度,並且仔細聆聽引擎聲,最後總算與同型的大車交會而過。輝哥說,平時聽習慣了,只要引擎聲不對就可能有狀況,要趕緊停下來察看。他告訴我們,砂石車算是第二難開的,最難開的是全拖,就是車頭後面拖著兩截板車,有時進到小路,還怕開不出來呢!

以前未曾體會過砂石車司機的感受,如今坐了上來,才知道他們的苦楚與無奈;必須時時專注謹慎的精神壓力,以及擔心事故的沉重責任,讓我之後每當騎車、開車,甚至連走路都會為他們再多想一想,大家互相禮讓、互相體諒,畢竟他們也和我們一樣,都有親愛的家人在盼望著他們。真的要感謝司機大哥們辛勞的付出,一趟又一趟、日夜奔波,讓我們有各式的建設、交通便利、居住安心。

不久,輝哥的手機響起,是太太來電詢問他何時到家,並叮嚀安全。簡單交談後,輝哥輕輕掛上電話,在他剛毅的臉龐漾起一陣溫馨。

車子安穩的行駛在沿海公路上,不久,我們終於來到枋寮的砂石車場,輝哥用無線電幫我們聯絡即將下班的阿貴哥,請他順路載我們到內獅。抵達內獅,向阿貴哥道謝後再度揹起背包,暮色將臨,我們獨自走在屏鵝公路上,看著逐漸西沉的落日,心裡彷彿又被裝進了什麼,一種新的印象、一種溫暖的感覺,讓我們不禁對經過的砂石車自然投以微笑。

【幸福練習】各行各業對社會都有同等貢獻,當謙卑感謝、善意回應各種職業的付出。

分享
前一篇文章第1001期祈禱之時
下一篇文章樂陶陶